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科技博主

查看更多 a
Calcit 语言, 基于 GitHub 的 npm 模块索引, 有接近两百个仓库使用(含一些不活跃项目). ​​​​
河森堡题叶快转了
我发现,长期浸泡在不确定性中,人的创造力就会受到抑制,想要破局,首先要重拾对生活的掌控。

最近一段,我的生活充斥着失控感,例如,本来和人约好10月初在阿那亚参加一个播客节,但很快就接到通知,说活动取消,于是,我就转头忙工作,想收回几笔欠款,但上门见面后,对方表示眼下经营困难,恳请宽 ​​​​...展开全文c
好奇上了, 有没有人对这类求姻缘的寺院做过大数据分析?
今天一个妹子约我去红螺寺祈福。

妹子是抱着求姻缘的心去的,我是抱着去秋游的心情去的。

临行前我还嗤之以鼻,姻缘这东西还能求吗。

然后在车上听导游讲红螺寺多灵验后,我买了好几条祈福带,比妹子都积极[微笑][微笑][微笑]...展开全文c
丁辰灵题叶快转了
普京昨天宣布部分动员立刻震惊西方国家,一天前西方媒体还沉浸在乌克兰的大反攻。现在西方媒体开始担心有核战争风险,因为这是俄罗斯自二战以来发出的首次军事动员。

普京说西方“侵略性反俄政策已经越过了所有界限”,“它们的目的是削弱俄罗斯、孤立俄罗斯并最终毁灭俄罗斯”。“如果我们的国家领土 ​​​​...展开全文c
喊着提高生育率, 生下来的带孩子又苦成这样... [黑线] //@俞静F:是的。//@Devil_angel96:哎,好心疼. //@俞静F:[微风] //@梦梦和猫超阳刚 : 短短三分钟,一个女孩的际遇中同时展现了婚姻法的失败、继承法的耻辱、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耻辱。她的苦是父权封建传统和失败的现代法制同时绞杀的结果。傻逼社会

点击查看当事人发声,与当事人零距离对话。 详情»

好难过。好不敢看她亮晶晶的眼睛 L辣辣打雷的微博视频 ​​​​
勉强一年的 Rust 经验, 几个月搞 WebGL 的经验, 沿着这个技能组合找工作...感觉是自己往墙上撞的意思? 只能回去糊 AnyScript 了吗 [2022][举杠铃][顶] ​​​​
呼吁为城市里的喵咪提供社会化抚养,造福广大猫奴 @睡前消息编辑部 [摊手]
大咕咕咕鸡说的对,猫是一个骗局。网上看到一个数字,说和猫相关的周边市场规模高达每年6000亿,包括宠物医院,疫苗,绝育,猫粮,罐头,猫条,小鱼干,各种玩具,猫爬架,猫抓板,房子,等等等等。

6000亿是个很惊悚的数字。因为,比如剧本杀大家听说过吧,娱乐界的黑马,号称噌噌噌的成长,市场规模 ​​​​...展开全文c
最开始入坑原神, 喜欢的原因是这个开放世界游戏提供了巨大的自由度, 包括B站大量玩家整活的视频, 提供了巨大的自由度. 但实际上原神是内容游戏, 有自己的主线剧情, 音乐人物怪物各种都是伴随主线剧情设计的, 档期活动也是, 而且现在剧情越来越长, 跟我个人期望的挺不一样了. 追更明显追不动. ​​​​
不是的,Rust 宛如钢铁,Lisp 宛如塑料,各有各的适贴合的场景,有的场景就是需要造出来的服务在狂风暴雨当中一点颤动都没有,把 Lisp 用上去,虽然不是豆腐渣,但是在风里晃来晃去的,普通人也不敢住啊 //@时蝇喜箭 :O网页链接
转过头发现自己曾经坚持过那么多年的 Clojure 最终我背离了, 或者我一开始就是 Cirru 路线挨着 Clojure 并不是真心走得这条路, 但不管怎样现在的迷途还是迷途, 逃避还是逃避. Clojure 设计闪光点虽然不少, 但方方面面最后一比, 不还是比不上 Rust 么. 心累啊. ​​​​
转过头发现自己曾经坚持过那么多年的 Clojure 最终我背离了, 或者我一开始就是 Cirru 路线挨着 Clojure 并不是真心走得这条路, 但不管怎样现在的迷途还是迷途, 逃避还是逃避. Clojure 设计闪光点虽然不少, 但方方面面最后一比, 不还是比不上 Rust 么. 心累啊. ​​​​
国外技术大佬们搞数字艺术的歪风邪气很严重啊~ 技术含量还挺高的.. ​​​​
确实更多也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 推崇小众语言本来就是需要冲击业界流行观念的, 而且这些年群里遇到那么多朋友, 他们当中牛逼也没全成功, 我就更难了. 爬了几年 Clojure, 又爬了一年多的 Rust 跟 WebGL, 进展太慢了. 也确实觉得累了. 可能很快也被群友们当初就会抱怨抱怨吐吐槽的老人家了. ​​​​
我记录里边, 那以后我就没去像样的活动安利过 ClojureScript 了, 就是参加的时候聊聊吧, 再说后来疫情活动少了. 在当时那家公司最后一年发生的事情对我的心态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中间也夹杂一些我个人私事的一些心凉的事情. 但我好像确实也没搞清楚"干活"跟"追寻"本来差距到底有多大. ​​​​
2018 年夏天密集参与了三次活动疯狂安利 ClojureScript, 但当时公司也没在正式用, 更不用说复杂业务经验. 我几年以后离开之后工具里用到的 ClojureScript 也只有尘封跟重写替换的份. 那时候对语言是有真情吧, 消耗自己的精力去搞. 去的活动也都是公司毫无支持, 自己社区里的朋友给的机会.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