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Jingyao诉刘强东案听证会速报】
前情提要:2019年4月,在明尼阿波利斯检方作出不对刘强东进行刑事起诉的决定后,Jingyao在民事法庭对刘强东和京东提起民事诉讼,本案现在仍在初期陈述阶段 (pleading phase),尚未开始证据收集(discovery)。2020年4月6日,刘强东正式出庭应诉并递交答辩状。2020年4月27日,法官发布判决拒绝京东撇清雇主替代性责任。

本次听证会(hearing)于当地时间7月7日下午2点半至4点举行,由Jingyao Liu、刘强东以及京东三方律师出席。主要内容是Jingyao的律师提出了依据程序规则申请删除刘强东答辩状的部分内容 (Motion to Partially Strike Defendant Richard Liu’s Answer)。

本次听证会的结果不影响案件的后续进行,不代表刘强东答辩状不存在污蔑内容。

在答辩状中,刘强东声称在案件事件发生后,Jingyao以威胁报警、爆料给媒体为由向刘强东提出勒索。因此,原告Jingyao的律师向法院提起申请,希望法院依照诉讼规则排除 (strike) 上述不实信息。(原告Jingyao的律师指出答辩状污蔑Jingyao向刘强东勒索。)

原告律师指出答辩状不符合法院的民事诉讼规则,在答辩状中主张了与原告Jingyao诉求无关、且影响恶劣的内容。第一,原告律师指出,答辩状一方面对诉状中的关键事实问题避而不谈(例如Jingyao第一时间与警方的对话表明强奸事实), 另一方面却额外引入了与本案争议点无关的偏向性指控,包括污蔑Jingyao在事发之后”勒索”、”威胁“刘强东。原告律师认为,明州法律要求法院在诉讼的初期阶段只考虑与案件争议有关的陈述,亦即针对事发之前与事发当晚发生的事件的陈述,所以法庭应该依照程序规则排除答辩状中针对事后双方交涉的指控。

第二,原告律师指出,答辩状中对Jingyao行为的描述毫无根据,且极具误导性。律师再三强调Jingyao与刘强东方的后续交涉是由被告方发起的——被告的律师主动打电话给Jingyao,而Jingyao作为一个年轻、非英语母语的女性,仍处于恐惧之中,面对专业人士的引导式问话没有充分的准备。原告律师进一步指出,被告方曲解了Jingyao当时的行为和语言,忽略了Jingyao作为一个年轻的、非英语母语女性的具体情况。原告律师强调,法庭不应该放任这些无根据的恶劣指控抹黑原告。

被告刘强东聘请了全球知名的诉讼律所昆鹰(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的辩护团队。被告刘强东的律师表示原告Jingyao的律师并未呈交充分的理由,法院不应考虑在初期排除答辩状的内容。被告律师认为,双方的事后交流是被告方辩护策略的一部分,与本案相关;由于尚未进入证据收集阶段,排除这些陈述为时过早。

此次听证会的结果法院尚未公开。下一次本案的进展暂定7月13日,案件管理会议(case management conference),届时法官会和三方律师商量未来的取证时间安排(discovery plan),包括三方律师交换书面证据、三方当事人口头取证的安排。

#我们支持jingyao##hereforjingyao#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