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8 00:31 来自 iPhone XS Max 已编辑
我老家就是丰县的,我要讲的事当然不止发生在这里,但是我只亲眼见过这里。

十二岁之前,过年吃饭没上过正桌,问就是不让女的上;我老奶奶过世,大家上坟,不让我去,问就是不让女的去;这里的女孩收的彩礼天价,父母全拿走,不陪嫁妆,问就要拿卖几个女儿的钱给儿子“买”媳妇、买房子。

他们就是这样,大价钱卖自家的女儿,大价钱给儿子买外面的媳妇。以前没有人会疑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男的得利自然理所当然,女的受难也能理所当然。可是现在不是了,这些女孩都念了书,有了追求,便开始出现矛盾,她们开始拒绝,开始反抗,但不是每个女孩都这么幸运,有的就这样哭了几天几夜还是被卖了,有的再也不想回家,更多的是想回家也回不了家,因为没有娘家还会把卖出去的女孩当自家人。毕竟是不顾女子意愿的嫁娶,收了钱,就算“文化”上理不亏,心里也亏。而我很幸运,爸爸考出了村里在外面工作娶妻,父母二人都有不能丢的铁饭碗,才被迫从一堆孩子强制变成了只有我一个,自此之后享受了家里全部的爱,但即便如此,所有的亲戚都在可惜我家没后,他们根本不会觉得我是个后代。就算我比那些男生更会读书更有能力,那也不能叫“我们老X家有后了”,就算我父亲是村里当年唯一的大学生,也是个“没生个儿子的可怜见”。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我不会埋怨,想有一天,他们会看见“我”以还是“我自己”的姿态度过这一生,不攀附在谁身旁,如果可以做到,做到让他们讲起我来比谁都骄傲,说不定会有更多人愿意培养女孩,她们从来不比谁差,她们只是生来把资源被迫让出去了,再也不被那些拿着资源却肆意挥霍的他们说,“你看,女的就是不行。”

所以在任何职业失败时,他们才愿意把职业冠上女的名头。在她们成功时,却再也没有冠名,因为连功劳都被父、夫、兄,抢了个干净。

这就是每天发生在很多地方的现实,又何止是这里。碰巧被其实还算活在蜜罐的人们看见罢了。

这些画面、这些记忆不该视而不见,你要把它们带走,带到更多人面前,撕开给更多人看,只有一直“被看见,被记住”,才会有更多人愿意一起改变。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