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提莫超话  动感101《小畅翻牌》节目

(二)重庆话、老师转型直播之路
主持人:最后从游戏主播转型成为音乐主播,其实看得出来,音乐和游戏,在你的世界里应该爱音乐更多一点吧
提莫:我觉得游戏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娱乐的方式,一个消遣方式
主持人:音乐就真的是爱了
提莫:对,真的是确实特别喜欢,它是让我会一直想做的事情,而且是想当成职业去做的事
主持人:你以前的专业是播音
提莫:对,播音表演
主持人:播音表演,听说你还是普通话老师呢!
提莫:对的
主持人:我现在很紧张
提莫:哎呀,别这样
主持人:从业人员在冯老师面前很紧张哈哈哈……普通话老师教点什么?是不是要特别字正腔圆?
提莫:那个都是几年前的,现在已经越来越不注重普通话的发音了
主持人:你自己,包括直播的时候、松弛的时候,会有自己一点小俏皮的口音在里面的,对不对?
提莫:会的,他们就一直想让我说方言,因为我重庆人嘛
主持人:而且重庆方言就特别有喜感
提莫:对他们就老说,玩游戏或者沟通就用重庆话说嘛,因为能听得懂,就是特别好玩儿,然后就故意让我说一些不标准的普通话。我现在说话就不太注重这个zcs、平翘舌什么的了
主持人:这是你的特色。其实有很多影视作品是在重庆拍的,也是用方言演,我们就学那个方言,觉得说如果在直播过程当中、或者是在平时跟大家交流的过程当中有露出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方言很接地气、很亲切的
提莫:对,就比如说我玩游戏突然来一句:“好烦哦(重庆话)”,哈哈哈哈哈
主持人:我也经常瞎学,宝器、瓜娃子……我说得标准吗?
提莫:说得还挺标准的
主持人:哈哈哈你不要恭维我
提莫:因为重庆话其实蛮好学的嘛
主持人:对,而且特别容易听得出来在说什么。所以你一开始做主播的时候家人是有点反对的是吧?
提莫:最开始不反对的,因为当时我已经在当老师了嘛,然后主播是作为一个爱好,算是一个下班之后的一个业余爱好,家人他们也都挺乐在其中的
主持人:一开始是不反对
提莫:对,一开始不反对,但是到后来,我是觉得体力确实兼顾不了两个东西
主持人:白天上班,晚上直播
提莫:对,因为我也越来越喜欢直播了,我感觉我就有点离不开直播,然后很享受有一个舞台能让我在上面能够表演、唱歌,大家也喜欢听我唱歌这样的。我会觉得我重心好像更偏向直播这边
主持人:把工作辞了
提莫:对,我就提出这个想法,当然家人就是完全坚决反对,他们就说不让我直播
主持人:本来觉得这是爱好,小东东,也就算了,但是工作要辞了?要把这个当主业吗?
提莫:是的是的,他们就非常反对
主持人:好像我们长辈的概念当中,有一份稳定的收入的工作是比较重要的事情,对于新型的行业也是不了解,觉得那可以吃饱饭吗?
提莫:是,我理解他们肯定是希望我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然后就一直有个铁饭碗这种感觉
主持人:现在还真没铁饭碗,哈哈哈,现在哪个是铁饭碗?
提莫:他们比较老一代会有这种想法
主持人:就觉得你做老师挺好的
提莫:对呀,就会说“一个女生有一个固定的稳定的工作多好啊,不要去想那些,那些你是吃青春饭”什么的
主持人:对,做不长久
提莫:然后我想:什么不是吃青春饭呢?哪有工作是一直稳定的?而且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自己去努力才行
主持人:后来通过什么去说服了他们慢慢接受了?取得一个小成绩?还是其他方面?就说:“看!我早就超过了做老师时候的……”
提莫:哈哈哈这是一方面吧,就是我觉得也是我的一个坚持,还有就是观众看我的越来越多啊,关注越来越多,然后周围的人,或者亲戚也好,或者他们认识的一些同龄人啊——像我爸朋友——也会说:“你女儿在直播啊?我们大家都看她呢!我儿子、我女儿也喜欢看她。”他们会收到这种越来越多肯定我的声音,就慢慢地接受了,我也一直都是在给他们开导这样
主持人:了解了年轻人的生态,你看,介绍起来都是“我儿子女儿啊他们都在看”,年轻人都在看
提莫:对,然后我直播也会让我爷爷、奶奶他们参与进来,他们也会在我直播间,发现原来直播是这个样子的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