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博主

  • 3 公司 合作请私信
查看更多 a
目前为止,“葛晴晴案”虽然还没有判,但7人合议庭的意见达成了一致。

合议时,一边坐了3人,一边坐了4人,中间还有一人打字记录,相当严谨。

此外,陈康还对方远说:“判词一定要反复斟酌,葛晴晴承担赔偿责任,并不是出于道德谴责。”

由此说明,穆子琪丈夫陶大明胜了。...展开全文c
《请君》预告中,陆炎说:“登登,对不起,原想和你一起执手偕老,但今日绝境,怕是要食言了。”

最后关头,陆炎说的是“登登”,而不是“云羲”,说明陆炎已经在相处过程中,真正爱上了登登,想要和她“执手偕老”了。 ​​​​
男孩画了几个月的作品被母亲不由分说的毁掉了,男孩愤怒的对母亲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这一幅画花了几个月,是要拿去参赛的,你连后妈都不如!”母亲怒目圆睁:“你再说一遍!”

男孩:“我就是要说,我以后考大学不仅要去参加艺考,去艺术学院上学,我还要考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离开这个家!”

​​​​...展开全文c
香水里的香味来自于粪便?在综艺《听说很好吃》中,林卫辉说:猪大肠的味道来自于两部分,一部分是脂肪,如果把油都洗掉了,脂香就没有了。第二部分就是粪便。粪便的化学成分叫吲哚,当它稀释的时候,就变会成香的。

主持人一脸难以置信:便便能变香?杨迪说:怪不得我这么爱吃。林卫辉说:包括你们 ​​​​...展开全文c
采完蘑菇后,张翰神秘兮兮地让植物学家看了一张照片,植物学家一看:“哇!松茸,这个是目前丽江市场上最贵的,像这种的话是属于极品。”

植物学家解释着:“松茸的话我们国家已经把它列为二级保护植物的真菌了,小于五公分以下的松茸是禁止采摘的,还有就是它全部开伞了之后也不要采,那个时候的孢子是 ​​​​...展开全文c
秦霄贤给王鹤棣发奖状:我颁给棣棣的叫新一代莽夫。老秦解释,上一次被自己叫莽夫的人是自己的师哥烧饼,遇到王鹤棣之后,觉得他是新一代莽夫,为什么用“新一代”?“因为你毕竟比他年轻很多”。估计烧饼看了都得说一句:谢谢啦。我们饼哥好歹也是个90后,也就比王鹤棣大那么七八岁吧。

老秦给王鹤 ​​​​...展开全文c
演员吴幸键在景区餐厅买了11份羊肉卷,每份68元,尹正问:“花了多少钱?”吴幸键随口一说:“748元。”

尹正都惊呆了:“7…7…7……七百。”

黄晓明问着:“所以你想卖多少钱?”

吴幸键诚实地说着:“就68元卖掉,因为卖78元,大家都会嫌贵。”...展开全文c
谈到杜淳和王灿要孩子时,王灿说:“我俩就要了半年没要上,我去体检了没有任何问题。”杜淳:“我也体检了。”

杜淳的朋友武强就爆料:“那时候杜淳在南京拍戏,我们住在一个酒店里,那天晚上大家都在一块喝酒,我喝多了,就睡在了他俩的那张床上。”

等到杜淳和王灿要睡觉的时候,就把武强给叫醒了, ​​​​...展开全文c
在赵啸声的牌中,张秋峰是红桃10。

赵鹏超是大王,郑广天是小王,庆成林是黑桃A,李伯东是黑桃J。

张秋峰是10,李伯东是J,但两个人明明是一个系统的,却又分属于红桃和黑桃。

看来这副牌的人员排列,一方面是按照职级,一方面可能是按照信任度,比如黑桃比红桃更核心。 ​​​​
面对叶芯,周亦安是自卑的。

周亦安母亲以为儿子和叶芯是“恋人未满”,周亦安却让母亲“别开这种玩笑”。

他说:“她的爸爸是大学教授,我们的家庭你也知道。”

周亦安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之前在后勤部工作,房子是单位分的。他说自己是“蹭住”,说明还没有买房。...展开全文c
《底线》中,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词是符总对周亦安说的:“如果没有你,这个案子,会毁了我。”

莫莫🆚符总,原来符总才是受委屈的一方。

之前,符总对莫莫好,纯粹是觉得莫莫和宝贝女儿年龄相仿。

结果莫莫会错了意,误以为符总喜欢她,想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博一个更广阔的“前景”。...展开全文c
于登登向父亲介绍,陆炎是“三千年前的上古将军”。

于登登父亲不相信,反问:“他是寻猎师老祖宗的陆将军?”

这三千年,陆炎为了复活云羲,自封在山里,但寻猎师的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陆炎是最先和灵族对抗的,如今的寻猎师对付的也是灵族,于是陆炎成了于登登父亲这一行的“老祖宗” ​​​​...展开全文c
常征,果然有“主角光环”在身上。

之前,邱涛把证据拷到了u盘中,差一点就要走出赵家大门,顺利隐匿完成任务了,却被赵鹏超拦住了,直接丧命。

如今,常征在赵家顺利找到了u盘,和赵啸声打了个招呼要出去,就大摇大摆地开着车出了赵家大门。

即使赵鹏超意识到不对赶回去,甚至下令封锁赵家围, ​​​​...展开全文c
赵啸声,真的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他被抓时,手上拿着两张“大王”,一张是早就做好的赵鹏超,一张是新做的常征。

他把这两张大王牌撕了,抱怨自己不能安享晚年,说明在他眼里,即使是和韩亚生的儿子,也都只是相对能干的保他的工具,一旦保不了他,就会被他无情撕掉、抛弃。

有意思的是, ​​​​...展开全文c
林峯在举哑铃、蔡珩在举杠铃、信在骑自行车练腿部力量,吴卓羲在抬腿练腹肌,而一旁的马頔为了显得比较合群,努力地拽起了自己坐着的那一头“牛”,认真练的人没喊累,而摸鱼的人就在喊:“哎,好累呀。”

——你在练胸肌吗?
——不,我在练功二头肌!

路过的潘玮柏看不懂,问:“你这是在干嘛”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