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

安宁

作家,著有《温暖的弦》《水北天南》《吹不散眉弯》《放爱入局》。

作家,著有《温暖的弦》《水北天南》《吹不散眉弯》《放爱入局》。

查看更多 a
转角处乍入眼帘,人迹消失,寂静出离,我以为看见了时光隧道,每块碑都是一个从古到今的时间戳。 ​​​​
古人五六十便是晚年,寿元将尽,其次,人在进入晚年后,命势之尾,趋于平线,又渐与子息的运数交关,不易厘清,久而久之,对命理变化的推算也就到这个时岁为止,七到九十岁之间多数笼统跳过,再则,时运易推,大限难断,只常托言为劫。
倒计时还有十五天,又有朋友问我是什么意思,还有人问我信不信命。本来不想说了,但是觉得还是说一下吧。也许到了明天又不想说了。
二十年前,二零零二年七月九号,我们一群人来到贵州屯堡游览,这是一个明朝军垦的遗迹。游览结束等车来接,车久不来,大家说再玩玩吧,便爬上后山,见路边有一老人,算 ​​​​...展开全文c
问我何心,却构此、三楹茅屋。可学得、海鸥无事,闲飞闲宿。百感都随流水去,一身还被浮名束。误东风、迟日杏花天,红牙曲。

尘土梦,蕉中鹿;翻覆手,看棋局。且耽闲殢酒,消他薄福。雪后谁遮檐角翠,雨余好种墙阴绿。有些些、欲说向寒宵,西窗烛。

-- 纳兰<满江红>,以列子忘机起首,过片梦与非梦 ​​​​...展开全文c
人生若只如初见,原来这句最深的感慨发自于,回头一看世界全变样了,最遥远的,最亲近的,以及镜中的自己,全已不复当初,而世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有一个答案。 ​​​​

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