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博主

查看更多 a
自从8月6日,我开始批评鲁西奇教授的《喜》以来,就一直有人嘲讽我学历太低。没错,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可爱]O司马少:没错,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 ​​​​

司马少:没错,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

自从8月6日,我开始批评鲁西奇教授的《喜》以来,就一直有人嘲讽我学历太低。 他们在网上搜到了我十年前的一篇文章,...
继续批评鲁西奇教授的《喜》。文中所举各处错误,全部出现在《喜》第一节。O司马少:三谈烂书《喜》——书中错误之多,可谓... ​​​​

司马少:三谈烂书《喜》——书中错误之多,可谓触目惊心

这些天,有很多人替鲁西奇教授辩解,说我所举出的那些错误,都不算硬伤。不管了。那些错误叫“硬伤”也好,叫“瑕疵”也...
前几天,我发布了一篇批评鲁西奇教授的文章。起初有人疑心这是同行在给他拆台。后来他们在网上翻找我的信息,看到我十年前的旧文,得知我不是学术圈的人,并没有学术背景,于是他们又来嘲讽我是民科,说我没有资格批评一位名教授。总之,他们就是要“抛开事实不谈”。

今天看到梁惠王发布的这篇感想。 ​​​​...展开全文c

梁惠王:关于学术批评的感想

前几天,我发布了一篇批评鲁教授的文章。起初有人疑心这是同行在给他拆台。后来他们在网上翻找我的信息,看到我十年前的...
我本无意对鲁教授书中这些错误揪住不放,但这两天看到有很多人依据鲁教授的“回应”,说我指出的那些错误除他已经承认的三处以外,其余都不算错,是“可以两存”的。所以我不得不再写一篇更加正式的答复。O司马少:再谈《喜》是本烂书——回应鲁西奇教授... ​​​​

司马少:再谈《喜》是本烂书——回应鲁西奇教授的回应

鲁教授的回应,我当天(8月7日)已经看到,也已经写了简短答复,发在微博。我本无意对鲁教授书中这些错误揪住不放,但...
上午已看到鲁教授给我的答复。非常感谢。鲁教授能承认自己有三条错误,让我敬佩。

不过,我文中写了七条,指出《喜》错误九处。鲁教授仅承认其中三处,其余各处说是“也认真琢磨过”,“在此基础上,才形成自己的意见”。

认真琢磨过,而仍然认为“穷巷”是“巷子的尽头”,“掘(窟)门”是“在垣墙 ​​​​...展开全文c

鲁西奇:对于司马少先生批评意见的回应

感谢司马少先生的批评。我认真拜读了司马少先生的批评意见,也再读了一过拙作。本着对司马少先生的尊重、对读者负责的态...
这篇文章,批评鲁西奇教授的新书《喜:一个秦吏和他的世界》。O鲁西奇的《喜》,一本硬伤累累的烂书 ​​​​

鲁西奇的《喜》,一本硬伤累累的烂书

鲁西奇教授的新书《喜:一个秦吏和他的世界》最近很火,在豆瓣的评分达到了 7.8,有很高的热度。 豆瓣评论区,有很...
//@东海王子雍:还有一点,出土的文献,未必比传世文献的祖本更精良。换言之,那些被说证明司马迁《史记》写的不对的出土文献,可能就是司马迁当时放弃不用的。
普通人往往会存在一个认知的误区,觉得出土文献一定比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传世典籍要真实。再严谨一点的,会比较两者年代,假如出土文献是先秦时期的,所记事情又和汉朝人所写的《史记》说法不同,就下结论说司马迁的说法被推翻了。其实这都是不同程度的误解。

举个例子,假如现在出土了一批先秦简,上面 ​​​​...展开全文c
前几天说了一下“梓涵”不是好名字,然后昨天有人问我“梓宸”怎么样。“梓”字本来也有很多好意思,只是经不起联想。如果对那层不吉利的意思比较忌讳的话,那么最好是避开这个字。“宸”是屋宇的意思,一般特指帝王所居。“宫”也是帝王所居,这是众所周知的。而“梓宫”就是棺材的一种比较华贵的叫法 ​​​​...展开全文c
汉儒讲天人感应,说如果君主无德,则上天必定会降下灾罚,像水旱、地震、日食,这些都算。然而他们在讲述上古圣王的故事时,又说“尧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九年之水,七年之旱,该算是无德之至了吧?并不。他们说,当时虽有连年水旱,但百姓依然安居乐业,足见上古圣王的政策,可为万世之法。 ​​​​
上午说了一下“梓涵”不是好名字,有人感到困惑,说不能一看见“梓”字,就想到棺材这层意思吧。确实不能这样。但是“涵”字,基本把“梓”的意思给锁定了。

梓是一种很好的木头,古代贵族以梓木制作棺材。像梓器、梓宫、梓椑、梓棺,这些词就都是棺材的意思。而“涵”,有“容”的意思,就是装起来。 ​​​​...展开全文c
要能听得懂玩笑背后的意思。不要做一个不能开玩笑的人。O要能听得懂玩笑背后的意思 ​​​​

要能听得懂玩笑背后的意思

开玩笑是社交活动的刚需。假如在一个圈子里,你的身份最低,那么就要有被锁定攻击的觉悟。若大家都是平辈,那就是互相攻...
回复@林清愁:[苦涩]《红楼梦》里各角色的年龄,确实有很严重的 bug。不过开篇写几个主角出场时六七岁,还是可信的。成年人往往早已忘记自己童年时候的那些心思。六七岁孩子的心思多着呢,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痴傻。且世宦书香大家的孩子,启蒙早,家教好,其心思言行,自然不是寻常农家孩子可比。
黛玉初到贾府时,贾母问她曾读何书。她不假思索,答说:“只刚念了四书。”

为什么说她这句话是谦虚呢?

因为在当时,四书只是很寻常的启蒙教材。

四书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的合称,由南宋朱熹编定。清朝人所读的四书,也就是朱子的《四书章句集注》。...展开全文c
  • 动图
回复@積雪載途:古代世家大族的孩子,确实启蒙很早。且他们平时所讨论的话题,也与寻常农家孩子不同。我们见他们读过那么多书,说话行事有那么多规矩,觉得很神奇,他们见我们能把泥巴玩出这么多花样,也会觉得很神奇的。
黛玉初到贾府时,贾母问她曾读何书。她不假思索,答说:“只刚念了四书。”

为什么说她这句话是谦虚呢?

因为在当时,四书只是很寻常的启蒙教材。

四书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的合称,由南宋朱熹编定。清朝人所读的四书,也就是朱子的《四书章句集注》。...展开全文c
  • 动图
刚发现微博里偷笑的表情[偷笑]毫无笑意,看起来像是被劫持了,歹徒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不让出声。 ​​​​
看到一个幼儿班级名单,里面叫“梓涵”的就有三个。梓是一种很好的木头,古代贵族以梓木制作棺材。像梓器、梓宮、梓椑、梓棺,这些词就都是棺材的意思。“涵”字就不用解释了。总之,“梓涵”是一个很阴森恐怖的名字。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