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与不幸,从来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所以我没有说再见就离开了。其实要过那条马路并不难,就看谁在对面等你。” ​​​​
“能做的我都会为你做。”听上去恰似饱含深情的豪言壮语。而当你理性分析称得上“能做的”的微乎其微寥寥无几,那么开头那句其实含金量极低。 ​​​​

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