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9 20:40 提问

问题价值:¥486.00

关于毕业 菜头叔,买了你的专栏和鸡纵,关注三年了,这是第一次有想跟你近距离交流的念头,为什么呢?因为我毕业了。 我前两天答辩完的,不出意外,明天就会离校。昨天晚上在寝收拾东西的时候,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想想过去四年,有点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好像军训就还发生在昨天,怎么眨眼间,四年就过了,自己就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社会人了? 脑子里一直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甚至曾经潜意识里,总觉得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好像毕业等于秋收,最后一定会有个很圆满的结局一样。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些事情哪怕再给我三年时间,我也未必能达到预期中的自己,因为那和努力没有必然联系,更多是观念上的问题。而这些,很可能在少年早期就已经形成了,扭转不是没有可能,但会非常痛苦。 回想过去四年,我最大的一个遗憾点就是,自己在一些错误的观念上浪费了很多时间,以及,在某几个可以说是能改变我命运的关口上,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如果当时在向上选择和向下选择之间,我走了更困难的那条路,并且扛过来了,现在应该会要好的多得多。 我有时候会想,是不是每个人都得经历一个价值观被打碎再重建的过程啊,那种感觉挺不好受的。 说个印象蛮深的事吧,有次在我舅舅家吃饭,当时我因为在精神上背叛过自己的女朋友,觉得愧疚,就问我舅舅,我说是不是男人在生理上都会有出轨的想法? 他没说话,把我拉到小房间里,当时我舅妈不在,然后跟我说,他当年是怎么背着我舅妈,跟一个上海女人偷吃的。 菜头叔,你能想象我当时心里的惊讶吗。在我知道的,我舅舅舅妈两人从二十岁起就相恋,到后来结婚、生子,至今仍在一块。当年我舅妈患癌,化疗期间全是由我舅舅照顾;后来我舅舅大病,也是我舅妈全程陪伴。 我真的没想到我们整个家族里那么有责任感的一个人会教育我说,可以出轨,但要做的隐蔽,不能伤害家庭,一旦小三和家庭起了冲突,优先保家庭,弃小三。 经过这事,我后来甚至暗自猜测,连岳会不会也偷吃过?当然了,出于尊敬,我没在公众号上问过他。 我算是遇事容易多想的那一类人吧,大学四年的一个收获,大概就是意识到,有很多事情不是我曾经所以为的那样。 明天就要离开学校了,关于毕业,关于选择,关于未来,菜头叔,挺想听你跟我聊几句的。毕竟18岁之后,几乎每个决定都是自己做的,我的父母能给的建议少之又少,未来如果能有个人指点一下,心里会更踏实一些。 一个想听你说几句的小粉丝~
2020-05-20 15:30 回答
问题价值¥486.00, 立即围观答案
2020年度国家候补潘长江学者
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