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1年完成《百年辛亥:亲历者的私人记录》以来,我已有九年没有写出大部头的新作了。如果一切正常,2021年下半年,也许能完成我写了十四年的一部书。著书是一个消磨岁月的事业,也是考验一个人耐心、信心的事业。其实比著书耗费更多时间的是读书。所以,我常说:“毕生事业是读书”,著书还在其次。
【重磅专访+赠书福利】
《全历史微博专访:历史学者傅国涌与著作<大商人>》
本周的全历史微博专访我们请来了关注近代中国社会转型的历史学者,著名独立撰稿人——傅国涌老师。在这次专访中,傅国涌老师向我们介绍了他对于民国商人的研究成果,以及他提出的“言论史”概念。在专访的最后他还向我们介绍 ​​​​...展开全文c
全历史微博专访:历史学者傅国涌与著作《大商人》
全世界-原全历史

全历史微博专访:历史学者傅国涌与著作《大商人》

#惠聚618,王牌好书申请出战# 《寻找中国之美:少年双城记》O网页链接带你去向更远方!人生有限,阅读无限!看过多少书,就体验过多少种人生!
这是值得一看的世界。好书惠聚@文轩网 ,现在买,还来得及。 ​​​​
《寻找中国之美:少年双城记》就是我试图带着少年们一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努力,从波光塔影的未名湖,到废墟沧桑的圆明园,从烟笼十里堤的台城,到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与曹雪芹、梁启超、王国维、赛珍珠,蔡元培、胡适、鲁迅等对话,寻找中国之美。
#一本书形容你自己# 世界读书日,我和@文轩网 ​​​​...展开全文c
“稳定”大约是这个时代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之一,“稳定压倒一切”,而真正的稳定到底是什么?我个人以稳定指的是制度性的稳定,一个由程序可以影响、操控的制度,一个能保障公平的制度,才能整个社会的稳定。这种稳定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更不能一心寻求静态的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稳定。 ​​​​
傅国涌|“我的灵魂因人类的苦难而受伤” O傅国涌|“我的灵魂因人类的苦难而受伤” ​​​​

傅国涌|“我的灵魂因人类的苦难而受伤”

【傅国涌按:1999年夏天写的一篇旧文,对于俄罗斯的认识诚然很肤浅,但我对18世纪以来俄国大地上产生的知识分子所持的敬意,至今没有改变。“我的灵魂因人类的苦难而受伤”,这一句话曾经电一般地击中过去。今天要踏上这片广袤的土地,又想起这句话,想起十八年的前的旧文来。】 俄罗斯原是一个落后国家,俄罗斯文明形成的时间也并不久远,但俄罗斯人几乎完全依靠本民族的创造力,对世界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18世纪以来,短短三百年间,这一民族竟产生了普希金、果戈里、契诃夫、屠格涅夫、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别林斯基、赫尔岑、陀思妥也夫斯基、萨哈罗夫等一大批具有世界影响的文学家、思想家、艺术家和科学家。波尔朱诺夫比瓦特早21年发明了蒸汽机;彼得洛夫1802年独自发明了电解和电弧;茹科夫斯基和齐奥尔科夫斯基
傅国涌|赤都娱乐中的个人生活 O傅国涌|赤都娱乐中的个人生活 ​​​​

傅国涌|赤都娱乐中的个人生活

1934年,苏联还在斯大林的鼎盛时代,世界上或许还没有人想象过这个庞大的红色帝国半个多世纪后就会崩解。在人类未曾见识过的新制度之下,那里的人们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许多人对此怀着好奇心。踏上那块土地,亲眼看一看,对以研究历史为业的蒋廷黻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今天重读他当年从苏联寄回来,发表在《独立评论》上的系列随笔,苏联的方方面面都吸引着他的眼睛,让他感到新鲜。尽管他走马观花,看到的大致上只是表象,作为历史,仍然有一些值得我们深思之处。其中有一篇《赤都的娱乐》,是他对莫斯科娱乐生活的观察。
傅国涌|牛顿的苹果树 ——英伦随想之五 O傅国涌|牛顿的苹果树 ——英伦随想之五 ​​​​

傅国涌|牛顿的苹果树 ——英伦随想之五

去英国,看牛顿家的那棵苹果树是我最大的盼望之一,甚至比大宪章签署地、海德公园、大英博物馆还要吸引我。苹果树下,是牛顿摸着上帝心跳的地方,是他与宇宙对话的地方。 那是一个中世纪的古老乡村,从剑桥出发的那天下午,阳光好得出奇,我心中充满期待。1664—1665年,年轻的牛顿因鼠疫从剑桥回到故乡,蛰居一年之久,在数学、物理学、天文学上都有了重大的创造性突破。我们与牛顿隔着二万里的空间距离,也隔着三百五十多年的时间,这是什么时间,是牛顿所说的绝对时间吗?他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中努力想给时间给出解释:
傅国涌|牛顿的苹果树 ——英伦随想之五 O傅国涌|牛顿的苹果树 ——英伦随想之五 ​​​​

傅国涌|牛顿的苹果树 ——英伦随想之五

去英国,看牛顿家的那棵苹果树是我最大的盼望之一,甚至比大宪章签署地、海德公园、大英博物馆还要吸引我。苹果树下,是牛顿摸着上帝心跳的地方,是他与宇宙对话的地方。 那是一个中世纪的古老乡村,从剑桥出发的那天下午,阳光好得出奇,我心中充满期待。1664—1665年,年轻的牛顿因鼠疫从剑桥回到故乡,蛰居一年之久,在数学、物理学、天文学上都有了重大的创造性突破。我们与牛顿隔着二万里的空间距离,也隔着三百五十多年的时间,这是什么时间,是牛顿所说的绝对时间吗?他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中努力想给时间给出解释:
入选“2017年全国教师暑期阅读推荐书目第一批”。作者签名本原价销售。 O网页链接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