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州Zz

梁州Zz

码字女工。公众号:巨鹿路9号女嘉宾
7月14日 20:00 来自 iPhone X 已编辑
置顶 码字女工一名,2022年7月14号以前的主要活动阵地在豆瓣和公号,因为总是被微博不询问搬运,所以决定自己搬自己。
我的公号是:巨鹿路9号女嘉宾
我的豆瓣是:梁州
欢迎来找我玩儿。

你可能看过我写的一些稿子:
《以内衣训练之名偷拍我们裸照的真凶,是985大学前辅导员》#武大辅导员#...展开全文c

@梁州Zz

我身边有几个好朋友都在抖音做直播,其中有一个,上次无意间提了“zf”两个字,直接被封了七天。封禁那段时间,他和我们出来吃饭,我问他申诉了吗,他说申诉没用的,等放出来吧。但这段时间放出来后,他的直播间隔三差五就被警告,流量甚至不如一个不到万粉的小号好,有前辈和他说,应该是被限流了,建 ​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阅读一本书的时候出现这样强烈的情绪了——控制不住地落泪,心痛,以及强烈地希望清水洁的这本书被更多的人看到。

✨所以,这条微博里抽五名读者送清水洁新书,不用关注我,转发就好。 ✨

在阅读《足利女童连续失踪事件》以前,我曾在其他社交媒体上,注意到了一条关于《足利》的书 ​​​​...展开全文c
上次写嫖娼那篇文章的时候,底下有一万多条评论,公号底下也有好几百条,因为太多了我一直没有看,昨晚失眠,点开评论区以后,发现一个蛮有意思的事情。

有两拨人在我的评论区吵架,吵得不可开交,但他们都是骂我的人,可是因为他们骂我的角度不同,所以他们吵了起来,有的甚至吵了几百楼。

有一部 ​​​​...展开全文c
前阵子,各大短视频平台上,都有一个景区抬轿的视频在热传——一个年轻人在上山的时候选择了抬轿的服务,他拍摄了一段视频,是两个老人抬着轿子背他上山,但在那个视频底下,他被称作“资本家”,称为“不体恤老人的恶人”,也因为这件事,景区的抬轿服务一度进入停滞,一个月后,有记者去采访,一群老 ​​​​...展开全文c
最近看完的书太多了,书评堆了七八本没写,有几本绝对会给五星的先说一下。
清水洁的新书(非常非常非常好,比《桶川》还要震撼我许多,之后会写书评然后拿几本来抽奖送给大家,真的希望更多人看到)、金斯伯格的访谈录(有几个经典的维护女性权益的法案的切入口非常有趣,做了很多笔记有机会整理出来 ​​​​...展开全文c
性骚扰、性侵发生后,我们该如何自救?

从去年12月至今,我大概对接了100个以上有过性骚扰、性侵经历的女生,从她们的自述里,我收集了一些大家可能会遇见的问题,例如:
在遭遇此类事件后的第一时间,我们应该如何取证?
在取证后,我们该如何报警?
又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提起诉讼?
如果是还在学校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从空口鉴媛,到涌入成功美貌女性的评论区作出“鉴鸡”行为,似乎成为了这两年屡见不鲜的一种现象。

那我们是否可以从这些反复出现的现象里,去发现一些共通点,再倒推着去溯源,去看导致这一切的本质是什么。

比如:空口鉴鸡、鉴媛这种毫无缘由地去污名化一类女性的行为,这其中共同存在的“女性憎恶 ​​​​...展开全文c
关于“高铁上该不该售卖卫生巾”的讨论里,我注意到一种说法,是:“在高铁上售卖卫生巾不赚钱,可能会导致亏本”。

既然有人提出了问题,那我们就从“可能会导致亏本”出发去讨论,高铁上售卖卫生巾,真的会导致亏本吗?

商家售卖商品导致亏本,一般只会有两个原因:
1.商品的销售量太少
2.商品的 ​​​​...展开全文c
手头上有几本差不多读完了的书,一本韩炳哲的《在群中》,一本清水洁新书,还有两本很早就看完了一直没标记的余秀华的散文《无端欢喜》、金斯伯格的访谈录。

书评拖着迟迟没有写的原因,是因为看完之后一直沉浸在某种情绪里,这几本都是。

韩关于大地的思考给了我很多启发,带着这些启发写文,让我在 ​​​​...展开全文c
每一次有公众人物嫖娼的新闻传出后,都一定会有一种说法——为什么连xx都需要嫖娼?上一次的李云迪是,这一次的李易峰也不例外。

其实在上一次的李云迪事件发生之后,我就写过一篇关于「为什么隔三差五就会有一个公众人物即使知道嫖娼要拘留蹲号子,断送余生的大好前程,都依旧要嫖。」的稿子。

那么 ​​​​...展开全文c
刚刚打开手机,发现明天就是周五了,这几周我都会记得在周五的时候打开手机给一个读者发消息,问她这周的心理状态如何。

她还在上高中,在学校住宿,平时不看手机,周末回家才会看,我给她发消息的原因是因为她在公号后台给我发私信,说她和家里关系非常不好,周末不愿意回家,但是她早年又遭到过学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