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无辜强制隔离 汉中市欠我一个道歉!

2022年3月29日15时本人因公出差,乘坐G1573号列车从西安至汉中,16:17到达汉中后还未下车,同行同事接到西安防疫工作人员电话,告知她同日早些时间其乘坐的K8188号列车(安康—西安)同车有一例核酸初检异常人员,尚不清楚是哪个车厢,确定后会再次联系她告知情况,需要她暂停所有行程并立刻向汉中高铁站工作人员报备。我跟同事在出站口立即向工作人员报备,工作人员询问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和身份信息后,将我们带到一个房间内让我们穿好防护服,在等待了近两个小时后告知我们要被此行的目的地勉县防疫站人员接到勉县进行集中隔离。我们询问如果真有问题是不是就地隔离更安全有效,毕竟勉县离汉中有一小时车程,转运存在风险。工作人员说由出行目的地接走隔离是汉中市的防疫政策,他们只负责执行。17点左右西安防疫工作人员再次电话告知同事她与核酸初检异常人员不在同一车厢,异常人员在17车厢,同事在11车厢;另明确告知:本人不需要被隔离可以正常离开。我将此情况告知汉中防疫工作人员后,他们称只负责将我们转交给勉县,勉县防疫工作人员再根据我们的情况决定是否隔离。18点左右勉县防疫工作人员将我们带到勉县社会福利院集中隔离点,隔离点工作人员直接将我们带到隔离房间,我们询问情况是否需要隔离以及隔离时长,隔离点工作人员说他们只负责接收,其他的情况还不清楚,但能到隔离点来的起码是需要隔离7天以上。

隔离点环境极其恶劣地板全是脏污灰尘和脚印垃圾袋,房间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电热扇,卫生间地板脏污全是泥脚印,洗手池下水不通,池内遍布头发灰尘和不明黄色液体,马桶也是脏的,烧水壶上积层厚灰。当天晚饭只有泡面,但是因为烧水壶太脏洗手池下水也不通,无法烧热水因此无法吃晚饭。当晚工作人员发放《隔离留观须知》明确载明隔离期间食宿费用自理,100元/人/天,核酸监测费用自理,28元/人/次。我向隔离点工作人员反映房间太脏并且洗手池下水不通,工作人员答复:只能给我提供拖把,房间得我自己打扫,洗手池没法用自己克服一下,他们也没有办法。隔离点环境连最基本的卫生标准都达不到,在如此恶劣环境中集中隔离基本生活需求都无法得到保障。我与勉县防疫办联系,其工作人员核实后向我反馈理由是因为我下午乘坐的G1573号列车有一人情况不明,所以我需要集中隔离。具体情况并不清楚还在了解中。3月30日7点起我拨打在网上公开信息查到汉中市防疫办的24小时热线电话,电话直到8点才能接通,经过询问告知我另一个汉中防疫咨询电话(2251630)接线员称她是汉中市防疫办防疫政策宣传讲解窗口,我询问为什么我没有乘坐K8188列车没有接触确诊人员会被隔离以及被隔离的理由,接线员告知我的理由竟是:隔离你肯定是有理由的,那么多人为什么只隔离你,肯定是你有问题。隔离你还要增加我们的工作量,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我再次声明西安防疫工作人员已明确告知我可以正常离开,为什么还会被带到勉县隔离点?接线员的答复:疫情现在是属地管辖,汉中市的政策与西安市的政策不同,我被隔离的勉县防疫政策比汉中市更加严格,我需要被强制隔离。我不认同接线员给出的解释,质疑这个回答是不是确认汉中市防疫政策地方层层加码,导致本不需要被隔离的人员也要被强制隔离。接线员不能给出回复,告知我10:30之后再打电话咨询,到时候会有流调信息及密接协查函等明确信息。我提出质疑那在还没有任何流调信息或密接协查函的情况下为什么我已经被强制隔离还需要费用自理?接线员答复:这属于汉中市的防疫政策,现在能给我提供的问题解决方案就是10:30之后再打电话咨询,然后就匆忙挂掉电话。我主动联系西安市防疫工作人员说明我的情况,工作人员再次明确告诉我不需要被隔离可以正常离开,我被隔离是不合理的,但因为疫情是属地管辖,建议我跟汉中市及勉县防疫办联系说明情况。因此我再次联系勉县防疫办工作人员说明情况,但得到回复:汉中市防疫办已经有文件明确同事属于B类密接,我属于C类密接,我需要集中隔离7天。中午12点左右,西安市防疫工作人员告知同事K8188列车上核酸初检异常人员再次检测结果为阴性,没事了。西安防疫办会跟汉中市防疫办联系解除我们的隔离,14点左右我被通知可以解除隔离。因不认同汉中防疫咨询电话(2251630)接线员的答复及沟通态度,3月30日我向汉中市12345热线反映情况。4月6日,我接到自称是汉中市防疫办工作人员电话(2604508)联系我说要解决我的投诉,态度敷衍,再了解到我已经解除隔离后态度更加蛮横问到:“你都已经解除隔离了那你还想咋样?......我就不该给你打电话。”汉中的防疫工作人员态度再次刷新我的认知,我的正当诉求被当作无理取闹。作为处理市民投诉的公共服务窗口,没有想要切实解决问题,相反态度蛮横语气恶劣,从未考虑过因为被错误隔离给普通市民生活造成多少不便,反而认为市民提出的正当诉求是无理取闹,态度极其恶劣。我不明白的是在K8188列车上核酸初检异常人员是否为阳性确诊患者都尚未明确之时,汉中市防疫办的文件是如何作出?又是如何确定我属于C类密接人员?阳性确诊人员都不存在,C类密接又是从何得出?没有事实依据就可以随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我被错误隔离期间询问汉中高铁站工作人员、勉县防疫办工作人员、勉县社会福利院集中隔离点人员,其均称不清楚我的情况,在尚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我就被集中隔离并且隔离点要求费用自理,这是否符合国家的防疫政策?勉县人民政府在汉中市12345市长热线投诉处理中回复我的质疑称:“按照勉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相关工作要求,对国内中高风险地区返勉来勉人员、密接人员采取14天的集中隔离管控措施。”我想请问根据上述规定,我符合哪一条需要被强制隔离?汉中市防疫工作人员态度为何能够如此恶劣?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