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堂吉诃德遇到风车巨人

2015年2月13日 17:24 阅读 4565
在马德里的第四天,我们买了单程票,先去了古镇托莱多,黄昏时乘大巴去往康苏埃格拉(Consuegra),一个被人们称为“风车村”的地方。在《堂·吉诃德》第八章中,堂吉诃德和仆人桑丘在这里遇见了几十架大风车。

堂吉诃德对桑丘说: 
“命运的安排比我们希望的还好。你看那儿,桑丘,就有三十多个放肆的巨人。我想同他们战斗,要他们所有人的性命。有了战利品,我们就可以发财了。这是正义的战斗。从地球表面清除这些坏种是对上帝的一大贡献。”

“什么巨人?” 桑丘问。
“就是你看见的那些长臂家伙,有的臂长足有两西里呢。”堂吉诃德说。
桑丘说:“那些不是巨人,是风车。那些像长臂的东西是风车翼,靠风转动,能够推动石磨。”
堂吉诃德说:“在征险方面你还是外行。他们是巨人。如果你害怕了,就靠边站,我去同他们展开殊死的搏斗。”

大巴在一望无际的公路上奔驰着,我们即将到达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地方,嘿你们这些放肆的巨人,我们来打上一架吧!

到达风车村,夜幕已森森低垂。拉着行李箱找宾馆,经过干涸的护城河,穿过小广场,头顶的圣诞灯闪着,街边的店铺半开半闭的不知在卖些什么,巷子的路面凹凸不平,行李箱轱辘哗啦啦响。路灯昏黄,墙面的海报新的盖住旧的,一层层斑驳着。

宾馆到了,推门进去,吧台的侍者高大威武,长得像施瓦辛格,吧台坐着几个喝酒的男人,小吃散乱摆着,游戏机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这里没几个人能说英语,一位老人带我们去房间,介绍空调怎么用,柜子里有多余的毛毯,他比划着,像在打哑语。餐厅九点才供应晚饭,和大栋简单吃了个套餐,离开时,食客们才涌了进来,餐厅顿时热气腾腾人满为患。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我们带好摄影器材小心翼翼出门,侍者在漫不经心地擦拭着酒杯,看来客人们才散去不久,他还没睡。

我们在空无一人的小镇街上走着,家家户户挂着门帘,不见灯光,不见人影。约么走了一刻钟,拐弯上石阶,不一会就气喘吁吁了。

“啊!前面的那些是?是风车!”

风车的身子圆滚滚的,雪白雪白,羽翼乌黑,窗户和门看上去像风车的眼睛和嘴巴,它们呆萌地站成一排,高低起伏着,真可爱,心里莫名兴奋,不禁加快了脚步。
风车建造在一座山丘上,地势开阔,远远望去,它们一座座小巧玲珑的,走近每座都很大。晨练的人来了走了,天幕深蓝,繁星闪烁。天边渐渐泛红,风呼呼吹着,风车羽翼不转,它们被固定了,只用于观赏。当年堂吉诃德见到它们时,它们还会动,堂吉诃德大喊:

“不要逃跑,你们这些胆小的恶棍!向你们进攻的只是骑士孤身一人。”

他飞马上前,和风车厮打起来,长矛刺中风车翼,疾风吹动风车翼,把长矛折断成几截,堂吉诃德和马一起重重摔倒在地。

天亮了,风车黑白分明地立于天地之间,它们睁开双眼,张大嘴巴,和我们一起眺望东方,云层仿佛注入了鲜血,揉进了金粉,翻滚着,沸腾着,天越来越亮,风车们屏气凝神,火红的朝阳滚滚升起,风车被染上浓烈的玫瑰色。远方传来公鸡的鸣叫声,犬吠阵阵,整座城也醒了。

收好相机准备回去补睡一觉,回程途中,有一座风车开了门,里面售卖各种纪念品,一个老人披头散发的,在风车门前走来走去,他亢奋地用中文和我们说风车,听上去是“风切风切切”。

小镇的清晨死寂一片,直到下午两点,店铺的门依然紧闭,门口标示着营业时间是从下午五点才开始。白天的阳光漫无边际,有点浪费。黄昏之前,我们又去看风车,这时游客很多,旅游大巴一辆一辆的,又碰见了老头,他说“啊风切风切切”。

风呼呼刮着,快门一张张按着,天地苍茫,远处有一个高瘦的人骑着瘦马晃晃悠悠向这边走来。

终日沉迷于骑士小说的堂吉诃德做着他的骑士梦,穿起旧盔甲,绑好头盔,为瘦马命名,为自己虚构爱人,一路上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只为了他心中的理想——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他把风车当巨人,把羊群当军队,把破屋当城堡,把妓女当公主,在他人眼里堂吉诃德就是个笑话,他言语疯癫,行为怪诞,他一次次陷于各种嘲弄中却浑然不觉,他和仆人桑丘成了王公贵族们无聊生活中的笑料。

最终,堂吉诃德豪气冲天的幻想并没有等到一个浪漫的结局,他在一次次失望中醒悟,他在冷漠的现实中痛哭,当一群猪将堂吉诃德撞倒,从他和桑丘身上踏过时,

桑丘说:“罢了,咱们歇歇吧,趁天还没亮,睡它一会儿。只要明天,总会有办法。”

堂吉诃德说:“桑丘,你睡吧;你生来是睡觉的,我生来是熬夜的。天亮还有一会儿呢,我想做一
首小诗散散心。”骑士靠着软木树吟诵。

堂吉诃德醒了,曾经那些看似高人一等的嘲笑声也散了,堂吉诃德死了。


谁没做过梦呢?
每个人都在对世界认知不全的时候有过幻想,小时候因为一个偶像因为一次鼓励,梦想成为科学家,艺术家,大明星,年轻时无怨无悔地爱一个人,无所畏惧地和规条历律抗衡,义无反顾地踏上追梦之路,捕捉风般的诗意,探寻生命的奥义,任性地去旅行,去奔跑,去歌唱,去燃烧,去舞蹈,去恋爱……
痴人说梦啊,谁人不是堂吉诃德?

最终,尘埃落定,欢迎你回到平凡世界里,天地之大,都是芸芸众生。  


看图吧

凌晨出发去看风车,天空深蓝,繁星点点。
路灯昏黄,整座城还在沉睡
天边渐渐亮了,一抹玫瑰红
风车和我们一起眺望东方,太阳出来了。
家家户户大门紧锁,厚门帘挂着,空荡荡的小镇
风车里面卖纪念品的老人,总是用中文说着“风切(车),风切,买风切
黄昏,我们再一次来到这里
风呼呼吹着,快门一张张按着
来介绍我最爱的小旅馆的餐厅

15欧的套餐量超级大,前菜竟然有四道,主菜是大鱼大肉,还有甜点和咖啡,酒水包含在内,不论红酒白酒都是这么这么大的一罐,是旅店自己酿的。餐厅晚上九点才开始营业,每次我们吃完饭了,客人们才来,这两天每天都客满为患热闹非常。

下面的四个前菜,左上角的菜是当地的一种传统小吃,端上来的时候,以为这算是三个前菜,谁知只算一个,当所有的前菜都端上桌,真是惊呆了!

主菜
餐厅服务生
酒每次都喝不完,我问能不能帮我们存着下次喝呀,他们说不用不用,酒多的是!
为了防止浪费,我们每天都喝的红头胀脸的。
第三天一大早,我们离开了风车村,透过车窗又看到了初升的太阳,那么红,那么美。
风车变成黑色的剪影,在远方起伏着,又讲起了堂吉诃德的老段子。
​风呼呼刮着,天地苍茫,一个高瘦的人骑着马晃晃悠悠向从远方走来。风车黑白分明地立于天地间,身子圆滚雪白,羽翼乌黑,它们睁开双眼,张大嘴巴,眺望着东方,堂吉诃德见到它们大喊:“不要逃跑,你们这些胆小的恶棍!”他飞马上前,和风车厮打起来 °当堂吉诃德遇到风车巨人 ​​​​
Naive·Days
Naive·Days:来不及看,先点个赞
2015-2-13 18:04

青年写作者,自由摄影师,环球旅行家,著有《谁不想用自己的方式度过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