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华

林少华

翻译家,作家,学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
超过1000万人正在使用

翻译家,作家,学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

查看更多 a
更多 a
北京一家出版社约我翻译一套十本儿童文学,只好中断“九台瓦尔登湖”构思。尽管前不久参与儿童文学讨论而招致始料未及的非议,但我还是认为此事关乎儿童语感,而语感关乎儿童的悟性和纯粹的幸福感,万万马虎不得。岂料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偏偏马虎:“小孩子看的玩艺儿,差不多行了!”苟且! ​​​​
一位木心专家希望我把《文学回忆录》译成日文,我坦言俺可没两下子!两大本,日文就成了三大本。何况日本人读了也未必多么欢欣鼓舞。听,木心说了:“日本本国一个思想家也没有,都是从中国拿去和欧洲来的思想。”“按说,他们的文化历史,不过是唐家的废墟。”1927年出生的木心十岁开始逃难⋯ ​​​​
网上有人根据一篇硕士生论文强调木心有“文本再生”问题。我没研究,不敢妄言。而作为泛泛之论,一要看“再生”所占比例,超过20%?二是“再生”也是本事。俺就没这个本事,“青岛的森林”横竖再生不出来。说到底,那是一种影响。按木心的说法,影响是天才之间的事,你不是天才,就没你什么事。 ​​​​
七夕。木心终生未婚,而最让他感动的一首词却与七夕有关:“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木心说秦观这首《鹊桥仙》让他从小一直感动到老。“才华丰润,真懂得用情。” ​​​​
多巧!吉大同期硕士、暨大同期入职、在北师大读完史学博士之后下海经商的老友来我老家乡下投资房地产洽谈时,无意中发现了会场外我的公立“书屋”——他在高铁上和我微信,惊谔之余,对他下面这句话沉思有顷:“钱不是最重要的,人终究还是要回归土地、回归生活、回归内心的丰满与平静。” ​​​​
作为读书人,平生最服三位.:陈寅恪,摩天的冰峰;木心,旷世的高人;钱锺书,真正的学者。时下,我更是木心的粉丝。一大把年纪的人,一般很难成为谁的粉丝,然而我是木心的粉丝。作为他的粉丝,在"小破站"推荐了《文学回忆录》:真诚与狡黠、才华与孤傲、戏谑与庄严、自恋与超脱、诗意与世故⋯ ​​​​
乡下另一间书屋。闲置耳房改造的,南北窗山风对流,相对凉爽。完全独立,安静。家俱几乎全是旧物,加起来不超过1500元。榻榻米角落的茶桌是上星期淘得的,加运费共750元。条幅“一榻清风书叶舞 半窗明月墨花香”,连扇面同为九台书法家李宪东所书——赠其拙作《雨夜灯》,遂回赠“雨夜灯红”,聪明! ​​​​
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翻译是用舌头积累功德。昨天微博中的女孩让我真切感受到了这点。而就译文本身而言,或可分为两个层面:语义忠实与审美忠实。前者好比传达杨贵妃的三围数据,后者重在发掘“梨花一枝春带雨”的诗性美感——感谢大众日报刘君记得如此清楚。只是,文中“处所”应为“场所”。 ​​​​...展开全文c
上海译文社村上读者群转来日前讨论海边的卡夫卡截图。一位读者提及译序,谓一位女孩说这本书帮她走出精神困境而考上浙大。另一位读者说因为译序买了卡夫卡,结果考研成功。对了,一次上海演讲结束时,那位浙大女生叫了一声林老师,“我就是给你写信的⋯”——作为译者,还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吗! ​​​​
和一位朋友闲聊,朋友夸我是成功者,问我何以成功。我笑了笑说:我是不是成功者另当别论,但有一点,但凡想成功的人,必须摈除嫉妒心理。而我的一个天然优点,就是从不嫉妒,因而从不算计别人。说白了,自己这点破事儿都琢磨不完,哪有心思和时间琢磨别人!相反,我非常欣赏别人的优点。羡慕?No,欣赏 ​​​​...展开全文c
乡下,书屋窗前的花:虎皮百合、萱草、鼠尾草、百日草、万寿菊、黄秋英、格桑花、凤仙花⋯是的,生命就是表达。之于植物,争艳斗妍,盛开怒放;之于人,争先恐后,标新立异——用文艺,用武艺,用工艺,用农艺⋯表达也就是传达。《且听风吟》:文明就是传达、失去传达,文明即告终止,OFF,咔嚓。 ​​​​
《海边的卡夫卡》是我2002年做客东京大学期间翻译的,整々二十年了。见村上时请教了几个我不大好意思问的外来语,村上则毫不介意,提笔刷刷写出英语原词,以渡边君那样的语调解释一番。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感慨都来不及!
村上春树超话 #村上春树书友会#
2003年《海边的卡夫卡》简体中文版在国内出版,一转眼快20年过去了,《海边的卡夫卡》重读、共读恰逢其时。欢迎加入村上春树书友会微信群,一起读村上聊村上,分享交流和村上相关的方方面面。@林少华 ​​​​
遥0909林少华快转了
村上春树超话 #村上春树书友会#
2003年《海边的卡夫卡》简体中文版在国内出版,一转眼快20年过去了,《海边的卡夫卡》重读、共读恰逢其时。欢迎加入村上春树书友会微信群,一起读村上聊村上,分享交流和村上相关的方方面面。@林少华 ​​​​
别看村上的比喻修辞那么浪漫,在生活中其实是个很现实的人。在“小破站”介绍了他的婚姻观:“我们都认为男女、夫妇这东西基本是对等的,应该等待地劳动。”比如对方做饭,自己就洗碗,自己的衣服自己熨烫。甚至当过半年“家庭主夫”。噢,记得他在小说里说熨衣服有十二道工序。哪本小说来着? ​​​​
也是因为写稿需要,看了村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有几个比喻真是俏皮:1⃣️太阳光仿佛在勉强穿过阴沉沉低垂的云层时被削成了粉末2⃣️眼睑有一条透出深思熟虑韵味的细线,仿佛极远处的水平线3⃣️明天早晨睁开眼睛,世界肯定变得眉清目秀,一切都比今天令人心旷神怡4⃣️仿佛将所有感情吞噬一尽的迷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