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占用公共资源跟大家道歉,也对我当时的过激行为道歉。但是现在,我终于解脱了,再也不会被折磨和威胁了。我曾经对生活也有期许,努力过,包容过,毫无喘息的控制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但是我真的很想说一下,这并非是事情的全貌和真相。已委托律师处理相关事宜,请大家给予我们一些私人空间,对不起 ​​​​...展开全文c

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