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社局去体验送外卖,这传达了一个什么信号呢?直观来看,应该是国家想着手改善骑手的工作环境, 并派人实地调研了。

很多朋友觉得这位处长十二小时才跑了五单,挣了四十一块钱,太菜了吧?但是作为从业快五年的外卖大叔,我可以跟各位朋友保证,这个成绩很真实。

说点题外话,美团的消息不灵通啊,要是知道处长去调研,后台应该派专人伺候啊,专挑一百米门市人工派单啊 这样十二小时处长大人可以以新人的身份收入五百,会觉得美团还不错。你以为单王是怎么来的?

回到正题,为什么我断定处长跑的是美团?因为从金额来看,四十一元,有零有整,当天就能看到收入,这一定是众包,处长是偶尔去体验一下,也不可能去专送,又入职又打卡还开早会,先不说这些,处长可能还没开始跑就被坑了几千块车钱,电瓶钱,装备钱,其实我很希望人社部去专送体验一下,体制内的人去了那种地方,保证不用三天就得暴走。另外为啥我说他去的是美团众包呢?因为他还跑了五单,挣了四十一,要是饿了的蜂鸟众包,他可能五单都跑不上,收入还可能是负的。

下面分析一下为什么他只能跑五单。

朋友们从笨道理想,哪怕他去掉请教师父,中午吃饭,我们算他实际有效工作时间是八小时,那么一小时一单,也至少八单,而八单似乎是老油条一趟的单数,为啥只跑了五单呢?他调研的区域应该是他比较熟悉的区域,仅仅因为路不熟,业务不熟练吗?

不是的,作为新人,一开始也就这样,没扣钱算他厉害了。

首先,众包体系被平台分为两个派系,主力是美团的乐跑骑手,饿了的优选骑手,这两个群体是平台挑选的不可以拒绝派单,每天有在线时长要求,跑单数量要求,管理苛刻的骑手,堪称众包里的专送,这两个群体相比众包骑手,唯一的好处就是系统优先派单,平台如今把这两个群体不断扩大规模,众包骑手只能跑乐跑和优选吃剩下的边角料,派单量很少,即使如北京这种一线城市,众包骑手的生存空间也被压缩到晚九点之后乐跑优选回家以后的时段,白天基本没有众包什么事,除非是订单量十分密集的区域。

可以说,这位处长,之所以只跑了五单,是因为他不是乐跑骑手,系统根本不派单给他,他跑五单,四十一块钱,现在单价这么低,他平均一单八元,说明他干的这五个活,都是人家谁也不要的远单,白天八元的单价,即使北京恐怕也得四公里以上。别说好单了,连一般般的单子都轮不到他。

即使八小时五单这种工作强度,这位处长还觉得“太委屈了,太累了”,如果下一步他想深入调研,去专送或者乐跑体验生活,那么我只能劝他先买一份高额寿险和高额意外险,大概率用得上。

骑手的困境,并不是技术方面造成的,是平台刻意克扣和无底线压榨造成的,想改善骑手境遇,其实就三点

1 专送和乐跑或者优选骑手是实质性雇佣关系,必须缴纳社保,签劳动合同。

2 众包可以定义为灵活用工,但是必须废除强制派单,既然灵活用工属于合作关系,那么作为个体工商户的骑手与平台的关系,就是供货商与经销商的实质关系,那么作为平台,它实际提供的是订单资源,是信息媒介,那么就应该保证信息的完整性和公平性,所有订单应该同时在平台显示,骑手有接单的选择权利,强制派单的实质上是垄断了订单的信息资源之后的强买强卖行为。

3 人社部以及相关部门出台硬性的价格标准,不同地区起步价,每公里溢价,难送区域溢价,恶劣天气补贴,特殊商品补贴等,要有一个最低的限价,不能让平台随意降价,并开通投诉渠道,让骑手可以实时监督平台的违法行为。

做到这三点,骑手的境遇就会大幅改善,当然,平台的配送成本可能要翻一倍甚至两倍,但是平台在一开始采用高额补贴断送了市场正常发展的可能,这是它维持运营必须付出的代价,自己酿的苦酒要自己去尝。

脱离了以上三点,任何其他所谓“措施”,在我看来,都没有实际意义,都是在敷衍和钻空子而已。#北京人社局副处长体验送外卖#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