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以前听过一个段子,说二战时某尽忠尽责的德军通讯兵,忽然有天所在营部里的无线电集体失灵,然后他用什么办法都解决不了,最终被玩忽职守的罪名枪决。

很多年后,科学家证明了他的无辜:当天地球发生了很严重的地磁风暴,一切无线电通讯受到干扰,无论当时他做什么都不可能奏效。

这只是一个我听过的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我评估商业伙伴是否值得合作,员工是否值得雇用,首先是判断其是不是个愤青,然后是评估其看待party、gov和社会的态度,最后才是关注其能力。

一个喜欢狂喷乱杠,动辄抱怨,对现实总是怨天尤人的愤青必然是认知水平低下,且即将被社会淘汰的边缘群体,这类人最大的特点是永远将自身无能与失败的原因 ​​​​...展开全文c
黄斌漠上秋风快转了
哈哈哈哈//@老猪的碎碎念:不客气,不接受建议//@杨柳岸WD:谢谢作者分享!但我有个意见不知能接受不?这些都是文物,能不要备注那么多属于自己的文字描述不?感觉影响画面欣赏。要不文字暗一点小一点?
迷人的文物|绫罗绸缎 金银细软 ​​​​
转发微博
搞钱的底层逻辑,对有些人来说,是薄薄的一层窗户纸。博主只要稍微点一下,立刻打通,之后就是框框框的逆袭。很多伙伴关注咱们微博以及金球后,忽然跟开了挂一样逆袭,就属于这类。

但对于另一些人而言,搞钱的路径则相当于铜墙铁壁,不管你关注哪个博主、花多少钱,也难以打通。

为什么?

因为,摆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另外说一下,身弱体弱+心弱的人,注意力涣散是因为,他们真的没有能力去集中精力做某件事。但身强体强+心弱的人(女性较多),大部分都是因为孩子,而被牵扯了时间精力。

为什么“心弱”跟孩子有关联?这二者有何因果关系吗?

这些年我观察了大量案例,得出一个总结:心弱的人更容易对他人【情感依赖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穷人锁死在下层,天天沉浸于奶头乐,还不如井底之蛙!

春节彻底明白了! 这两天穿梭于河南东部农村,见了各色各样的人!
穷人锁死在下层,开开心心地打麻将、斗地主、再看看快手主播的大长腿。过了春节,各奔东西,开启打工之路! 一年复一年,如此往复!

猛牛、呜哈哈、三只仓鼠、蓝之蓝白酒等杂牌 ​​​​...展开全文c
岳飞被杀的政治逻辑,在公子虔与秦孝公的这段对话中可以找到答案 L好时代见证记录者的微博视频 ​ ​​​ ​​​​
转发微博
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代耗时70年搞定了准噶尔,除了清朝武德充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游牧民族政权一旦强主去世就是内乱。乾隆皇帝不亏是敏感当政治动物,立马放弃了平定金川的战争,集中力量解决准噶尔。乾隆皇帝平定准噶尔的战争发动时立马遭到群臣反对,除了雍正时期博克托岭、和通泊之战输的太惨了,在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代耗时70年搞定了准噶尔,除了清朝武德充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游牧民族政权一旦强主去世就是内乱。乾隆皇帝不亏是敏感当政治动物,立马放弃了平定金川的战争,集中力量解决准噶尔。乾隆皇帝平定准噶尔的战争发动时立马遭到群臣反对,除了雍正时期博克托岭、和通泊之战输的太惨了,在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秦桧不仅是南宋投降派利益集团的代理人和精神领袖,也同时是南宋类东林党利益集团,腐败利益集团,文官利益集团,买办汉奸利益集团,极端利己主义分子们的代理人和精神领袖。这也就意味着在秦桧眼里, 南宋是夜壶,金国是夜壶,赵构与徽钦二帝是夜壶,完颜亶与兀术也是夜壶 ,因此安排秦桧背诵满江红, ​​​​...展开全文c
黄斌漠上秋风快转了
转发
历史的细节太有意思了,原来2000多年前大秦国就开始防疫了:《云梦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中还记载,外来人员的车辆要用火点烤,因为马身上的寄生虫会附着在车的衡骊和驾马的皮带上,这说明当时已经察觉到,外来疾病可以导致本地的人和动物生病,也就足对疾病传染性有了一定认识,并据此采取防范措施。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我们的房地产链条有意思:农村的去县城买,县城的去地级市买,地级市去省城买,省城去京沪买。当然了,这不是全部都如此,也有县城直接去省城买的。
目前来看县城需求不多了,我老家农村,基本90%的都在县城买房了,就是结婚和孩子上学用,很少有人去多买几套投资赚钱,而且县城二手房基本没流动性,买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赵构和秦桧干出来的事情,给人的感观就好比1944年苏联取得巴格拉季昂战役胜利后,假如斯大林贝利亚这时候杀了朱可夫,再与德国议和,承认波兰,波罗的海三国,挪威,巴尔干半岛为德国领土再每年赔偿德国200亿美元。或者1944年美国取得新几内亚战役,马里亚纳,加罗林,马绍尔大海战胜利后,假如罗斯福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午夜的乌鲁木齐,雨中寂静的于田街,北窗外是无尽的黑色的雨水。
北窗外更辽远处的蒙古,我曾经丢失一段旅程:巴彦洪格尔去往阿尔泰的那夜,那夜如一场梦。
如一场梦,支离破碎的,只有左右无尽的黑色的河水。
也许,我仍在那场梦里。
我即将睡去,醒来时我会在哪里?
2015.05.19 02:17 新疆 乌鲁木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