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会民:西汉那些好男风的皇帝

2014年9月19日 00:35 阅读 1993

文/高会民

人类的同性恋现象应该是自有人类存在就有的,中国同性恋最早的史书记载来自商朝。《商书·伊训》中提到了“三风十愆”:“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敢有殉于货色,恒于游畋,时谓淫风。敢有侮圣言,逆忠直,远耆德,比顽童,时谓乱风。”乱风中说到的“比顽童”就是所谓的“好男风”,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男性同性恋”。《商书·伊训》接着论述了这“三风十愆”的危害:“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可见,商时的人们并不认可“比顽童”。但是,我们从另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到,当时“比顽童”已经比较盛行,已被称之为“风”。

在商代之后,同性恋现象一直没有从中华文化中消失。春秋战国时代,同性恋现象更趋活跃,卫灵公宠幸弥子瑕有“余桃”之典;魏王宠爱龙阳君被称之为“龙阳之好”。

到了强盛的汉代,帝王将相的同性恋活动屡见史书。据《史记》、《汉书》等史籍记载,前汉皇帝大都有同性情人。

值得注意的是,周朝以来人们对男性同性行为所持的态度大都是中性的,既不褒也不贬。而同性恋关系多以享乐和猎色为特点,从来都不曾对社会家庭伦理构成挑战或威胁。

回到本文的主题,我们来看一下前汉那些好男风的皇帝们。

一、高祖刘邦,汉朝的开国皇帝。

西汉的皇帝自高祖刘邦起,几乎人人好男风,个个有男宠。

刘邦的男宠名“籍孺”,《史记·佞幸列传》记载:“昔以色幸者多矣。至汉兴,高祖至暴抗也,然籍孺以佞幸;孝惠时有闳孺。此两人非有材能,徒以婉佞贵幸,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汉书·佞幸传》曰:“汉兴,佞幸宠臣,高祖时则有籍孺,孝惠有闳孺。此两人非有材能,但以婉媚贵幸,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

“籍孺、闳孺”中,籍和闳皆人名也,孺为“幼小”之意;意即,小人籍、小人闳。司马迁把他们列入佞幸传,并这样称呼他们,有蔑视的意味。籍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和高祖的同性恋情具体情节又如何呢?史书的记载不多,主要《史记》和《汉书》有提及,且都直指籍孺无才能,只靠婉佞高帝刘邦而得宠。

《史记·樊郦滕灌列传》中记载了一件这样一件事,高帝十一年(前196年),刘邦在讨伐英布叛乱时,为流矢所中,伤情很严重,不想见人,躺在皇宫之中,下令守门卫士不得让群臣进入。大臣中如周勃、灌婴等人都不敢进宫。十多天后,樊哙忍无可忍,推开宫中小门,闯了进去,大臣们紧随其后。《史记》接着说道:“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涕曰:‘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惫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见臣等计事,顾独与一宦者绝乎?且陛下独不见赵高之事乎?’高帝笑而起。”这里并没有指明此“宦者”是否为籍孺,我们也不确知籍孺就是一个宦官。但是,结合《史记·佞幸列传》及《汉书·佞幸传》的记载“籍孺得高帝宠幸”,这个“宦者”极可能正是籍孺。(注:西汉时的宦官不一定是阉人)

二、惠帝刘盈,汉朝的第二位皇帝。

从前文我们已经知道,惠帝的男宠名闳孺,史书也称作“闳籍孺”。惠帝对他宠爱有加,闳孺“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史记及汉书均记载了同一个“关说”案,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惠帝对闳孺的宠幸程度。

审食其(shěn yì jī)原是刘邦的家人,负责照顾吕雉母子,他却和吕雉有私情。刘邦即位后,感念其护家有功,封其为辟阳侯。但是他与吕后依然旧情不断,刘邦也不加干涉。惠帝知道此事后,大怒。把审食其下狱,准备治其死罪。审食其派人去求平原君朱建,走了惠帝男宠的门路,救了审食其一命。朱建找的就是闳孺,托他去到惠帝面前为审食其“关说”。《汉书·郦陆朱刘叔孙传》记载:建乃求见孝惠幸臣闳籍孺,说曰:“君所以得幸帝,天下莫不闻。今辟阳侯幸太后而下吏,道路皆言君谗,欲杀之。今日辟阳侯诛,且日太后含怒,亦诛君。君何不肉袒为辟阳侯言帝?帝听君出辟阳侯,太后大驩[huān,同“欢”]。两主俱幸君,君富贵益倍矣。”闳孺听后,大为恐慌,觉得朱建说得很有道理,就听从了他的话,去找惠帝求情,惠帝果然从其言放了审食其。

三年后,惠帝抑郁成疾,年纪轻轻就去世了。闳孺的最终命运史书上没有记载。

三、文帝刘恒,汉朝的第五位皇帝。

文帝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同性恋皇帝之一。当时宫中的宠臣有三个,《史记·佞幸列传》曰:“孝文时中宠臣,士人则邓通,宦者则赵同、北宫伯子。北宫伯子以爱人长者;而赵同以星气(占星望气之术)幸,常为文帝参乘;邓通无伎能。”其中尤以邓通最为得宠,是文帝的男宠。《汉书·佞幸传》:“赵谈(即赵同)者,以星气幸,北宫伯子长者爱人,故亲近,然皆不比邓通。”

邓通是蜀郡南安人,是专职掌管行船的黄头郎。一天,文帝梦中想上天,却登不上去。这时,有一个黄头郎从后面把他推了上去,他回头看到黄头郎穿了一件短衫,衣带系在背后。梦醒后文帝前往未央宫的渐台,私下用眼光寻找梦中推他上天的黄头郎。恰好看到邓通在一旁,衣带从后面穿结,正如梦中所见一样。文帝召他过来问他姓名,姓邓名通。邓,音犹如登天的“登”,文帝十分高兴;之后一天比一天地更加宠爱他。邓通温和、谨慎,不善交际。文帝虽然几次要他休假,他却不愿出去。于是,数以亿计的钱,文帝前后赏赐邓通十几次,并封他官职为上大夫。

文帝常常到邓通家玩耍。但是邓通没有别的什么才能,也不能推荐贤士,只是自己处事谨慎,用自己的身体谄媚皇上而已。有一次,皇上让相士给邓通相面,《史记·佞幸列传》记载:“上使善相者相通,曰‘当贫饿死’。文帝曰:‘能富通者在我也。何谓贫乎?’於是赐邓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邓氏钱’布天下。其富如此。”相士相面以后说:“邓通以后会因贫饿而死。”文帝说:“我能使邓通富有,有在我,怎能说他会贫困呢?”随后文帝把蜀郡严道的铜山赐给了邓通,并准许他可以铸钱,从此“邓氏钱”流传全国。他的富有天下皆知。

文帝曾经得了痈疽病,发病时疼痛难忍,御医也没有好的办法医治。邓通却常为文帝吮吸脓血,使文帝的病情大为好转。有一次,文帝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呢?”邓通说:“应该没有谁比得上太子更爱您的了。”太子入宫来看望文帝病情,文帝让他吮吸脓血。太子无奈,虽然吮吸了脓血,可是脸上却露出很为难的样子,文帝看到后大为不快。

事后太子听说邓通常为文帝吮吸脓血,心里大感惭愧,从此记恨在心。文帝去世后,太子即位为景帝。景帝很快就把邓通的官职免了,追夺铜山,并没收他的所有家产。可怜富逾王侯的邓通,一旦竟与乞丐一样,身无分文,最后竟应了那个相士的话,饿死在街头。

四、景帝刘启,汉朝第六位皇帝。

景帝时,宫中没有受宠的宦官,只有郎中令周文仁受到宠爱,然而景帝对他用情并不深。《史记·佞幸列传》记载:“孝景帝时,中无宠臣,然独郎中令周文仁,仁宠最过庸,乃不甚笃。”

五、武帝刘彻,汉朝第七位皇帝。

武帝刘彻

武帝最宠爱的男宠里,士人有韩王的后人韩嫣,宦官则有李延年。

武帝刘彻做胶东王的时候时,韩嫣与他一同学习而相爱。刘彻当了太子以后,越发宠爱韩嫣。刘彻即位后,韩嫣官职升为上大夫,当时,韩嫣经常和武帝同睡同起。武帝赏赐给他的钱财可以和邓通相媲美。

一次,江都王刘非进京朝见武帝,武帝有令,他可随皇帝到上林苑打猎。武帝出发前,先派韩嫣乘坐副车,带领百十个骑兵,疾驰前往上林苑,侦查野兽的情况。江都王远远望见,以为是天子驾到,趴伏在路旁拜见,韩嫣却打马急驰而过。江都王非常愤怒,向皇太后哭诉到:“请准许我把封国还给朝廷,到皇宫当个值宿警卫,和韩嫣一样吧。”太后由此嫌恨韩嫣。韩嫣侍奉武帝,可以随意出入永巷。他和永巷中的宫女有了奸情,为太后所知。太后大怒,赐令韩嫣自尽。武帝为他向太后求情,但被太后拒绝,韩嫣自杀死了。案道侯韩说是韩嫣的弟弟,也是武帝的男宠。

李延年的父母,以及他和他的兄弟姐妹,都是歌舞伎。李延年因犯法被施以宫刑,被派到狗监任职。平阳公主对武帝说延年妹妹貌美擅舞,武帝见到以后很喜欢。待到李延年妹妹被召进宫中后,李延年也被召进宫。李延年善于迎合武帝的心意办事,为武帝做歌配曲,甚得武帝欢心。他妹妹也得到武帝的宠幸,生了个男孩。李延年同武帝同卧同起,所受宠爱和韩嫣相似。时间一长,李延年骄纵放肆,渐渐和宫女有了不轨行为。其妹李夫人病死后,武帝慢慢不再宠爱他。后来李延年及其兄弟均被拘杀。

自此以后,武帝的男宠大都是外戚之家。根据《汉书 佞幸传》记载,卫青和霍去病也曾经被武帝爱幸:“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然而,他们并不是因为与武帝的亲密关系而获得名利,而是依靠自身的才华和功勋成为名将。《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中也暗示卫青“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

大臣金日磾(jin mì dī,匈奴人)的长子也是武帝的少年男宠。《汉书

霍光金日磾传》记载武帝“弄兒即日磾长子也。”此儿长大后淫乱后宫,为日磾所杀。

六、昭帝刘弗陵,汉朝的第八位皇帝。

汉书上记载,昭帝的男宠是金日磾的二子和三子。《汉书霍光金日磾传》:“日磾两子,赏、建,俱侍中,与昭帝略同年,共卧起。赏为奉车,建驸马都尉。及赏嗣侯,佩两绶。”金日磾的二儿子金赏和三儿子金建,都任职侍中(官名),和昭帝年龄相当,经常同卧同起。金建被封为驸马都尉;金赏继承了父亲的爵位,被封为秺[dù]侯。

七、汉成帝刘骜,汉朝第十二位皇帝。

成帝的男宠为张放,《汉书 佞幸传》记载:“放常与上卧起,俱为微行出入。”

张放出身名门望族,父张临,母敬武公主。张放本人容貌“殊丽”,性格开朗聪慧,颇得成帝宠爱。《汉书·张汤传》:“与上卧起,宠爱殊绝。”张放娶皇后弟平恩侯许嘉女儿为妻,成帝亲自为他主持婚礼,赐甲第,并以皇帝专用的乘舆服饰作为婚车婚服,《汉书·张汤传》:“号为天子取妇,皇后嫁女”,赏赐以千万数,并任命他为侍中、中郎将。

由于他随从成帝一起微行出游,经常在长安城中斗鸡走马,不务正业,前后长达数年。引起太后王政君极大不满,逼成帝贬张放出京。《汉书·张汤传》:“上虽爱放,然上迫太后,下用大臣,故常涕泣而遣之。”数月以后,成帝崩,张放也“思慕哭泣而死”。用情之深,不能同生而愿共死。

八、汉哀帝刘欣,汉朝的第十三位皇帝。

哀帝在中国同性恋史上更加出名,“断袖之癖”即是典出于他。

他宠爱宫中舍人、御史董恭的儿子,美男子-董贤。建平二年,哀帝拜董贤为黄门郎,至此独宠董贤一人。后来升迁董贤为光禄大夫、大司马,封为高安侯。“旬月间赏赐累巨万,贵震朝廷。”

断袖图

《汉书 佞幸传》记载,“(贤)常与上卧起。尝昼寝,偏藉上袖,上欲起,贤未觉,不欲动贤,乃断袖而起。其恩爱至此。”董贤常与哀帝同卧同起。曾有一次午休,董贤头偏枕了哀帝的衣袖。哀帝想起床,而董贤还在睡觉,哀帝不忍惊动董贤,只好用刀剑截断衣袖,才得起来。此即成语“断袖之癖”的出处,后世泛指男子之间的同性恋行为。

董贤性情柔和,费尽心思逢迎哀帝,用自己的身体谄媚哀帝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哀帝为了方便天天见到董贤,诏董贤之妻进宫住在董贤的住处,又召董贤之妹做了昭仪,地位仅次于皇后。

有一年,匈奴单于来朝见皇帝。宴会的时候,大臣们都在,单于很奇怪大臣们中间有一个少年人。便问译者,少年是何人。哀帝令翻译回答说:“大司马虽然年轻,却非常有贤能担任此官职。”单于于是起身拜皇上,恭贺皇帝有此少年贤能之臣。

哀帝甚至要将皇位禅让给董贤。《汉书 佞幸传》:“后上置酒麒麟殿,贤父子亲属宴饮,王闳兄弟侍中、中常侍皆在侧。上有酒所,从容视贤笑,曰‘吾欲法尧禅舜,何如?’闳进曰:‘天下乃高皇帝天下,非陛下之有也。陛下承宗庙,当传子孙于亡穷。统业至重,天子亡戏言!’上默然不说,左右皆恐。于是遣闳出,后不得复侍宴。”若不是大臣王闳拦阻,不知哀帝这一出“禅让”戏码将会如何收场。

元寿二年(前1年)六月,哀帝驾崩。王莽派谒者以太皇太后诏书的名义指斥董贤的过错,收回大司马印绶,罢了董贤的官职,并令其回家。《汉书·平帝纪》:“元寿二年六月,哀帝崩,太皇太后诏曰:‘大司马贤年少,不合众心。其上印、绶,罢。’”董贤和他的妻子当天即在家中自杀身亡,其家产被没收,“县官斥卖董氏财凡四十三万万。”

西汉共十五位皇帝,除以上八位以外,前少帝刘恭、后少帝刘弘、废帝刘贺、平帝刘衎、孺子刘婴,要么是未成年,要么是在位时间特别短。成年皇帝中,宣帝刘询和元帝刘奭[shì]二人我未查到史书记载有男宠。所以说,“西汉的皇帝自高祖刘邦起,几乎人人好男风,个个有男宠。”此言不虚也。

@高会民 作品 2014年9月19日

觉得文章还可以,就在下面给个打赏哦!您的支持是我创作的动力,谢谢!

微博社区委员会成员,约稿、交流:QQ1053911453。颜鲁公有云:“怀文守一,履道自居。”追求富足而有品质的生活,爱好读书、历史、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