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盾-听音寻路

谭盾-听音寻路

被誉为“东方的马可波罗”,中国音乐家、艺术家
超过800万人正在使用

独爆:谭盾和谭维维又撞出了火...

      谭维维和谭盾又撞出了火,让她在中央电视台十分火爆的“华阴老腔”, 终于在北京新年音乐会上,要亮出交响版了,将和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一起,谭指一挥间,交响原生态与西方经典溶为一炉的北京新年音乐会,29日将奏响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北京立即引发票潮,乐迷兴奋不已:        新年音乐会自1987年CCTV首次从维也纳转播进口,转眼已有30年了,中国的乐队与乐迷们,从照搬、模仿、跟踪维也纳的华尔兹乐风,逐渐有了自己新年音乐会的原创品牌和国际影响力。这次,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和它的荣誉艺术指导谭盾大师携手,为中国乐迷们打造的这二场北京新年音乐会,火爆十分,听说12月30日在国家大剧院那场的票,一个月前早已售空,而12月29日在中山音乐堂这一加场,也在火热购票中。
我在北京过年,来来来: ​​​​
谭盾:一石激起千层浪O谭盾:一石激起千层浪 ​​​​

谭盾:一石激起千层浪

“百鸟朝凤”玩得满世界都是。如果你没有赶上墨尔本的那场精彩演出,那你6月16日就去赶谭盾与中央民族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玩国学国乐吧!这场音乐会又将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石激起千层浪”,是《中国音乐学》杂志33年前描写谭盾在北京举行第一次民乐探索音乐会的盛况。记得那天中央音乐学院的大礼堂坐无虚席,而且还有无票的二百多民乐爱好者,无法入场聆听并引发骚动,最后院方只好全部发了站票,让二百多爱好民乐的无票者站着听完了这场音乐会...你还记得吗?
O谭盾:24年的等待 ​​​​

谭盾:24年的等待

谭盾最难、最深、最大胆的大提琴协奏曲《水火交融》,足足让人等了24年,5月5日,谭盾将亲自指挥北京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举行中国首演,担任大提琴独奏的是旅居欧洲的大提琴家赵静,她在国外获奖无数,最近,国际声誉火红中天,此次回国,非常令人期待。 指挥的手势通常和音乐风格与流派有关,小编在谱台下偷拍到谭老师指挥《水火交融》的手势,这段“视觉音乐”充满《老子》《易经》的启示,令人寻味 1993年《水火交融》由BBC交响乐团世界首演于爱丁堡艺术节并引起巨大轰动,随后很多大提琴家,其中包括马友友、秦立巍和众多西方大提琴家都相继演奏了这部高、深、难之作。它取材于《易经》的64卦,是谭盾深度探索中国道文化的一部力作,和他早年在中央音乐学院读书时就写下的《道极》一起,被周易专家和音乐史学家们视为
中华鬼文化太鬼了...写得我浑身冒汗。我在写《交响鬼乐•聊斋》之余,昨天巧遇那本我一直想买的“妖怪”[得意],好幸福!推荐你这家书店,绝对值得你专门坐飞机去呆一天:苏州诚品书店。过瘾: ​​​​
做学生的我是奋青,天天写离骚,磨炼着要如何复杂、深刻。走出校园后,我不知不觉地发现自己变了:总是在用极为复杂的艺术手法和漫长的创作周期,追求着简单...追求简单,是一种极为痛苦的修炼。O易中天解读《周易》第二期:越是高级的东西越... ​​​​
敦煌的泪与光:O敦煌的泪与光(谭盾故事) ​​​​

敦煌的泪与光(谭盾故事)

国西域巨大的沙漠中,有个叫敦煌的地方,它在我的命里,它一直吸引我.....几年前,我突然接到朋友Jeff和Mimi的电话邀请,让我赶紧去敦煌...多年来的敦煌情结,让我毫不犹豫地跳上了飞机。 很多个小时后我在沙漠中降落了。一到敦煌,我就听到的这样一个故事,我永远沒想到,这个故事居然改变了我未来十年的生活与创作:  ,敦煌的王道士日常扫尘,扫呀扫呀居然扫出了一个洞,这洞越扫越大,兴奋而又贪心的王道士以为他像《天方夜谭》里王子一样,发现的是一个深藏金银财宝的地下宫殿,但他看到巨大的黑洞里深藏的仅是些经文、乐谱、书画时,他大失所望……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