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 | 香港反自由行

2015年2月28日 19:01 阅读 9643

(詹万承)

1841年,香港开埠,2011年,贾葭写下:“这大概是香港开埠170年来,第一次这么不待见大陆人。”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便是接二连三,就在短短四年之间,以专栏作者贾葭之言为起点,不待见内地人之势愈演愈烈。

本即对香港知之不多的内地人,过完与世隔绝般的春节后突然发现:双方怎么又吵起来了,还火上浇油越吵越凶。

今晨,凤凰网首页转引明报消息,简述这场风波的来龙去脉,“香港本土团体近日连接在屯门、沙田发起反水货客示威,成为内地网络热门话题,更是农历新年假期内地人的酒桌热话,对港人的反感情绪日渐累积。”

哦,原来又是举牌抗议,从奶粉限购到小童便溺,从“香港人是狗”到“蝗虫论”,内地与香港这两年一直磕磕绊绊,像是球场上竞技的一对小伙伴,一旦寻着对方犯规,即立马高分贝嚷嚷喊裁判,向场下观众比划着对手的龌龊。

这一次的舆情也大抵如此,导演彭浩翔照例成为标靶:“沙田反内地游客事件在内地媒体发酵多日后,前日有网民贴出声称是导演彭浩翔骂内地人的言论截图,称‘赚了你们的钱,照样把你们当狗…’,有关言论在内地网络掀起怒潮,引致网民反港情绪大爆发,有内地愤青更发起剪烂港澳通行证、投票要求政府对香港断水断电等抗议活动。彭浩翔急澄清,称是被内地五毛党嫁祸栽赃。”

不一样地方在于,内地即将迎来“两会”,到时北上参会的特首梁振英,要“与内地部门商讨能否收紧‘自由行’政策,以控制游客的自然增长”。人民网此前消息显示:“农历新年访港内地旅客与去年同期相比有0.26%增长,但‘一签多行’及‘自由行’都轻微下跌,而同一期间内地往澳门的‘自由行’旅客增长6.7%,具体原因有待分析。”

“自由行”的利与弊

“该不该限制香港‘自由行’?”,腾讯“财经观察”今日认为,不妨转换为另一议题,“目前香港的承载力是否超过极限”:“梁振英的措词比较模糊,并未给出具体数字。但是,与香港拥有差不多面积的另一个国际大都市纽约每年接纳的游客人数比香港多两千多万。如果不考虑其它因素,香港虽然接待能力有限,但是否已经达到极限值得商榷…摆在香港政府面前的,不应该是急于用管制手段去遏制自由的根基,而是如何去解决贫富差距问题。在去年祭出移民投资政策后,即便限制了香港‘自由行’,那么在贫富差距涌动的博弈下,未来还有多少管制手段可以打?”

早在腾讯首页提出异议前,搜狐专题昨日即有过隐忧。

同样是探讨“自由行”该不该受限,“点击今日”专题另有分析递上,“游客量失控情况非但对香港平民不公平,对内地游客也很不公平”:“内地游客里的富豪是极少数,绝大部分是工薪阶层,来香港对他们算是一次够奢侈的旅游。很多人从没出过境,全家为来港一游,要节省几年的钱。来了,却被迫经历相对于高昂的价格而言质量低下的服务接待。香港好的那些旅游服务项目,现在因为供不应求,价格飞涨到普通游客享受不起。更有一些香港商家和的士司机,对内地游客猛宰猛骗,其心态就是‘不宰你们白不宰’。近来香港世面街头发生的冲突,跟这有关系。一旦被宰被骗,许多内地游客对香港的印象也就变得极坏。”

根据编辑“海天”所总结,“除港人和内地游客间博弈外,至少还存在三重博弈”:“首先是香港市民与香港观光服务行业之间的矛盾。‘自由行’带来了巨大商机,香港观光服务行业是该政策的主要受益者之一,但绝大部分普通香港民众无法从观光服务行业的丰厚盈利中分得一杯羹…再就是香港市民与香港政府间的博弈。在对待‘自由行’政策问题上,香港市民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活是否受到影响,‘自由行’能否给自己带来实惠;而特区政府看重的,是‘自由行’政策的执行可否转换为经济发展、政治稳定上的成绩…还有香港观光服务业与香港政府间的博弈。‘自由行’政策在极大程度上推动了香港观光服务行业的发展,尤其为底层民众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而这也反过来进一步促使观光服务业向政府施压,要求维持甚至加大对这项政策的推行力度。”

透过这四层博弈表象,搜狐有高屋建瓴之论,“福利主义、民粹主义和排斥主义渐长,奋斗、竞争和开放渐消,将一点一点消耗香港最自以为豪的自由市场的环境”:“香港商业环境的疲软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如果把板子打到了开放上,就是缘木求鱼了。‘自由行’的收紧,并不是香港市场环境趋差的一个孤例,而是一个缩影…福利社会的通病,是倾向于自我保护和自我封闭。但保护和封闭福利的同时,其实也在丧失掉创造财富的能力。为了保护既有的福利,反市场力量就会破土而出。一旦反市场的力量开始爬升,与民粹情绪相结合,兜售甚至操纵社会议题,香港经济将不可避免地被波及和影响。”

作为一家本职工作是信息搬运的门户网站,搜狐新闻在原创评论上确实下了不少工夫。

也是昨日,首页还有超3000字的长篇快评及时放送,《香港,我还能怎么来爱你》:“若只是香港角度来讲述,也许可以理解香港市民对‘自由行’的皱眉。如果从内地民众的角度来讲述,则完全可能是另一个故事”:“双方各有自己的逻辑与苦衷,一开始似乎谁都没错。但当不满的情绪集聚,内地人认为香港人‘矫情’,香港人斥责内地人‘愚昧’。长期缺乏沟通,逐渐酿出激烈的表达,最后只剩对抗甚至对喷,谁也无法再说自己没错。”

戾气乱窜的表现,作者归纳为三种,一是双方没法坐下来心平气和谈:“站队替代了说理,成为了表达的主要方式,在最新的限制‘自由行’表态后,朋you圈甚至掀起了晒出拦腰剪断的港澳通行证以‘明智’的行为”;二是互骂对方为白眼狼:“当年‘忍够了’的整版广告有‘要不是香港你们全完蛋了’的表述,遭到了一堆‘打脸’反驳;眼下的‘自由行’争议中,有内地人甩出停掉供港水电的‘旧闻’,然后又有媒体普及供港水电贵价及政治角力的‘打脸’文面世”;三是传媒机构未尽到该尽之职:“担当公共话语空间建设重责的媒体,原本应该理性应对这历史的敏感时段,但事实也令人失望——2月27日早晨,大陆媒体纷纷报道‘李嘉诚:无个人游,港股跌千点’新闻,这无意中也在通过片面信息制造恐慌。事实上,港府代表香港同胞所要争取的并非李嘉诚口中所言‘无个人游’——即全面限制或者取消‘自由行’。”

的确,昨日李超人说股市谈政改的发言,五大门户首页几乎都可觅得:《李嘉诚:若香港取消自由行,股市将跌逾千点》、《李嘉诚:凭良心说,政改方案不通过大家都是输家》。

“自由行”,对香港经济贡献有多大,没了“自由行”,发展是否会一落千丈呢?

换而言之,“内地客对香港经济贡献高吗”,对此议题,成都全搜索网站大年初三即有结论,“物价上涨作为限制内地游客赴港的理由是靠不住的”。

这或许与下意识的判断并不相符,可这家偏安于天府之国的地方网站,还是提供了看上去翔实的论证数据:“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2008年旅游业对香港GDP的贡献仅2.8%,2009年上升至3.3%,2010年为4.3%,2011年为4.5%…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在旅游业上,内地赚香港人的钱也许更多。2011年赴港内地游客2810.12万人次。而根据国家旅游局统计,2011年赴内地香港游客达到7935.77万人次,是前者的2.8倍…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岑伟波认为总体来说,内地游客对香港物价水平的影响只占香港物价变动的很小一部分,属于正常的经济现象,不应被过分夸大…据统计,内地游客人数在一个月内增加1%,香港整体物价在一年内的上升幅度还不足0.05%。”

谁是谁的靠山

好吧,如果“自由行”作用暂时难以量化讨论,那么,内地对香港又是否存在形同反哺的再造之恩呢?

前日深夜,凤凰卫视知名记者、主持人闾丘露薇,在个人认证微博向她的369万关注者,推荐网易另一面专题《香港人的生活资源哪里来》。这则于2012年上线的评论专题,从导语部分即开始彰显态度,“内地网民讨论到香港的时候,白眼狼成了居高不下的词汇,原因无外乎是吃内地的喝内地的,却还要说内地不好之类,但事实上,香港从内地获得的从吃穿用度到水电能源,并没有少花一分钱有时更贵。别总说香港人不感恩,恩情并没想象的浩荡。”

依据@心之洛  所观察,有态度的专题命途多舛:“《香港人不靠内地‘恩赐’过活》,网易2012年9月专题,发布不久被逼改为《香港人的生活资源从哪里来》,后被离奇手段屏蔽,原链接在电脑会跳转成404页面,百度谷歌输入上述两个标题搜不出结果,你能想象这种无耻的手段出自谁人的手吗…”

“水是要买的不是白送给香港”、“电力总趋势是从香港输往广东”、“几乎所有产煤大国均对香港出口”、“菜蔬供应香港不过是市场买卖”,专题以此平行的四个小标题,从水、电、煤炭、菜蔬等日常生活资源切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说到底只是属于市场的买卖行为而已”,并且,专题结语部分还有埋下厉害后手:“根据2011年9月5日《信报》报道,维基解密于2011年9月公开了近千份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机密电文,有电文透露2009年广东省出现严重旱灾时,港方提出通过减少输港供水以助舒缓旱情,但建议被广东省婉拒,为的就是确保高达30亿元的供水协议可以全额履行。”

专题在163.com沉睡两年后,再度在舆论场上满血复活,犹如从冬眠中惊醒的巨兽,倏然一声长啸引人瞩目。文中旁征博引来源广泛的数据材料,被不满于动辄口出白眼狼的围观者,视为驳斥“恩主论”的当头一棒。

“香港人的生活资料从哪里来?看完这组数据,咱就别YY了…”,WX公zhong号“政经观察”以此为题予以原文转载,一日之内即斩获10万+的阅读数;普通用户@绣花绣得累了  转发近千次的长微博《关于朋you圈香港事件说两句》,开头第一段即是推荐此专题,“当初给香港的东西不是给的,是卖的,互为恩情。网易关于这个有专题,网上认真搜搜也有,别只看朋you圈”;香港中文大学财务系教授王泽基也在个人认证微博转发链接并留下点评:“这是老一点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两地不读书的年轻一辈偏要乱吵一通。撇开两地互骂忘恩负义等搞笑行为,正常的体系中,任何的合约都是经济交易而已,整体来说你情我愿,谁都不欠谁…”

数据的雄辩之效,只在于真实与否,不因时光流逝而消磨;分析的见微知著,只在于透彻与否,同样不因热点的转移而陨灭。

也是源自有态度的门户网易,贾葭翻出一篇2012年春节期间受邀为其所撰之论,昨日重刊于个人WX公zhong号“贾葭的双城记”。其中对“恩主心态”的剖析与批判,与另一面专题互为掎角之势:“经过九八年的金融危机与SARS两次事件,许多人觉得北京在对香港实施‘拯救’…首先,这种思维是多年乃至千年集权体制思维的一种无意识的反应。即认为某地经济发展得好,一定是中央的政策好,而好政策又是中央赐予的。这种无意识反应我们在一档著名的钢花飞溅麦穗飘香的电视新闻节目里经常看到:手里啊捧着窝窝头,眼泪啊止不住地流。接下来的台词大家都知道了…其次,长期错误概念及事实的灌输,让一些人有想当然的错觉。比如,不论是北京还是香港的报纸,都极力宣传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在用词也比较夸张。比如CEPA的签订,不论是北京还是香港媒体,都称为‘中央送大礼’,但其实这其中完全依据世贸组织的原则及标准…这里面也和媒体的洗脑手段有关系。比如在报道香港经济发展的新闻中,经常看到这样的一句话:在‘自由行’之后,香港更加繁荣云云,这里‘自由行’其实不过是个时间概念,但久而久之,成天见到这样的话,大脑里会形成一个因果关系的印象:因为‘自由行’,香港才怎么样。这就变成一个讨论事件的虚假前提。”

不过,@夏尔谢夫工程师  对网易另一面专题所列数据颇为不信:“这篇文章全文属于扯淡,只举几例,去年9月6日,香港的活鸡价格降了6-8元,原因只是内地6800只活鸡进了香港。当年没买东江水,香港大旱的时候,香港全城每四天供一次水,每天供水四小时。许冠杰为此还编了一首歌。现在雨水多了,就开始觉得祖国大陆的水无足轻重了。”

是的,即便所引数据公开确凿,也总少不了断章取义之问。

对于香港的供水问题,有更专业的解释到来。依据WX公zhong号“政见”2014年10月刊出,同样也于近日再度流传的《香港供水系统背后的政治角力》,供水的确是个千丝万缕的难题,远非市场选择四字可简单概括。

夹在中英两国、美苏两大阵营,以及国共两党之间的桥头堡香港,喝水也要讲政治,“香港供水呈现的并不是一个从发掘本地资源到依赖大陆的自然过程,而是曲折复杂的政治结果。中英双方对香港供水权的竞争、各方力量对香港的支配、变化中的边界本质与政治格局,共同造就了香港拥有世界级本地供水系统而依赖大陆供水的奇怪现实”:“…按照传统理论,1959年后接受中国大陆供水(大的生态尺度的建立)的香港可能丧失殖民地城邦地位(大的政治尺度的建立),但这直到1979年之后才发生,因为边界本质在影响两者的互动。在成为英国殖民地的155年中,香港和内地之间被一条边境(border)所隔开。1959-1979年,边界的不确定性导致港英政府采取相应的策略(建立本地供水系统),避免因接受大陆供水而使香港殖民地城邦的地位受到威胁,干扰了生态尺度与政治尺度之间的互动。而1979年后,英国知道中国将收回香港,边界的本质得到确定(从两国之间的border变成一国之内的boundary),英国重新调整策略,二者的互动才能被原有理论解释。”

一方说香港依附于内地,另一方说内地受惠于香港,必然,也会有第三方和事佬出现,重申内地与香港谁也离不开谁。

前日,凤凰卫视主持人何亮亮在环球时报撰文,提出“大陆与香港的关系,从来不是谁要依靠谁,而是谁也离不开谁”。文中既有借机提醒香港人,“香港社会现在面临的困境,如有土地资源却不能利用、反对派在议会阻挠通过各种议案、各种社会经济议题无法获得共识、政府施政效率低等等,都是香港自身的问题,不是也不可能是内地造成的。香港的问题只能靠自己解决。香港人不应妄自菲薄,更不要怨天尤人。”

也有趁势劝诫内地人,“2003年香港的经济总量为北上广的总和,香港的轨道交通通车里数超过内地所有城市。现在北上广任何一个城市的经济总量已超过香港,北京和上海的轨道交通也早已分别超过香港。对此内地民众无需沾沾自喜”:“改革开放之初,首先是来自香港中小企业的资本、技术和海外市场,包括国际市场的规则与经验,对内地大有裨益,这也是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对外开放不具有的优势…内地房地产业的大发展可以说几乎完全复制了香港的模式…内地和香港的经济实力互为消长,是非常正常的趋势…放在大中华的背景以及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来看,繁荣发达的香港,与同样繁荣发达的内地相得益彰…香港只有融入中国的强国进程中,才能把握自身发展机遇,内地也一定会在这一进程中继续发挥香港的优势。”

一小撮与一大拨

“供水供电什么的,都是假议题”,不谈谁是谁的靠山,也不说长远该如何,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在个人认证微博忧虑的是眼下困境如何破除:“连梁振英和建制派都屡屡表示要和中央商议收紧有关签证措施以减少来港路人,说明绝不是小问题,确实给香港社会造成很大压力了。说实话,每年去几千万,不可能没有压力…最迫切的还是限制赴港人数先…不能一方面声情并茂地支持香港人民的‘正义’抗争,一方面又不顾他们的迫切需求,好像那些抗议陆客的港人声音可以完全被无视。当下对香港最好的具体政策,就是减少赴港人数,收紧‘自由行’,还香港清静一阵子。”

放弃赴港,王教授说的是被动,舆论热议的却是主动。

今晨,凤凰网首页将新京报一则评论以新闻形式刊出,介绍网络上流传的“撕港澳通行证”之举:“比如近段时间陆续出现的‘港人举牌抗议内地游客’的示威活动,引得内地舆论场上一片激愤。但是细看报道,这些示威活动,少则数十人,多则一两百。真的能代表港人的看法吗…不管是不分缘由就举牌抗议内地游客的某些港人,还是在社交媒体上谩骂甚至激愤之下‘撕掉港澳通行证’的部分内地人,相信都只是极少数。只是双方的这种对抗性行为,在社交媒体上很容易被有选择性地提取并放大化,变得煞有介事、亦真亦幻。”

对于此举,@瓶中喵  有讥讽:“网上突然出来N多人,专门剪掉通行证以彰显自己‘爱国’!收获掌声!被认为是‘真正的爱国者’!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此举涉嫌侮辱国旗国徽罪!在中国!侮辱国旗国徽均是犯法行为!轻微的处15日以下拘留!严重的可判3年以下徒刑!依法治国!请剪通行证的人都乖乖出来自首!是中国人就转!”

一小撮与一大拨的人群划分战术,向来是以贴标签应对贴标签的不二之选。

昨日,@书香满心  也在《别上了闹事者制造香港与内地对立的当》中,对接连出现的对立动态有标签式记录:“这几天,一股特别的诡异的现象在微博WX圈疯狂传播:有人呼吁不到香港旅游,甚至撕毁港澳通行证;有人呼吁对香港采取反制措施,让广东停止向港供水、供气、供电、供农副产品;有人翻出很早前出现、而且据说并非彭浩翔说的骂大陆人的话;有人无根据地乱算经济账,一会说香港沾内地便宜,一会说内地狂赚香港的钱…这些现象虽然表现形式各异,但直接效果却是一个:刺激大陆和香港同胞的对立情绪。”

这篇被广为转发的长微博,意在告诫围观者得擦亮眼睛,与勇于发声的新京报之论相似,@书香满心  之文一方面指责闹事者代表不了香港人:“个别香港闹事分子,代表不了数百万真正的香港同胞;少数人的极端行为,不能让全体香港同胞为之背书”,另一方面又指出内地激进舆论也代表不了内地人:“在大陆,特别是在网络上,故意说一些攻击、污辱性的语言挑逗内地人的对抗情绪,放大传播个别香港人对内地游客的攻击行为,制造全体香港人都反感大陆人的假象,渲染香港和内地同胞间的仇恨。”

所以最终得出的结论,倒有点像“不转不是中国人”的反面:“对挑拨香港和内地同胞对立甚至仇恨情绪的帖子,不转发只揭露;认清个别闹事者的邪恶目的,不把对他们的不满情绪转嫁到全体香港人;不采取过激和情绪化的手段渲染香港和内地的对立氛围;从自身做起当文明观光客,到香港等地旅游、办事时维护国人形象;不当水客也拒绝买水客的东西,不让畸形购物影响香港普通人的生活。”

反对站队式发言,反对胡乱贴标签,这的确是不少公共知识分子所急切呼吁的主题。

@闾丘露薇  即有相关言论广获转发:“我讨厌那些对着内地游客叫嚣的港人,我认为游行表达不满是权利,叫别人‘蝗虫’是歧视,针对个别游客可能犯法。我同样讨厌说‘没有我们你们死定了’的人。那些把一小撮人的言论视为大部分人的言论因而受伤害的人可怜,至于那些刻意放大的,则可耻。政府不作为,导致民斗民,民恨民,能力低还是下一盘大棋?”

同为女记者的@李佳佳Audrey  ,也有类似建议发布于个人微博:“当前陆港矛盾很大程度缘于简单粗暴贴群体标签扩大分化:个别香港人对大陆水客不堪其扰,就辱骂大陆游客是‘蝗虫’;个别大陆人看到有香港人不友好,就剪烂港澳通行证大叫让港灿滚出中国自生自灭。有错的明明是极个别人,非‘株连报复’其他无辜的人。逻辑之可笑就像朝鲜:谁敢打我?谁打我我就打韩国。”

循序渐进之后,终有狭路相逢。

熟悉彼岸情况的香港商报副总编辑周刚,在个人认证微博@我是西蒙周  中大骂“爱港贼”:“香港有那么固定的一小撮,他们逢中必反、逢共必反、逢特首必反,现在顺带着逢陆客也必反。他们时不时跳将出来,以爱港的名义抢得道德高地,口口声声要维护港人利益,居高临下地指责内地人,吆五喝六地造谣污蔑、绑架民意,制造两地族群对立和撕裂…极个别的港人排斥内地人,他们代表不了香港。这和去香港‘自由行’表现差劲的极个别的内地人,代表不了内地人一样。本是同根生,何必相煎急?香港不会取消‘自由行’,最多就是限制下一签多行者过去打酱油。”

鸡同鸭讲又剑拔弩张的对话局面,引得@郭力-希文摇头叹息:“香港的明白人去教训香港的蠢货,内地的明白人去教训内地的蠢货,事情就可能慢慢好起来。可惜现在好像更多是香港的明白人教训内地的蠢货,内地明白人教训香港蠢货,这不就反而让蠢货更蔓延嘛。”@律师斯  也有担心:“关于香港问题,实质性的争论都不能在电视或者报纸上公开讨论,谈有多少民意是反港或者是挺港的,有多少真实性?”

不过,足球报记者赵震在微博的看法,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们似又有不一样,“别说什么仇视大陆‘自由行’的香港人只是极少一部分,很多人心里可能只是不赞成这些人行为的激烈程度,但是相似的歧视与感觉未必没有。再说一点,既然大部分人对大陆人友好,那请问为什么没有大规模自发性的反歧视‘自由行’游客的行为。如果大多数香港人真认为这一小撮人做的不对,他们在围攻大陆游客的时候,请问有人站出来制止规劝吗?有多少人?大陆父母让孩子在街上大小便你知道是不文明行为,多人上去制止。这种公开围攻游客的行为你怎么不站出来表态。您当沉默的大多数,我们又不会读心术。”

于是,他进一步建议,“规劝大陆游客近期不要去香港‘自由行’,这不是斗气,也不是什么惩罚,而是做人的基本常识”:“生活里,就算是你亲生儿女,他们家房子大,可你每次去他们家吃饭、小住的时候,儿媳妇摔盆子摔碗的给你脸色看,孙子、孙女见天嚷嚷‘老不死的怎么不回自己家’。你还能腆着脸三天两头往那跑?‘亲戚远来香’,既然走动的不顺利了,人家也嫌乎咱们,那就有点自觉性。你还上赶着给人家送生活费、做好吃的,然后说人家对你态度不好,那就是你的问题了,用东北话讲,那叫‘贱皮子’。”

“既然香港人态度如此嚣张,公然侮辱内地人,为什么我们还要不断的在港人歧视的眼光下,送给他们大把的人民币?各位内地的朋友,有点志气吧!”WX公zhong号“微南宁”所转发之词,在舆论场上赢得不少赞同附和:“1、对于那些拒绝前往香港的人,笔者表示赞赏;2、对于那些坚持要去香港的人,笔者也给予尊重…人善被人欺,善良的内地人,请不要再容忍港人的公然歧视了,既然他们叫你蝗虫,你就拿点志气出来,拒绝前往香港购物,让他们为自己的嚣张而埋单。香港人,你们辱骂我们,我们不反击,你真以为我们没脾气?”

在下一盘大棋?

普通民众在舆论场上同室操戈,令知识分子心有不忍之际也有所思。

“12、13年和之前反日、14年反西、15开始反港了,明年反点啥呢?后年呢,再后面呢?每想到这里寝食难安啊!操碎了心”念及此,@贺江兵  不禁叹息连连,“客观说,这次抵制香港比反日那次理智没有砸同胞日产车伤同胞恶劣。剪自己的港澳通行证我不反对,提示下,你反的是香港,澳门你也去不了了。我不赞同这是什么爱国行为之说,香港是中国的!也不反对你剪掉汇丰银行的存折,你若觉得钱肮脏,叫纪委我也支持。”

同理,@放风筝的唐僧也是摇头连连:“真心觉得我国领导挺幸福。治大国如打游戏。地图上圈上一拨屁民,选择技能‘愤怒’,然后再点一下另一个国家或者地区,这批人就开始游行啦,叫唤啦,砸车啦,撕通行证啦。过一段,再选择一个技能‘友好’,这拨人就又开始鼓掌啦、献花啦,夹道欢迎啦,再过一段,换个国家,点‘愤怒’!就又来一遍。”

舆论上内港族群间撕裂的背后,是否藏着坐山观虎斗的操盘者?

决意挑明了讲,@夏商有言要发,矛头直指内地政府:“既然很多人还是不明白怎么会突然爆发反港,那我就再挑明一些,商业与贸易往来遵循的是互利原则,同样,大陆给香港提供物资也是有利益驱使的,这个利益既可以是经济的,也可以是政治的。过去反美反日反台,现在反港,稍微用脑子想想,香港最近究竟得罪了谁,谁最有能力牵头煽动反港,不就明白了。”

@胡杨麟  也要挑明了讲,矛头却与@夏商  相反:“很多人还是不明白怎么会突然爆发香港反大陆的活动,那我就再挑明一些,香港人遵循的是利益最大化原则,有人要反大陆但无把柄,需要凭空制造一个,香港最合适,大陆给香港提供诸多利益但不求回报,大陆世界经济第2,稍微用脑子想想,谁能给香港更多空心汤圆,谁最有能力煽动反大陆,不就明白了。”

有人在下一盘大棋?类似猜测最明显的案例,即是赵楚对@作业本  发言的怀疑:“不怕得罪人,说句个人推测。看到@作业本  最新关于香港示威者的微博,我强烈感觉这个账号可能已卖给五毛或五毛背景的水军公司了。希望我的推测搞错了,但综合以往经验,一般我观察好事容易看错,预报坏事时准确率很高。大家怎么看?”

不同意赵楚之论者嘲笑道,“反正反对你观点的就自动五毛了呗”,可是,认定了的赵楚却不改初衷:“呵呵,看看这条微博下最新蜂拥而至的那些骂人账号,他们讲话几乎同出一口,纠缠谩骂简单粗暴,这基本是五毛组织化奉命参战的标志。据此更可以推测目前@作业本  这个账号是某种五毛粉丝公司了…控制@作业本  这样的人气ID,操控网络话语,战术貌似翻新了,但不堪入目的辱骂战术毫无变化,领头的还是915那些人。好玩的是,我说使用@作业本  账户的可能是五毛,认识他的@刘春  和@王小山  立即出来说作业本这人不是五毛,有心人可以辨析下,这个话是在反驳我,还是间接证明我的话。”

挟近900万之众的关注者,@作业本  对转世后的赵楚有回应,“怎么我说几句我厌恶那些戴着口罩对内地人示威的人就成五毛了呢?那我再说一遍好了,我就是厌恶他们。没别的意思,就是厌恶。”

在回应之前,@作业本  曾有言:“香港示威者别太装逼了,适可而止,惹急了给你们取消一国两制不用签注了,你们就傻了。搞点事还戴口罩,这么‘正义’的举动都不敢露脸是有多见不得人?整天喊着文明却干些下流的事,有本事关店停售,出来卖还怕人买?装什么逼。”

@作业本  确实怒了,这一次,不是对内地的地沟油,而是对香港的“示威者”。昨日,这位草根大V振臂一呼,贴出长微博《致香港示威者:你们不是真正的示威者,你们是老鼠屎》。

爱之深,责之切,怒骂之前,先示好感:“1、2012年6月初,我第一次在微博上看到十几万港人在大规模游行,场面之震撼,素质之整齐,让我心生敬意。于是我看到一条转一条,一直转到被删号为止;2、没什么目的,就是想为他们尽一份力,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在做有意义的事。”

所谓“6月初”,众所周知,正是那月的第四天,那一年一度的烛光祭奠,长久地维系着内地知识分子与香江天然而生的亲近。

不过,近两年来,情况有变:“3、直到奶粉事件,直到蝗虫事件,直到那个在大街上方便的小孩出现,双方互相指责,互相对掐…我依然没有厌恶过香港人。尽管我所接触的香港人都很有职业素养与服务意识,可今天必须对这一小撮示威者开骂。因为我看到了这两张照片;4、看到这照片之后,我对这些身份不明的示威者瞬间充满厌恶,甚至有了打人的冲动…这些人的身份与来历,我无从查起,是否受到煽动或者指派,也无从获知,但这种恶毒嘴脸与无耻举动的确是‘发自肺腑的真诚’…5、你们戴着口罩,挥着手指,对这四个内地人满脸鄙视满口脏话满手指责满怀恶意,这一刻,彼此不再是同胞,不再是黄皮肤的华夏子孙,而是仇人。6;但这两张照片却清晰地说明,你们围攻的人并非水客。因为他们手里没有大箱子,只拎着购物袋,很明显,这是去香港的观光购物者;7、你们对着观光购物者表达你们对水客的抗议你们不觉得自己是傻逼么?世界上有哪一个地方禁止观光者购物么?没有。”

这位成名于新浪微博的草根大V,在微博颓势难掩的舆论环境下虽也发言减少,但关键时刻一出手果然还是有金句,“为什么说你们是傻逼?隔壁老王打了我一巴掌,我跑到大街上拦住一个姓王的就打,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傻逼”:“那你们对这几个观光购物者做这种傻逼举动是否应该表示歉意?如果连示威对象都分不清楚示威不成示傻了么?所以,你们不是真正的示威者,你们是老鼠屎。挑拨矛盾,制造祸端,引起纷争…你们不配住在香港,朝鲜是你们最好的归宿…拜托一些所谓‘公知’就歇歇吧,骂骂这群老鼠屎还成五毛了,态度不同意见相左就是五毛,这样当公知也太可笑了。不对他人主观臆断和妄自猜测是一个正常人的起码标准…最后再告诉你们一个变化:目前在微博在朋you圈晒去香港购物照片,会被当成代购很low很low的,这种情况至少有两年以上了。”

@作业本  在微博的影响力,即便没有只言片语被白纸黑字刊出,润物细无声的说服相信也已达到。

几乎是刹那之间,形势逆转,相好者割袍断义,交恶者握手言和。@张小波  摇头:“这不是我认识的@作业本   ,这是屎五毛。”@歌手王芳  点赞:“一直不喜欢这个作业本,因为去年春节,他也参与过攻击我并转发过无良的言论。但他的这番话没有问题,错就是错,对就是对!爱同胞的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也请大家转发并支持。”@袁小靓骑墙  捂嘴偷笑:“看作业本写的文章,竟然说让公知们都歇歇,竟然自称被五毛。这是走五毛的路,让五毛无路可走么?”还有诸如@无量头颅无量血一如既往的不屑:“‘香港示威者别太装逼了,适可而止,惹急了给你们取消一国两制不用签注了,你们就傻了’———这话是你昨天晚上11点多过过的嘴瘾,很不Low,颇高大上,非常权倾朝野,恣意碾轧的样子。没几个人真相信你是五毛,但说你是傻逼终归没错,只是跟图片中的示威者傻的方向不一样。”

局面看似相持不下,好像依旧难解难分。

条分缕析,新浪财经专栏作家@陈如是  说,将问题源头追溯到了港英时期:“HK今天的局面,英国人留下来的精英教育系统要承担很大的责任。为什么历任香港书记在财政盈余那么大的情况下都没有改革精英体制?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精英,是精英体系的代表。奇怪的是,中央书记处的领导也没有看到这一毒瘤。这就是HK卡死了的绝望之处。不争取青年人,失去了年轻人,你还混个毛啊。”

“HK死结如何解?大政方针有国师。小民就看点小事。改变精英教育体系是必须的。怎么改?”自问自答的@陈如是  说,并未谈燃眉之急的自由行是否应该受限,而是有更长远的建议如是说:“HK是国际金融都市,精英系统不能丢不能削弱,但要同时提高高等教育普及率,俗称扩招。一则提高小民上升预期,二则分散精英话语权,改变政商专,精英全面垄断话语权的病态。需知,街头抗争其本质还是精英之间的争夺战。”

互联网套路,看破还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