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品水浒】施耐庵笔下红颜祸水观解读

2015年7月2日 10:26 阅读 91 新浪博客
 

   《水浒》它是一部男人戏,一百零八将里头只有三个女的,其他女的更是配角。在水浒传里,女人总是“红颜是祸水”。那么这个“红颜祸水”是怎么来的呢?

   红为胭脂之色,颜为面庞;古女子以胭脂润面,远看如红色面庞,所以代称女子为红颜;其最早出处现不可查,翻阅古书,仅见最早为《汉书卷九七上外戚传第六十七上》有“既激感而心逐兮,包红颜而弗明。”

   
水浒传中的燕青与李师师 图片来自于网络 谢谢!

 

   此处红颜代指汉武帝宠妃李夫人。杜甫的诗《暮秋忆枉裴道州手札》:“忆子初尉永嘉去,红颜白面花映肉”;曹植的《静思赋》:“天何美女之烂妖,红颜晔而流光。”其中的“红颜”二字都是指美丽女子的容颜,后来逐渐演变成美丽女子之代称。

   水浒传中的“红颜祸水”即美女是祸害的根源。

   因为水浒中的英雄们活在一个纯男性的世界里,这里没有柔情,没有缠绵荡气的爱情故事,女性中多是些淫妇与悍妇,唯一可算得上坚贞美貌的女子——林冲娘子也无非只是一个故事发展的道具。英雄们在这个混乱的虚拟的失衡的世界里来往冲杀,见到的唯有那一片血光。
  施耐庵笔下的水浒世界是一个混乱的、腐败的,缺失了法制与安全保障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生存的人们,朝不保夕。正是这种生存环境的恶化造就了英雄的如此心态——总是把责任推到女性的身上。由于女性在书中只是配角和点缀,在那个时代,女人处于绝对的弱势,命运只能由男性来决定,女性必须依附男人来活着。下面,我们来看看《水浒传》里的红颜祸水观。

   林冲是被逼上梁山的典型人物,他身为80万禁军教头,武功高强,做事安份守已,循规导距,从未想过要造反。林冲被逼上梁山的原因一不是不满朝廷的黑暗,二不是得罪顶头上司,只因为高衙内看上了自己的夫人林娘子。林冲是很能忍的,先是高衙内在大相国寺调戏林娘子,林冲“见是高衙内先自手软了”,忍;林娘子被骗到陆虞候家险遭侮辱,忍;直至林冲被高俅陷害刺配沧洲,忍;野猪林险些被害,还想着“挣扎着回来”夫妻团聚的还是忍,最后富安,陆虞候火烧草料场欲置他于死地,终于忍无可忍,手刃仇人雪夜上梁山。而矛盾冲突的中心林娘子也落个被休遭辱自缢身死的结局。

   鲁智深,本是一个下级军官——提辖,他酷爱自由,爱护朋友,同情弱小,好见义勇为,只因为救金翠莲父女打死镇关西而逃亡江湖,改名出家上了梁山。

   武松是书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勇敢机警,胆识过人,施耐庵用了十回来塑造这个人物,景阳岗打虎,阳谷县杀嫂,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各个情节写的惊心动破。其实是一个潘金莲改变了武松的命运,成就了武松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形象。施耐庵在塑造了武松这个有恩必报,有仇必复的英雄好汉的同时,把一个淫溅恶毒的潘金莲也呈现在读者面前。

   及时雨宋江在《水浒传》中一出场就做了一件可称为“天字号第一官司”的大事——私放晁天王,但宋江上梁山却因为阎婆惜发现了宋江招文袋里晁盖写给宋江的书信,并以此要挟逼的宋江怒而杀之。阎婆惜发现书信纯属偶然,因为书信放在招文袋里至少已有几个月。刘唐送信是在8月中旬,宋江在送走刘唐后遇到的阎婆,帮助其葬了阎公后的忽一朝,阎婆把阎婆惜“惜汉”给了宋江,宋江初时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后来渐渐来的慢了,直至后来的半月十日走一遭,再到后来风闻阎婆惜与张远生有染的“个月不去”。从时间上看,书信早就被烧毁或是被别人发现才应是必然,看来书信就是为宋江杀阎婆惜准备的。

   宋江杀阎婆惜在《大宋宣和遗事》中确有记载,不过在《大宋宣和遗事》中阎婆惜是个娼妓,与宋江的关系不是“亲眷往来”。宋江给晁盖报信与《水浒传》相同,晁盖派刘唐送给宋江的钗插被阎婆惜拿走,当宋江去讨要时,却见故人阎婆惜又与吴伟(并非张远生)“打暧,正在偎依”,一时间怒发冲冠,将起一柄刀把二个都杀了。《水浒传》如果写宋江是与别人争风吃醋而杀人,有违梁山英雄好汉不近女色的性格,会抵毁及及时雨的形象。

   宋江怒杀阎婆惜后逃亡江湖,他并不想上梁山入伙,想的是“若遇宽恩大赦,那时回来父子相见,安家乐业”。在清风寨,忘恩负义的刘夫人挑唆丈夫知寨刘高把宋江打入大牢,众好汉为救宋江大闹青州道,火烧瓦砾场,杀了近千无辜的百姓。刘高本人也因夫人的挑唆断送了性命。

   对于梁山好汉来说,李师师是“祸水”。大多好汉是不愿被招安的,宋江的招安计划也一波三折,无法顺利实施。是李师师安排燕青面见宋徽宗,表达梁山“顺天行道”意图,招安计划才得以实施。但招安带来的后果是众好汉为朝庭卖命平定方腊,108将只剩27人搬师回朝,梁山昔日的辉煌一去不返。

   对方腊来说,最大的“祸水”莫过于自己的女儿金芝公主,是金芝公主引狼入室招柴进为驸马。方腊最后的防线被梁山好汉与柴进里应外合破寨陷城,自己被俘,金芝公主也悲恨交加,自缢身亡。

   遵循《水浒传》的主导思想,英雄落草、造反招安、方腊小朝庭的覆灭应是故事发展必然结局,与女性无关,女性也无力左右事态的发展。但是当为数不多的女性出场时都对故事的发展及英雄人物产生影响时,不能不说是作者施耐庵的有意安排。“红颜祸水”观念在施耐庵的心里是根深蒂固的,其实这种观念又何尝不是几千年的封建意识深深扎根施耐庵头脑中的具体体现呢?

   女性在《水浒传》中始终处于一种极度的被贬斥状态,书中为数不多的女性形象要么无知、粗鲁,要么淫贱、薄情,他们的社会地位可以说是卑微的,她们的出场是施耐庵为了更好地突出男人的英雄气概,为故事的发展提供铺垫。(刘昌春)

发表了博文《【草根品水浒】施耐庵笔下红颜祸水观解读》《水浒》它是一部男人戏,一百零八将里头只有三个女的,其他女的更是配角。在水浒传里,女人总是“红颜是祸水”。那么这个“红颜祸水”是怎么来的呢?红为胭脂°【草根品水浒】施耐庵笔下红颜祸水观解读 ​​​​

西汉历史百科主编梦幻春天邀请你。http://xihanlishi.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