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做一个全面回应.

我和特斯拉的确存在五个官司.

欺诈案完结之后还有四个!

分别是,我起诉特斯拉名誉权,事实与理由为:特斯拉公开造谣诽谤本人是上海车展维权事件的策划参与者,特斯拉提出两次管辖权均被驳回,此案件应当于2021-10-9日开庭审理!

第二个为特斯拉起诉我名誉权505万,这个不过多介绍.将于2021-10-28日开庭!

第三个和第四个应当归为一案,因为都是代步车的事情,但特斯拉为了最大化我的维权成本,把案件分为两案诉讼,就是说我要付出双倍的律师成本和维权时间,并且开庭时间,次数也要翻倍!

下面再说@特斯拉法务部 回应内容:

关于两台代步车是否为“非法占用”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录音始终在我的微博中体现,其中录音内容为,特斯拉应当依法提供代步车,因为欺诈涉案车辆存在安全隐患,并发生过实质性的刹车踩不动,车辆突然瘫痪问题!O网页链接

我也发过一段录音,我问特斯拉服务人员,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你们提供代步车,你们拒不提供,那是特斯拉大还是法律大,服务人员拒不回答,摔门而出!O网页链接

再有,关于特斯拉代步车问题,北京市局也进行过调解,在调解过程中特斯拉一方向警察同志保证像我提供代步车!O网页链接

接下来回应所谓亲属与代步车损毁问题:

特斯拉法务在所谓回应中,只说了“其亲属….”并未带有“我交给亲属”等字眼,因为什么,因为交警大队有全程笔录,我对此并不知情,虽然看起来差别不大,但一个事故纵使,一个属于自主行为!案件审理中我也会请求法院向交警大队调取笔录及相关档案依法确认!

其次,在代步车事故当天,我第一时间联系了特斯拉售后报备事故,并取得了联系,并发博表示愿意承担相关维修费用及车辆贬损!O网页链接
O网页链接

在交警大队我也如此坚持,特斯拉方也表示认可,并由其法务跟我再次确认,我依然表示愿意承担后果.

期间特斯拉强烈要求要把事故车辆托运到自营钣喷中心进行定损修复,我则建议到授权钣喷中心进行修复,由第三方中立机构进行定损,但最后出于特斯拉口头承诺,我还是选择了相信.

最终,特斯拉并未让本人见证定损过程,直接定损车辆维修及赔偿费用,总计约20万元,须知,这台代步车市场总值不过20万出头!

在交通责任认定书中,此次事故明确为倒车导致,车头部位未经历任何碰撞,但在特斯拉的定损单据中大量车身前部部件被更换!

因此,事故车定损方案本人现只认可交通队所拍摄的事故照片!

同样是名誉权纠纷,我和特斯拉的诉因,诉求都不同!

我:特斯拉造谣,诽谤,我一分钱不要!

特斯拉:我欺诈你了,你不能说我不好,还要505万,但我真的是找不到理由夸您!

别说刹车失灵,听听市场监管局的相关录音,我才是最早的经历者!

最后,关于事故车,交警大队只能把车交付给我,我本想找第三方进行合理定损进行赔偿,但出于基本信任,我还是交给了特斯拉,被他们拉去自营钣喷中心做了神级定损!

以上!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