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王川

硅谷王川

独立投资人
超过800万人正在使用

王川:论投资高成长垄断型资产的八个误区

(本文来自于 2020年五月十六日笔者在投资俱乐部内部做的分享。略有删改,一年半后现公开发布。) 今天和大家分享...
一般如果好的软件服务能赚钱,你也愿意为其价值付费,这就可以持续下去,它也不会来伤你。//@宇宙呓语:曾经被云笔记伤过,现在用自己写的本地笔记软件了。不过协作这块 notion还是很好用,希望它能长久走下去
notion 是个神器。因为其高度灵活的组合性,导致其信息效率可以不断复合增长,将彻底碾压其它效率低下的平台。 ​​​​
notion 的 mindshare 和财力应当和其它竞争对手在拉开差距。十月份融资时的估值为一百亿美元。//@叶子01757:Obsidian难道不是第二大脑吗?!
notion 是个神器。因为其高度灵活的组合性,导致其信息效率可以不断复合增长,将彻底碾压其它效率低下的平台。 ​​​​
如果无法全面理解真正的底层逻辑:不要羡慕别人的暴富。第一,你不知道他的财富是真的还是吹牛的,或者是某某人的 white glove。第二,你不知道他的起家路径是靠运气,还是可以不断重复的。第三,你不知道他承受的各种精神和体力上的压力,没有对外公开的苦衷,冒的各种风险。有些巨大风险可能是潜在的 ​​​​...展开全文c
notion 是个神器。因为其高度灵活的组合性,导致其信息效率可以不断复合增长,将彻底碾压其它效率低下的平台。 ​​​​
谢谢推荐,Decision quality, by Carl Spetzler and Hannah Winter //@文字思路控:推荐书籍 Decision Quality 中文是斯坦福商业决策课,值得一看。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纠错有两类,一类是同一个思维框架内的对和错,比如赌涨或赌跌,这种错误,长期看都抵消了,思考太多是浪费时间。还有一类,是从驴唇不对马嘴的错误的思维模型,切换到正确的思维模型上,这类纠错,可以产生源源不断的红利。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独立思考和反复纠错应当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谁能够在那里装逼,一次就独立思考搞对了。这是一个不断思考,不断收集一手数据,反复纠正自己的错误的过程。战略问题上,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思维框架和结论,不要因为别人说几句廉价的奉承话就觉得自己对了,也不要因为别人冷嘲热讽就觉得自己错了。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形势比人强。所谓强人也都是借势才能出头的。intel 七年前作为业内巨头应当可以看到 gpu 对人工智能推动的形势,本来有时间窗口可以收购 nvidia 的。但是职业经理人无法克服内部决策体系的惯性,无法迅速纠错。所有的各种借口都是苍白无力的。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复杂度高,通用性好的模块化系统,改错只是升级系统里面的一个小小模块而已。复杂度低,各个组件之间沟通协议没有标准化的系统,改错极为困难,成本极高,往往被迫选择硬着头皮撑下去,直到撑不下去就彻底垮掉。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是的,背后系统越复杂,纠错越容易,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调整。背后系统如果越简单 (规模大仍然可能简单) ,那么纠错可能是个极为繁琐甚至根本就摸不到门的操作。//@可乐猫66:越发觉得,很多改变之所以难,是因为背后的一整套复杂支持系统的缺乏// 能否改错取决于是否有更多的选择。能否有更多的选择取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所以纠错实际上不是自己一拍大腿就纠了,更多的时候是自己积累的各种选择开始指数型增加,然后不断拷问自己: "我现在做的某些事情看起来很傻呢,为什么不切换到更好更省力的新的选择上去?"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能否改错取决于是否有更多的选择。能否有更多的选择取决于知识体系和对外连接的复杂度。所以改错能力也是表象,自身的冗余度和对外连接的复杂度,决定了自己的改错能力 //@公瑾何在:勇于打破旧模式,但建立不起来新模式,反而越来越糟。就像好友劝辞职,闺蜜劝分手,都能找到理由,但大都是错误选择。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做鸵鸟是一种默认的阻力最小的选择。//@律师王辰瑜:一个真实案例。多年前M先生从骗子处买了一套骗子租来的房子,骗子后来被抓,M先生不像其他受骗者去公安报案,似乎这样就承认房子不是他的了。后来M把所有精力花在对抗房主上,四处申诉,主张阴谋论。直面自己的错误很难,像M一样做鸵鸟容易很多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结构性欺骗现象导致"结构性荒谬",如果不能跳出自己的子系统从上帝视角来观察,很难意识到这种荒谬 //@B_4_Brandon:用渠道/节点视角看世界,会被社会上的结构性欺骗现象之多震惊
权力斗争和市场竞争都有一个类似而且重要的机制:

就是你要尽量架空竞争对手,同时要防止竞争对手架空你。掌权者要在每个环节都尽量有至少两套独立的人马可以互相节制,免得某个环节被一个人所控制而反噬。

市场竞争中的架空,可以理解为你在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上都有无数替代品,而你所在的那个环节 ​​​​...展开全文c
那就不断检讨自己是否被这三大怪癖束缚了手脚 //@B_4_Brandon:做到这点不完全是认知问题,丹艾瑞里研究过人的三大怪癖,一是高估自己拥有物的价值,二是更容易专注于失去(机会成本),三是认为别人持有同样看法。这三点是纠正自我的本能障碍
仔细反思以前的经验教训,发现"打破惯性,迅速纠错"是一种最容易以较小代价获得较大回报的行为模式。

很多时候隐约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哪里不对劲,判断有失误,但因为已经投入可观的资源进去了,就不愿意客观的拿手术刀剖析自己,迅速纠错。而如果从上帝视角看,只要忍住这种心理上的短暂痛苦,熬过纠错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