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文章作者

查看更多 a
转发微博
“利己者的文学之心尤为早衰,侥幸的灵感一如无尽道牙旁的阴影般,并不足恃。”

“请珍惜你最纯然的天赋。”
“什么?”
“受难的灵魂。” ​​​​
转发微博
两个乌克兰姑娘唱 Bella Ciao(《啊姑娘再见》,或者也翻译成《啊朋友再见》。

(为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唱出来这么好的和声?

我一开始以为后面那个姑娘在用弹匣打拍子,后来发现不是,她就只是在 multitasking... L木遥的微博视频 ​​​​
转发微博
杭州服务业的整体水平,确实令我这个长居北京的人最近频繁被惊讶到。就说几个例子吧——

1,晚上车停路边吃饭,收停车费的大叔说20元随便停,我就交了20元。大概1个多小时吃完饭准备开走,大叔从老远冲过来把我拦下来,主动退了我12元,说20元是停到早上8点的价格,你这才停1个多小时一点,交20元不合 ​​​​...展开全文c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9月24日,从北京朝阳低风险区返回锦州凌海的大爷,被网格员告知须提级为中风险,居家隔离七天。这是罕见的对话,大爷举出很多规定,双方文明礼貌的交流,没有大家常见的问:为什么?#9月25日增235例本土确诊# L说好的5872的微博视频 ​​​​
转发微博
“我还乐呵儿的?我保证不哭行不?” ​​​​
我倒觉得是,中国社会关于中国社会的理解与认知发生了重构。
这十年最大变化之一,是中国社会关于西方的理解与认知发生了重构。 ​​​​
转发微博
一个人哪怕就是干着最荒谬最没意义的事,只要干久了,也会很虔诚地找到角度觉得自己干的事,还是有价值的。 ​​​​
时代现状。
看视频,有个博主发他家牛吃草,本意是给大家听听声音解压。
牛面前一大丛野草,它嗷呜呜大口吞,吃的全是嫩草尖。
这把评论区给急的,当场表示,这不是好牛,好牛才不会这样糟蹋草。
他底下就开始正儿八经地讨论一条好牛应该怎么吃草,还有觉得牛蠢没有智慧,也有人附和,这确实不是条勤劳节俭的好牛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分析一下吴博士的两个论点

流行病学家吴尊友博士在新文“理性认识疫情形势”一文中,认为全球“今冬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估计不会很大。依据有三”。我对前两条依据有有一点不理解,这里讨论一下。

首先,吴博士认为死亡会不多“是前五波疫情已经造成人群中最弱的那部分人死亡,剩下的部分对新冠 ​​​​...展开全文c
//@敬一山:说出这种话的除了添堵也没什么存在价值//@北京青蛇李媛媛: //@耳光赵荒唐:这里的动物太凶狠//@阿丁:评论里不少活出优越感的奴才//@InNsomniAAA:“弄不出二维码还是死了算了”和“犹太人还是死了算了”哪个更像法西斯?
在高铁站过闸机,前面有个中年人,哆哆嗦嗦的在捣鼓手机,因为健康码的问题,管理员让他把二维码弄出来,不过这人好像完全不知怎么弄,感觉他的手机就不是他的,每一步都要愣很久,手上捏着捏着炸弹那种,生怕点错就炸了,很明显他压根就没用过app,我就纳闷了,这疫情都三年了,还有人过站不会用健康 ​​​​...展开全文c
//@敬一山:说出这种话的除了添堵也没什么存在价值//@北京青蛇李媛媛: //@耳光赵荒唐:这里的动物太凶狠//@阿丁:评论里不少活出优越感的奴才//@InNsomniAAA:“弄不出二维码还是死了算了”和“犹太人还是死了算了”哪个更像法西斯?
在高铁站过闸机,前面有个中年人,哆哆嗦嗦的在捣鼓手机,因为健康码的问题,管理员让他把二维码弄出来,不过这人好像完全不知怎么弄,感觉他的手机就不是他的,每一步都要愣很久,手上捏着捏着炸弹那种,生怕点错就炸了,很明显他压根就没用过app,我就纳闷了,这疫情都三年了,还有人过站不会用健康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今天,我37岁了。想想真可怕,这个数字在目前的互联网世界里意味着衰退,油腻,在Nba里也到了退役的年龄。身边人总会提醒,到了这个阶段,是不是该考虑职业生涯“往上提提”了。但我觉得,要么让我死吧,要么就一直做记者吧。哦对了现在我们这些人不让称记者只能称作者了,名字也不会出现在版权页里了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