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小问题。
某甲宣称被某乙触摸之后,“没有检出某乙的DNA”,是不是可以证明某甲撒谎呢?
这个要看法律,也要看科学。

《中国法医学杂志》2015年第30卷第3期发表过一篇《触摸痕中接触DNA检验概述》,介绍了相关技术。

人体皮肤和其他物体接触形成触摸痕,含有表皮和物体表层物质,包括表皮细胞、汗液、皮脂、皮肤表面微生物等等。其中表皮脱落细胞的DNA分型检验,可以提供遗留人的生物信息。

遗留的情况受很多因素影响,干性皮肤容易掉皮屑,容易被检出;油性皮肤不容易掉皮屑,相对不容易遗留。

接触物质地影响也很大,质软粗糙的表面更容易保存相关物质,光滑的表面则难以保存。根据李军等人《不同载体上脱落细胞的DNA检验在案件侦查中的应用》,绳索类遗留DNA检验成功率在47%;根据牟月新等《1892份疑难生物检材DNA检验的回顾性研究》,绳索表面检验成功率为60.47%。

另外,还有研究显示送检时间对能否检出影响很大,4天之内(含4天),检出成功率在17.31%;4天以上,只有3.05%。

另外,《中国法医学杂志》2018年第33卷第4期,《衣物类生物检材 DNA 检验的研究》也指出,衣物上检验触摸后留下的DNA物质,因为纺织物的特性,存在一定的技术困难。(如下图。另外,如果近两年技术突飞猛进了,或者我对以上材料理解有误,欢迎指正)

这里并不是质疑检验的有效性,而是想要说明,技术不是万能的,DNA的检验效果是有限的。在人类发明出时光机,穿梭到时空现场去具体观测之前,都只能通过这样的证据来推定有或者无。

而证据,只证有,不证无。

这是现代法律“疑则从无”“无罪推定”的基本理念。没有确实证据证明某人犯了罪,就无法对ta定罪。甚至获得证据的程序不合法,也会被归为无效证据,不能采纳。

这种理念的目的,不是为了“不可放过一个坏人”,而是去抑制为了“不可放过一个”而“宁可错杀一千”的冲动。

如英国法学家威廉·布莱克斯通爵士所说:“10个有罪的人逃脱,比一个无辜的人受苦好”。

所以,让我们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从逻辑上,“没有检出某乙的DNA”,并不能证明某甲一定撒谎,只能说“从DNA证据上,无法证明某甲声称的某乙触摸了某甲”。

“无法证明”和事实上“确实没有”,显然是两个不同的判断。而判断后者,我们应该知道证据和法律都是有限的,人类的认知能力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得不接受这种有限,就像我们不得不为了社会整体的利益,为了“不让一个无辜的人受苦”,而“宁可放过10个有罪的人逃脱”。

因此,因为没有检出某乙的DNA,就把这个当做铁证去指证某甲撒谎——这个在法律上可能确实没什么问题,但是在逻辑和认知上,我们很难说它是堂堂正正、无懈可击的。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

知识短视频矩阵视知TV官方微博

  • 3 行业类别 机构自媒体-IT互联网
  • Ü 简介: 用知识穿透表象,理解复杂世界。商业合作请联系微信:ishizh_business
  • T 友情链接 视知视频官方频道
更多 a
2306关注 3205008粉丝 10023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