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美术学院教师 李海平

查看更多 a
理论上学问虽无高低,但有些学问随时都可以开始,有些学问需大学就开始,而有些学问娘胎时就得开始。不要选错哦。 ​​​​
装做还是青年,混进汉字学圈,玩一下[嘻嘻] ​​​​
《碎成几缕光、弥漫在人间》,喜欢他的真诚,叹息三姐对他心的不在场。难怪极懒的我,几年前竟很认真的写了首打油诗,并做了字体。

​ ​​​​
十几年前刚毕业时,给自己的。一直用作头像,接上。 ​​​​
可能内心始终喜欢的是单纯,纯粹吧。 ​​​​
硬笔永不可能的“潇洒”和毛笔随机式的“潇洒”。注定,文人在,毛笔即在。 ​​​​
躺平的前提是,有人愿意给你推着船。 ​​​​
大热天,公园里树木口渴喝水设计,可以😊。 ​​​​
见,目下跪着的人;视,目下站着的人。古人或许早知道其中的差别。中国文化有时候是种温情又伤感的文化。 ​​​​
再读,发现确实用心,还基本是一句一注。原来青春都去这里了[允悲][汗]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