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出版人 头条文章作者

查看更多 a
读到僖公二十四年。“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洗头发时,心是向下倒着的,心倒了考虑问题就颠倒了……做国君的如果仇视普通人,那么害怕的人就多了。 ​​​​
梦到:在格物江南写完大字,收拾笔墨纸砚,突然意识到,好几天没见过手机了。梦里想,好像四五天了,可能是丢了吧,怎么没意识到呢。 ​​​​
7月11日 22:59 已编辑
读到僖公十九年:宋襄公让邾文公杀死?子,并用来祭祀次睢的土地神,想以此使东夷各国来归附。司马子鱼说:“古人六种牲畜不能互相用来祭祀,小祭祀不用大牺牲,何况用人呢?祭祀本来是为了人的。百姓,是神的主人。用人祭祀,有谁来享用啊? ​​​​
7月11日 12:05 已编辑
#新书过眼录# 当那些高音阔嗓、动辄上下五千年的演讲者左一个“我们认为”右一个“我们希望”时,他说的多半是“我”,没“们”——@黄老邪 黄集伟老师新书《空耳集》里的一个观察。我也这么觉得,就怕人说我们如何如何,更怕人说咱们如何如何(因为还莫名其妙亲切起来了),谁跟你咱们啊! ​​​​
7月11日 11:29 已编辑
#新语文# 历史无阳。 ​​​​
此刻,雅达小镇夜空的闪电、云,山和虫鸣。 2无锡·雅达书院 L楊葵的微博视频 ​​​​
#新书过眼录# 中午犯困,想翻两页书就睡会儿,看@故园风雨前 这本。第一篇《金线珍》八十多页一气儿读完,瞌睡虫早作鸟兽散。
读出几页就回想起,上学那会儿为搜集资料,通读1949年以前的《大公报•小公园》副刊,《金线珍》从内容到文风,都有小公园时代的气息。这气息怎么说呢,也无非山川草木、人情 ​​​​...展开全文c
读到僖公十四年:
背弃恩惠就会失去亲人,幸灾乐祸就是不仁,贪图所爱就是不祥,激怒邻国就是不义。四种德行都失去了,你凭什么守卫国家?
无信用,祸患就会来;失去援助,必定失败。这是必然的结果啊。 ​​​​
还梦到:老哥儿几个齐聚,都说明天要去南通,正说着,老六风尘仆仆来了,背着个大画夹,打开里边好多画得极好的偏旁部首的故事,说,瞧瞧吧哥儿几个,这是我们最近研究的小课题…… ​​​​
7月10日 12:28 已编辑
这书模!仗靓耍范儿。#杨葵自选集#
买的第一本@杨葵 老师的书是2010年这个版本的《过得去》,看作协文联一些人和事,不知道是那个世界的确清透还是他写得干净,总之令人羡慕。
之后他的书出一本买一本,也没想到某一日会被他签名送书,啊哈!还承诺“亲自发快递”,不是编辑部发给博主推书的任务。
所以,活着就会有好事发生。12年前托着 ​​​​...展开全文c
梦到:开车去昌平,一条小路上有个院子,大铁门,门口挂了牌子:“淮海学院”。梦里想,这学校倒是头次知道。还是在梦里,又突然想起,嗯好像听萧辉说起过,是“北京法工委”的学校。 ​​​​
//@烦了改个名字:[鲜花][鲜花][鲜花]值得每个修学者反复体会
🙏[十种趋向错误的情况]信心小而智慧大,容易沦为“空谈”者。信心大而智慧小,容易沦为“逞强顽固”者。努力精进却没有真实口诀的人,容易走入错误与歧途。——冈波巴大师 ​​​​
Q:文人这个群体,有没有一个整体的共通的一些特征? A:文人相轻、敏感脆弱,好像都有一点,但我觉得在中国,至少在我打交道的人当中,这并非作家的特色,每个领域都有这样的人。中国当代作家里纯职业作家不多,大多数人都还有个单位,还有工资拿,从这个角度说,也很难单把作家从人群中摘出来单论。
《封面新闻》的一个采访。 O网页链接 #杨葵自选集# ​​​​
7月8日 19:17 已编辑
《北京晚报》今日书评。 #杨葵自选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