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李劼

上海人李劼

红学专家,文学批评家 李劼
超过200万人正在使用

红学专家,文学批评家 李劼

查看更多 a
Just published the top article:《我的个人公号迁移,旧号注销》 °我的个人公号迁移,旧号注销 ​​​​
我的个人公号迁移,旧号注销
上海人李劼

我的个人公号迁移,旧号注销

当卡夫卡说出人类的毛病在于懒惰和没有耐心时,不知他有没有想过,很有耐心的懒惰,比懒惰再加上没有耐心,更加令人无语。 ​​​​
在这块土地上,八十年代以降的一批批小说家大都在比赛功成名就,很少比赛因为说不、而坐牢而流亡。成功了的小说家们,一个个跑到美国的学府,向白皮肤或黄皮肤的汉学家、更向华人听众介绍自己如何成功。文学的脸面,结果是由流亡诗人挣得的。当一个流亡诗人病逝之际,世人突然发现,把当今的汉语诗歌写 ​​​​...展开全文c
民国年间从事特工行当的,大都很低调,并且是越牛越低调。在文学刊物上晒出新四军特工父母如何牛皮哄哄的照片并且专门撰文炫耀的,应该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弄堂儿。这种孩子写小说能写到什么份上,也就可想而知了。上海滩上的文学,有点市民气不要紧。但最好不要有占领者的感觉。 ​​​​
所谓盗亦有道。情治人员也有情治人员的操守。当年的风云人物潘汉年是做了结扎手术的,为人处世更是相当朴素。哪像后来的特工,儿女成群不说,还珠光宝气,婚姻如同走马灯,豪宅一幢接一幢。这让当年品行极其不端的四面间谍袁殊,可能都足以要自叹不如了。 ​​​​
二战期间的上海,犹如东亚版的卡萨布兰卡,上演着各种谍战。事过境迁,敢把那段历史写下来的却是一败涂地的那一方。金雄白写得坦荡,胡兰成说得通俗,慨然赴死的陈公博留下了身后面世的《苦笑录》。戴笠和杜月笙的故事广为流传。最为藏着掖着的,乃是得了天下的那一方。 ​​​​
科学在于发现什么的乐趣。真正的科学家,都是发现了什么的儿童。比如爱因斯坦那样的。从事科学的人一旦走向思想,并且作出种种犹如先知般的预言,很可能就迷失了。这是霍金有别于爱因斯坦之处。科学家最忌讳的就是扮演先知。此乃霍金的著述最不靠谱的原因。佛祖有言,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 ​​​​...展开全文c
思想也不能与政治合一。真正的思想家,大都像康德那样孤独于著书立说。选择政治舞台,并非成就于说得天花乱坠,而是成就于实实在在。宁可讷于言而敏于行,也不要胡乱许诺。奥巴马八年是美国历史上最惨痛的教训之一。里根和撒切尔的政治成就,源自哈耶克著述。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是西汉的窦后;其 ​​​​...展开全文c
基督不在教中。基督在人心里。基督就像一颗种子,撒在世人心中。基督成教,开启的是政治篇章。中世纪的教皇和大主教所犯的种种罪孽,与其说是宗教的,不如说是政治的。俗人扮演神明,是最无知的冒险。文艺复兴的历史贡献之一,便是政教分离。 ​​​​
基督的原意是要将人给人化,结果还是被类化。人的解放,其实就是从群类中的超脱。 ​​​​
人的最大敌人是人类。人通常毁于各种各样的类化,组织化,帮派化,群体化。世上各种主义,大都是对贵己的反动。 ​​​​
基督教始于彼得的愚蠢。基督已经托付了保罗,彼得还瞎折腾个什么?当彼得要求刽子手把自己倒悬着钉上十字架时,无意间把后来的整个基督教给弄反了。基督本无教。教会教会,其实是倒挂的。特蕾莎修女的善行,似乎是想把教会正过来。好像没有成功。 ​​​​
基督的殉难,了无伟大的初衷,实属无奈。大祭司太黑暗,法利赛人太愚昧。可是,时至今日,权势者依然像当年的犹太大祭司,芸芸众生依然不乏法利赛人。世道好像变了,但人类依然如故。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