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草原

邓草原

或者风再大点 能不能把我也带起来 在空中盘桓一会
超过1000人正在使用
第一次从台北飞,远远望见台湾几大山脉。 ​​​ ​​​​
小川上越来越熟练,毕竟小五了。 L邓草原的微博视频 ​​​​
长时间运行的服务,生命周期的长的 Objects 会渐渐在内存里沉淀下来,被交换出去的概率越来越低,而大量短生命周期的 Objects,则作为内存里过客被快速 GC。满足这种情况的服务,GC 中 Young regions 应该尽量大,理想情况下,多次 Young Collection 后 Old regions 几乎不怎么增长,或者增长缓慢。 ​​​​
试着用了一下 ZGC,Concurrent Mark 耗时太长,从不到 1 秒到 4 秒 到十几二十秒,导致 GC 的间隔太长,最后大批的 Allocation Stall。因为程序本身的特点 (批处理、大缓存),很难让 Concurrent Mark 的时间减下来。可以接受最大暂停在 2 秒内、超过 1 秒的频度不要太高,所以改回来 G1GC。 ​​​ ​​​​
温哥华春节大巡游三年后重回唐人街。 ​​​| Brendan Kergin ​​​ ​​​​
PID,天津化工厂最大的燃气炉自动控制,我的毕业设计,1989 //@Funarp:我觉得控制论比信号还难学[笑cry]//@叶大冬:比例微分积分控制,大学的专业课[笑cry]
正常公众号:新春快乐
我关注的:浅谈 PID 算法之模型构建 ​​​​
Hallelujah,这个除夕的夜。 L邓草原的微博视频 ​​​ ​​​​
院子里的松鼠第一次跑到跟前来要吃的,可能几年下来终于和我们混熟了。既然是第一次真正见面,又是冬天,就找了些瓜子送给它们。 L邓草原的微博视频 ​​​ ​​​​
SAAB 停产也十来年了,我都是网上买旧配件,大部分问题都自己修好了,包括换点火线圈、ABS 控制单元、车窗滑轮等 //@算法时空:不过,感觉合适的修理厂和靠谱的技工真是越来越少了。//@邓草原:后十年要开始多关照,各种大小毛病要修复。
想起来 @邓草原 的SAAB 9-5快20年了吧,不知道他的心路历程是什么样的。我最近也想体验一下给10年老车做整备的感觉,准备先慢慢换配件收拾一下底盘。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