出走 | 一路阡陌更更秋露微凉,我披上薄外衣出门寻迹。曾经熟悉的脸庞在月色中渐成迷蒙,看不清脸上是冷、孤傲、距离还是完全弃舍。夜深了,这世界剩下什么?有过的热情如灰烬的余温,连取暖都不足。是越深越寒,那掏心挖肺秉烛夜谈的日子你是否遗忘?... O网页链接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