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家

查看更多 a
发表了博文《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对一个逝者的铭记》金锋: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对一个逝者的铭记斯蒂格勒从罗兰·巴特的《明室》中读出了照片的本质,他说,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其中有一个单词的翻译让°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对一个逝者的铭记 ​​​​

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对一个逝者的铭记

金锋: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对一个逝者的铭记斯蒂格勒从罗兰·巴特的《明室》中读出了照片的本质,他说,照片的本质是时间问题。其中有一个单词的翻译让人颇可体会,这就是拉丁语词汇punctum,在明
《而这一切,时间总是裹挟其中》
另一方面,时间之于人,是被两证加上了括弧,这就是出生证与死亡证。人是在两证之间“活着”。这是说,过去通过与“活着”过招,并把过招的结果传递给未来(尚未到来)。
(阅读原文请关注公众号[握手]) ​​​​
《眼不贼就不容易看透》
问题有真假,“问题逻辑”强调问题为真。有时“真”是通过假的方式而显出,比如当说真话成为一种危险,那么制造谣言就变成了一种手段。谣言扰乱秩序,辟谣就成了政治。但辟谣也有危险,因为谣言有可能就是真相。
(阅读原文请关注我的公众号[握手]) ​​​​
艺术在讲“现场”的时候,人家用的是“实时”,压根儿不在一个频道上,而且,现场与现行更近,实时跟即时更近,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阅读原文请关注我的公众号[握手]) ​​​​
今天的政治玩家还是棋高一筹,现实中,还是政治孔武有力,政治已经先于艺术而异感,他们率先做到了异感+。不消说,我们已经生活在了一个异感时代。这是一个没有天机可泄露还得让思绪在飞的时代。
(阅读原文请关注我的公众号[握手]) ​​​​
在绘画中裹乱,用神秘感勾人,假装歇斯底里,但画面分裂得煞有介事,这些都是专业而不是忽悠。绘画的自由决定了绘画桀骜不驯的本性,它总是在迎接着一种尚未到来的意义。由于尚未到来,所以追问不息。
(阅读原文请关注我的公众号[握手]) ​​​​
发表了博文《“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金锋:“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绘画是极易陷入死循环的,不断会回到原点,尘归尘,土归土。绘画又极易产生心理快感,像屁一样飘渺。绘画像哲诗:“我们往往因为°“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 ​​​​

“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

金锋:“绘画”通过“图画”而确立自身绘画是极易陷入死循环的,不断会回到原点,尘归尘,土归土。绘画又极易产生心理快感,像屁一样飘渺。绘画像哲诗:“我们往往因为过于自恃而失之于大意,远不如缺陷能带给我
发表了博文《你绑架了你自己》你绑架了你自己文//金锋艾什的作品《量力而为》正在“要空间”进行着,今天已经进入到第五天了。他的作品是一个行为项目,每天上午9点到下午5点持续打磨展厅里一平方米的地面,并且°你绑架了你自己 ​​​​

你绑架了你自己

你绑架了你自己文//金锋艾什的作品《量力而为》正在“要空间”进行着,今天已经进入到第五天了。他的作品是一个行为项目,每天上午9点到下午5点持续打磨展厅里一平方米的地面,并且将打磨下来的粉末以
发表了博文《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金锋: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在错觉里面打转,还能做到乐不思蜀;说他们是亲兄弟,而长相却天差地别;还有,即便是胡扯,也能胡扯出一片光芒来!这都是异°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 ​​​​

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

金锋:艺术的异感需要处心积虑的纵深逻辑在错觉里面打转,还能做到乐不思蜀;说他们是亲兄弟,而长相却天差地别;还有,即便是胡扯,也能胡扯出一片光芒来!这都是异感。异感就是逼迫出某种“放生”来,进入
发表了博文《之后,就没有之后了……》金锋:之后,就没有之后了……霍金死的那天,我在一个群里说:霍金一辈子干的就是探索,艺术家也是一样,哪怕荒腔走板……结果,这话博得了一些同伙的青睐。其实,我是想说,艺°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金锋:之后,就没有之后了……霍金死的那天,我在一个群里说:霍金一辈子干的就是探索,艺术家也是一样,哪怕荒腔走板……结果,这话博得了一些同伙的青睐。其实,我是想说,艺术家的手脚是尽可能可以舒展一些的
发表了博文《斜杠(/)》金锋:斜杠(/)一个朋友指着罗兰·巴特的《S/Z》跟我说,这本书最牛逼的是中间这条斜杠,是这条斜杠带出了左右想标明的东西。符号的指意就在于此,一个或一组很复杂的关系,一条斜杠就°斜杠(/) ​​​​

斜杠(/)

金锋:斜杠(/)一个朋友指着罗兰·巴特的《S/Z》跟我说,这本书最牛逼的是中间这条斜杠,是这条斜杠带出了左右想标明的东西。符号的指意就在于此,一个或一组很复杂的关系,一条斜杠就表示出来了,既极简又
发表了博文《对一个朋友的若干提问》金锋:对一个朋友的若干提问1、你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对社会的介入,你是在怎样的思考中开始对底层、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并用艺术的方式加以呈现的?2、许多社会事件本身已经带有非°对一个朋友的若干提问 ​​​​

对一个朋友的若干提问

金锋:对一个朋友的若干提问1、你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对社会的介入,你是在怎样的思考中开始对底层、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并用艺术的方式加以呈现的?2、许多社会事件本身已经带有非常强大的张力,你觉得艺术的介入
发表了博文《在描述与言说之间》在描述与言说之间文//金锋题记:这是一篇老文字了。14年,在北京上湖“青年艺术家成长营”结束时,我给我工作室的学员每人都做了一篇对话,最后合成了一本集子,命名为《对话》。°在描述与言说之间 ​​​​

在描述与言说之间

在描述与言说之间文//金锋题记:这是一篇老文字了。14年,在北京上湖“青年艺术家成长营”结束时,我给我工作室的学员每人都做了一篇对话,最后合成了一本集子,命名为《对话》。这篇文字就是为《对话》写
发表了博文《在此物与彼物之间——与胡中节商榷》在此物与彼物之间——与胡中节商榷文/金锋我与中节同年,但在辈份上,中节是我的老师。我进大学那年,中节刚毕业留校,并做了我们的班主任,上世纪80年代的最后四°在此物与彼物之间——与胡中节商榷 ​​​​

在此物与彼物之间——与胡中节商榷

在此物与彼物之间——与胡中节商榷 文/金锋我与中节同年,但在辈份上,中节是我的老师。我进大学那年,中节刚毕业留校,并做了我们的班主任,上世纪80年代的最后四年,那些最为纯粹、最为辉煌的日子,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