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诵可以给孩子带来多大改变?

2016年4月25日 09:19 阅读 199
        浙江师大教师教育学院15级教育硕士  王佳惠

        吟诵可以给孩子带来多大改变?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吟诵,真的能影响孩子的一生。

上学期伊始,我兼职了一份教育机构的家教工作,家教对象是一对刚开始读四年级的龙凤胎,家教科目语文。

开始家教之前,我先向家教中心的老师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一对龙凤胎的情况。

不了解也就罢了,一了解,还真让我有些吃惊。


姐姐王希苗,辅导前语文成绩最低60,最高75。语文基础差,最害怕背诵,其次是阅读与写作。因为姐姐的语文成绩一直徘徊在班级倒数几名,所以对语文十分排斥,尤其是涉及到语文诗词背诵这块,一背不出就大哭大闹。

弟弟王希墨,辅导前语文成绩最低83,最高89,语文学习情况比姐姐稍微好一些。弟弟的语文基础还过得去,但是阅读与写作也是相对薄弱的环节,是每次考试丢分的“重头戏”,背诵虽然比姐姐轻松些,但是每次在背诵上花的时间较多。弟弟对语文不排斥,但也说不上喜欢。

了解到这里,我可以归纳出姐姐弟弟语文学习中存在的共同问题——那就是背诵。

我也顺带了解了一下这对双胞胎的家庭情况。

在家里,爸爸妈妈比较重视弟弟,有什么都优先考虑弟弟,却不怎么关心姐姐。弟弟犯了错可以原谅,姐姐犯了错便会挨打。就算看到弟弟明显在欺负姐姐,爸爸妈妈也不会加以制止,而是“顺其自然”。这样长此以往,造成了弟弟“我最大”的小霸王性格,不会考虑他人,以自我为中心。而姐姐,因为总在打压之下,所以性格自卑且敏感。

更重要的是,姐姐由于成绩不如弟弟,每次考试后,爸爸就会数落她说:“你怎么这么笨。”久而久之,姐姐在内心深处给自己贴上了“笨小孩的标签”,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作业一遇到难题,便哭泣不止,认为自己一定做不出来。弟弟呢,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会使得他在这个时候去嘲笑、挖苦姐姐,然后俩人便开始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旁人根本劝不住。

就是这样的一对双胞胎,被送到了我们的教育机构,他们的父母希望能提升孩子的成绩,尤其是语文成绩。


当我得知要辅导的对象是这样两个孩子,一时犯了难,面对两个程度不一而个性又如此鲜明的孩子,我该怎么做?

我开始制定计划。因为姐姐和弟弟程度不一,所以我分开制定了教学计划,决定对姐弟两进行“个性化辅导”。

针对姐姐,我制定了这样的教学计划——除了每天按时完成学校的课业以外,额外进行语文加强训练,每天一篇课外阅读加上基础字词听写(考虑到姐姐语文基础字词较差)。

针对弟弟,我制定了另一种教学计划——除了每天按时完成学校的课业以外,额外进行语文加强训练,隔两天一次课外阅读训练,每天读15面课外读物,并且分享读后感(可以是好词好句)。

对于姐姐和弟弟都头疼的背诵,我开始制定的计划是多读,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直到能背诵为止。


以上这些是学业上的辅导,考虑到两个孩子的特殊情况,我也注重孩子的心理辅导。心理辅导需要家长的配合,我先找来苗苗墨墨的爸爸妈妈进行沟通,婉转地要求他们停止对于墨墨的“专宠”,同时停止对苗苗“贴标签”的行为,一视同仁地对待两个孩子,墨墨犯错,也要受到同样的惩罚;苗苗有进步,也要得到同等的赞扬。我还特别提醒要格外关注姐姐的心理状态,不论姐姐的进步是大是小,只要有进步,家长就需要鼓励,以此缓解苗苗的自卑心理。对于墨墨,则需要“打压”式的方式,有进步不急着表扬,希望能以此搓一搓墨墨的锐气。


正当我为我的“个性化”计划洋洋得意时,一次辅导时的意外好似当头棒喝。

那是两周后的一次晚作业辅导,苗苗有一样语文作业是背诵小古文《盘古开天地》一篇,这是十分短小的一篇文言,看起来背诵应该没有什么难度,可是苗苗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磨了快一个小时,我抽了三次,还是背得结结巴巴。

我望着苗苗慢吞吞的样子,心急如焚,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有点大声地冲苗苗喊:“已经一个小时了,你在背些什么东西啊?还没背下来!”

原本就已经背书背得不耐烦的苗苗听我这么一喊,情绪瞬间崩溃了,将书往桌上一扔,开始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还一边用脚用力地踢着桌子,宣泄自己的不满。

我意识到是自己太大声,让孩子原本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彻底崩断,忙走上前,拉住苗苗的手,想要安慰,弥补自己之前的冲动。

但后来的一切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苗苗止不住哭泣,越哭越大声,越哭越带劲,她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停止了背诵,打电话给她爸爸,让她爸爸带回了家。

我愣在了原地,苗苗撕心裂肺的哭声还回响在耳边,一声声,撞击着我的心。

回头看看,我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盘古开天地》这篇短小的小古文并不难背,可又或许,只是对于我来说不难背,而对于苗苗,却是无法逾越的一道坎?再或者,是苗苗对于语文背诵天生的厌恶,造成了今晚这样的局面?

我开始反思,讨厌背诵,苗苗绝不是一个个例。可为什么有些孩子碰到背诵就怕,就烦,就想方设法逃避?是难背吗,还是老师的方法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加以解决,任其这样下去,就只会让孩子陷入厌恶—逃避——更加厌恶的恶性循环。


正当我一筹莫展、毫无头绪之际,一缕希望的曙光照亮了我。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下午,因王国均老师的推荐去听了陈琴老师的素读课。这堂课,不单解决了困扰我多时的疑问,更为我开启了语文新世界的大门。

在这之前,我对陈琴老师一无所知,去听课的路上我只是在想,陈老师究竟有何魅力,让那么多学生都争着来听她的素读课。

在教室见到陈琴老师的第一眼,就感觉老师穿着十分得体,看起来平易近人,很有亲和力。


陈琴老师的素读课,重点提到了儿童经典教学的问题,也谈到了她所提倡的吟诵教学法。这是我之前从未接触过的领域。的确,“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性相远……”,或者“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样的句子,如果儿童单单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读,那么就会显得很枯燥,他们很快就会对所学的知识失去兴趣,开始做各种小动作对抗老师以显示自己对课堂的反感或者自己的存在感。正如陈琴老师所说,儿童为什么会在课堂上做小动作,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你的课,不喜欢听你讲课。儿童不听讲,然后老师开始批评,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的课堂循环,久而久之,师生关系也将逐渐恶化。我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老师。


如果光听到这里,可能我并不觉得陈琴老师的课有什么新意。因为批判谁都可以做到,随便找一个论点或者现象来反驳,难的是,你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就是我佩服陈琴老师的地方,因为陈琴老师针对语文经典教学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独特的方法——那就是让儿童把所学的经典吟诵出来,通过自创的吟诵法,让儿童对经典,乃至对阅读都充满兴趣。因为相比于单纯地读,儿童对于音乐(吟诵)的喜爱可能要多得多,记忆也更加深刻,模仿能力也更强。


陈琴老师提倡素读经典,所谓“‘素读’就是不追求理解所读内容的含义,只是纯粹地读。中国传统的母语教学就是以“素读”法为主要的手段,两千多年里,这种方法从没被怀疑过。中国历史上那一代代的文化巨匠就是靠这种方式获得坚实的童子功的。陈琴老师在她的课堂上不止一次地提到了语文教学良好“童子功”的问题,把所读的书完全烂熟于心,不似今天这样蜻蜓点水般:翻过千万卷,却没有读破一本书。这种雁过无痕似的读,难以获得积累的功效。“素读”有量:每日100字左右,六年的语文学习目标:背诵十万字,读破百部书,写下千万言。“素读”有法:大经典,同并进;放声读,能成诵;重记忆,轻讲解;诵新篇,常温故。聆听陈老师的课,理解“素读”,感悟语文课堂的诗情画意。更使我明白,作为一名语文老师,你必须具备深厚的专业功底,不然会被你的学生“瞧不起”。你的课堂,也一定没有学生愿意听讲。


陈琴老师在课堂上带领我们当堂吟诵了《屈原•渔夫》和《大学》,最后还和着古琴给我们吟诵了《离骚·橘颂》,这些看似艰涩的作品,在陈琴老师的吟诵中变得生动有趣。她所实践的,就是把课本简单教,留出大量时间来吟诵古诗词,这是对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


如果让孩子用吟诵来代替千篇一律的读,会不会对孩子学习语文有一个改变?我决定试一试,就以陈琴老师的《橘颂》吟诵调为例。

还是晚作业辅导,结束学校的课业后,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张《橘颂》打印稿,发给墨墨苗苗。

《橘颂》篇幅很长,苗苗一拿到纸,看到那么多字,小脸上立马露出了一副哭丧的表情,就连墨墨,也皱起了眉头。这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笑着说:“苗苗墨墨不怕,今天,我们不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而是把这首唱出来,好吗?”

“唱出来?这还可以唱?”墨墨显然难以置信。

“真的还是假的,老师你没开玩笑把?!”苗苗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同样充满疑惑。

“当然了!我们就来试一试吧!”我仍旧微笑着。

因为我知道,很显然,第一步,孩子们的兴趣已调动成功。

之后,我便开始按照陈老师的吟诵调,开始一句句地教给孩子们如何吟诵。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我一句。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孩子们一句。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

宜修,而不丑兮。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原岁并谢,与长友兮。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第一遍,是我带着孩子们吟,孩子们摇晃着小脑袋,煞有其事。

一遍吟诵过后,孩子们似乎意犹未尽。苗苗的嘴角露出了我在她之前背诵时根本见不到的笑容,墨墨更是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老师,我们再来一遍好吗?”

我从未见两个孩子对背诵,对语文这么有兴趣。

我又带着孩子们吟了第二遍,还是我一句他们一句。第三遍的时候,我和孩子们一起吟。到了第四遍,墨墨已经可以独自吟诵下整首《橘颂》了,我便换个方式,让墨墨领诵,苗苗跟着诵。第六遍的时候,我让苗苗站起来,当着所有孩子的面独自吟诵。其实,开始我是害怕的,以为会失败,因为苗苗敏感自卑,让她起来吟诵,而且是当着这么多孩子老师的面,那是不可想象的事,但我愿意期待。起初,苗苗不肯站起来,我一直在一旁鼓励:“苗苗可以的,苗苗的声音多好听,一定可以的!”一分钟,两分钟,我坚持让苗苗站起来。五分钟过去了,只见苗苗缓缓地从座位上立起,开始吟诵。起初,她的声音如蚊子般小,越到后来,声音就越响亮,越有气势。我仿佛能看见,苗苗的脸上,散发出自信的光芒。

不只是墨墨苗苗,辅导班的其他孩子,也被吸引了过来,我又多印了十多份稿子,发给孩子们,从头开始吟诵。

整个班,都沉浸在吟诵的浓厚氛围中。

几天后的晚作业辅导,苗苗突然跑来对我说:“老师,《橘颂》我会背了,会背了,我背给你听!”然后,她用准确清晰的语调向我吟诵了《橘颂》。我在她眼里,看到的满是开心。

有了这一次的成功经历,接下来的辅导过程就轻松许多。我带着苗苗墨墨,和辅导班的孩子们,一有时间,便选择一篇经典,学习吟诵。都说教学相长,教孩子们的同时,我自己也在不断进步。

吟诵到底能给孩子带来多大改变?我看到的是,苗苗对语文由排斥,到不再那么排斥,再慢慢地,变为主动要求学习,最重要的是,通过吟诵,苗苗找回了自信,更找回了自己。而墨墨的性格,也与之前有了较大的改变。这一切的一切,都感谢吟诵。

我还要告诉你们的是,现在苗苗和墨墨的语文平均分,都已经保持在95-98之间了。

我很庆幸,能够接触到陈琴老师的吟诵教学法,让我在语文世界里,看到了不一样的光。

广州华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