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航-学术人生

叶航-学术人生

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 头条文章作者
超过600万人正在使用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
以“公正”课闻名全球的政治哲学家桑德尔在其一系列著作中对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和美国宪政民主都有尖锐深刻的批判。但由于可想而知的原因,他在中国却不被公知们待见。我在《市场与道德:从亚当•斯密到桑德尔》(待出版)一书中对他的思想有较全面的介绍。我希望中国读者对他有更深入的了解。 ​​​​
我思考的终极问题是人类怎样才能更好、更有效地组织自己?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怎样才能把有能力的人选拔出来并确保他们不会假公济私谋求私利?曾认为西方的三权分立和民主选举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一年多来西方在抗疫和民选上的糟糕表现让我极度失望。当然,要真正找到答案可能还需较长期的观察和思考。 ​​​​
人类演化的大部分时间,集体行动的领袖都是通过推举、禅让等方式产生的。由于生产力低下没有剩余产品,这些人清廉奉献没有自己的私利。只是到了农业社会后,领袖才成为一种可以谋取私利的位置,从而引发了血腥残酷的争夺。因此要摆脱周期率,必须从根本上限止领袖特权,即所谓当官不发财,发财不当官。 ​​​​
从700至250万年前的将近500万年中,人类最大的天敌是处于东非大草原食物链顶端的巨型食肉动物,比如剑齿虎、恐猫等。由此产生的群体选择效应,使合作成为人类生存的惟一法则。它不但塑造了我们的行为和心智,而且极大促进了我们大脑的神经系统、特别是前额叶皮层的发展。它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关键。 ​​​​
本世纪前,人类起点被锚定于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一具女性骨架化石——露西,距今350万年;2000年在肯尼亚发现更早的人类化石,距今600万年,被称为“千禧人”;2001年法国古人类学家米歇尔·布吕内及团队在咋得发现了一具头骨,被命名为“图迈人”,距今700万年,它是目前已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化石。 ​​​​
微博更名说明:接新浪通知,日前申请的昵称更名被批准了,因此我的微博从“浙江大学叶航”变成“叶航-学术人生”。为防网络喷子作怪,特作如下说明:一、当初开通微博,发现“叶航”已被占用,无奈以“浙江大学叶航”为名;二、日前开通会员,发现可以更改昵称,故申请了更改。请喷子们不要过度联想。 ​​​​
很喜欢@赵客吴钩明 这样理性的思考: 集体国家最大的弱点是对首脑无法进行权力限制,由于人性有自利成分,首脑很容易滥用权力,哪怕之前有若干决策很英明,最后连带整个体系出现问题,然后其他人陪葬,形成王朝更替。 企业虽然是企业家决策,但无法强制职工,经营出问题,职工会跳槽,后果由企业家承担
1万2千年(农业文明诞生)前的社会都是举“国”形态,而且都是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民主政体从古希腊算起不足4000年,而现代代议制民主的出现不足300年。但关键在于它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是社会精英理性设计的产物,一方面没有广大民众的实践和参与,另一方面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密室里讨价还价的结果。 ​​​​
1万2千年(农业文明诞生)前的社会都是举“国”形态,而且都是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民主政体从古希腊算起不足4000年,而现代代议制民主的出现不足300年。但关键在于它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是社会精英理性设计的产物,一方面没有广大民众的实践和参与,另一方面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密室里讨价还价的结果。 ​​​​
曾经也是新自由主义、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的拥趸,但过去一年世界上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反思那些曾让我坚守的信念:西方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使我不得不怀疑“小政府”的管理效率;美国的大选乱像,使我不得不怀疑民主政治的合理性。一个既无法提供效率又无法提供公平的体制,真的可以成为人类的灯塔? ​​​​
豆瓣读书上哈耶克《感觉的秩序》始终显示“评价人数不足”,但该书却是理解哈耶克思想的钥匙。感觉的秩序就是心智的秩序,它是人类演化过程中群体选择的产物。合作、信任、公正和尊重社会规范是700万年演化史赋予人类最重要的禀赋,也是我们理解哈耶克“自发秩序”的关键。请网络喷子读完此书再开喷。 ​​​​
人类用“举国体制”来赢得生存竞争起码有700万年历史,而代议制的“小政府”充其量不过300多年实践。从某种意义上说,后者只是理性建构的产物,而前者却是建立在人类合作、互惠、信任、以及遵循社会规范的天性基础之上的。这样的制度才是哈耶克所谓的“自发秩序”,才不致于陷入所谓“致命的自负”。 ​​​​
前苏联的计划经济是理性的自负,西方的民主政治何尝不是一种理性的自负?无论英国大宪章还是五月花号公约,乃至法国人权宣言和美国自由宣言,无疑都是人类理性的产物。2020年前我们也许还不能确认它是否也是某种自负,但川普乱政和新冠疫情让我们认识到,把西方民主政治神圣化恰恰也是某种浅薄的自负。 ​​​​
这是我们年前进行的一场脑电实验。我刚才在手机中发现了这段视频[微笑] L浙江大学叶航的微博视频 ​​​​
从追求星光到追求爱情,从追求爱情到追求欲望,从追求欲望到追求功名,从追求功名到追求宁静。这个过程是一个两端轻盈、中间沉重的U型轨迹。它是我们的人生轨迹。但有太多人会陷于这一轨迹的底端而无法自拔,从而失去了回归本真的机会和幸福。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