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19 22:26 发布于 北京 来自 新版微博 weibo.com
“旧统治阶级的地主们拥有大量财产,这些财产因为通货膨胀迅速地失去了其原有价值。在农村,地主的大部分土地由于农地改革被政府强行收购,当初政府作为买地款付给他们的交付公债,随着节节升高的通货膨胀率,实际价值严重缩水。
城市里的土地所有者也深受通货膨胀之苦。根据战争时期修订的《租地法》和《房屋租借法》,房主无权单方面提高租金。即便是因为通货膨胀物价高涨,也不能随之提高租金。并且一旦缔结租赁合同,如果没有法院认可的“正当理由”,就不能解除合同。所以实际上城市土地所有者的收入也急剧减少。
财产税也对金融资产产生了很大影响。1946年颁布的《财产税法》是对个人财产征税的专项法律。按照这项法律,纳税金额超过1 500万日元的个人资产,税率高达90%。
由于农地改革、《租地法》及《房屋租借法》的修订、通货膨胀和财产税等种种原因,日本的地主阶级与富裕阶层不可避免地没落了。
在欧洲,拥有广阔土地的贵族阶级和不劳而获地操纵经济的资本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也得以留存下来。但是在日本,战争时期与战后推行的改革将战前的统治阶级一扫而光,为形成被称为“一亿总中流”的社会结构奠定了基础。
这就是曾经宣言“反对不劳而获”的战时改革派官僚所实行的各项改革所带来的结果。”
——野口悠纪雄,《战后日本经济史》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