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了博文《2021年12月北京灵鹫禅寺》灵鹫禅寺,悬挂菩提场牌匾,门前梧桐树左右排列。近来单位较忙,每天晚上回家还要忙一些工作的事情,周末外出的策划难免潦草,原计划本周末去一个尚未开放的庙宇仰山栖隐°2021年12月北京灵鹫禅寺 ​​​​¡查看图片

2021年12月北京灵鹫禅寺

灵鹫禅寺,悬挂菩提场牌匾,门前梧桐树左右排列。 近来单位较忙,每天晚上回家还要忙一些工作的事情,周末外出的策划难免潦草,原计划本周末去一个尚未开放的庙宇仰山栖隐寺,因为策划潦草,出发时直接导航
发表了博文《2012年12月北京京门铁路》京门铁路是一段废弃的铁路,虽然蓝色红色的信号灯还亮着,但铁轨早已生锈,道房早已封闭,道杆早已拆除。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京门铁路是连接北京城°2012年12月北京京门铁路 ​​​​¡查看图片

2012年12月北京京门铁路

京门铁路是一段废弃的铁路,虽然蓝色红色的信号灯还亮着,但铁轨早已生锈,道房早已封闭,道杆早已拆除。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京门铁路是连接北京城里和城外的一条铁路,每到节假日就
发表了博文《2012年12月北京王平煤矿》第一组《凝望》躺倒的巨型轮胎凝望着混凝土高塔,沉睡的矿井凝望着曾经的繁忙,残垣断壁凝望着逐渐远去更加崭新的房子,残窗前矿工帽凝望着厂区的一点一滴、分分秒秒。是°2012年12月北京王平煤矿 ​​​​¡查看图片

2012年12月北京王平煤矿

第一组《凝望》 躺倒的巨型轮胎凝望着混凝土高塔,沉睡的矿井凝望着曾经的繁忙,残垣断壁凝望着逐渐远去更加崭新的房子,残窗前矿工帽凝望着厂区的一点一滴、分分秒秒。是凝望也是守护,任岁月悠长。在矿上
发表了博文《2012年12月北京王平口村》京西门头沟,历史上有多条京西古道在境内穿过。京西古道象一条条项链穿梭于京西的大山之中,而山中的古镇无疑就是项链上的明珠。日复一日的繁荣,项链熠熠生辉;日复一日°2012年12月北京王平口村 ​​​​¡查看图片

2012年12月北京王平口村

京西门头沟,历史上有多条京西古道在境内穿过。京西古道象一条条项链穿梭于京西的大山之中,而山中的古镇无疑就是项链上的明珠。日复一日的繁荣,项链熠熠生辉;日复一日的静逸,不少明珠如巨星陨落陨落,暗淡沉迷于
发表了博文《2021年12月北京十字道村》成也交通,败也交通。这是一个以京西古道为依托的历史遗迹,十字道村几乎建在了群山之巅,京西古道的两条线路在这里十字交叉,是交通给这里带来繁华,但是随着公路铁路民°2021年12月北京十字道村 ​​​​¡查看图片

2021年12月北京十字道村

成也交通,败也交通。这是一个以京西古道为依托的历史遗迹,十字道村几乎建在了群山之巅,京西古道的两条线路在这里十字交叉,是交通给这里带来繁华,但是随着公路铁路民航的开通,途径这里不再是必须,好在这里还有
发表了博文《2021年12月北京新西风河湿地公园》夕霞入镜,芦花飘扬,凌湖垂吊,名犬云集。漫步宽阔的彩色步道,小桥的那边渔友云集,更有甚者在湖心垂吊,看到他身着水裤我终于不用担心这人如何返回岸边;湖面°2021年12月北京新西风渠湿地公园 ​​​​¡查看图片

2021年12月北京新西风渠湿地公园

夕霞入镜,芦花飘扬,凌湖垂吊,名犬云集。 漫步宽阔的彩色步道,小桥的那边渔友云集,更有甚者在湖心垂吊,看到他身着水裤我终于不用担心这人如何返回岸边;湖面上的木栈道恰巧截取了同心圆的一部分,这里
发表了博文《2021年11月北京长城堡子》在密云,星罗棋布着一些堡子,这些堡子是历史上军事设施的一部分,是长城防御体系的有机组成。冬季太阳角度较低,光影效果尚可。°2021年11月北京长城堡子 ​​​​¡查看图片

2021年11月北京长城堡子

在密云,星罗棋布着一些堡子,这些堡子是历史上军事设施的一部分,是长城防御体系的有机组成。 冬季太阳角度较低,光影效果尚可。
发表了博文《2021年11月北京司马台长城》数月前游过一次司马台长城,因为是夜游,开放的范围较小。这次恰巧路过司马台长城脚下,再次目睹司马台长城的雄伟,找了一个岔路口近观长城。司马台之雄伟,在于覆压在°2021年11月北京司马台长城 ​​​​¡查看图片

2021年11月北京司马台长城

数月前游过一次司马台长城,因为是夜游,开放的范围较小。这次恰巧路过司马台长城脚下,再次目睹司马台长城的雄伟,找了一个岔路口近观长城。 司马台之雄伟,在于覆压在拔地而起斧劈刀削般峭壁之上;在于承
发表了博文《2021年11月北京丫髻山》下京平高速,沿密三路北行20公里,路边的山开始从疏到密,是那种一二百米的小山,其中有一座山比较醒目,因为山顶的有固色古香的建筑,这就是丫髻山了。从景区大门到南天°2021年11月北京丫髻山 ​​​​¡查看图片

2021年11月北京丫髻山

下京平高速,沿密三路北行20公里,路边的山开始从疏到密,是那种一二百米的小山,其中有一座山比较醒目,因为山顶的有固色古香的建筑,这就是丫髻山了。 从景区大门到南天门是一段又直又长又宽的步道,游人
发表了博文《2021年11月北京雪后——合格的立冬》今天是个合格的立冬,有风有雪有降温。今天是个合格的立冬,有家有情有饺子。上午风雪拍照,下午阖家美满。°2021年11月北京雪后——合格的立冬 ​​​​¡查看图片

2021年11月北京雪后——合格的立冬

今天是个合格的立冬,有风有雪有降温。今天是个合格的立冬,家暖情长饺子香。上午风雪拍照,下午阖家美满。
发表了博文《2021年11月北京雪后——坚强小精灵》晴朗夏日,阳光普照。绿色、红色、黄色的乔木、灌木,争先恐后的涌入眼帘,塞车合情合理,拥堵极为正常。冬日飞雪,大地披银。高大的树木禁不起呼啸北风的蹂躏°2021年11月北京雪后——坚强小精灵 ​​​​¡查看图片

2021年11月北京雪后——坚强小精灵

晴朗夏日,阳光普照。绿色、红色、黄色的乔木、灌木,争先恐后的涌入眼帘,塞车合情合理,拥堵极为正常。冬日飞雪,大地披银。高大的树木禁不起呼啸北风的蹂躏,圣洁的雪花下唯有坚强的小精灵顶风傲雪。
发表了博文《2021年11月北京叶子的故事》也许因为风雨,也许是因为雪,叶子放纵的飞向了大地母亲,再盖上厚厚的棉被。或许因为风,要么是游人的足迹,抑或是车辙,叶子突然惊醒。°2021年11月北京叶子的故事 ​​​​¡查看图片

2021年11月北京叶子的故事

也许因为风雨,也许是因为雪,叶子放纵的飞向了大地母亲,再盖上厚厚的棉被。或许因为风,要么是游人的足迹,抑或是车辙,叶子突然惊醒。
发表了博文《2021年北京小千路》绿水青山间,在中国以“百里画廊”命名的景区数量不少,北京就有一个,周末自驾前往。从汤河口下了京加路,山上是彩叶并未见到,难道彩叶只在景区才有吗?正巧有滴水湖景区的路标°2021年北京小千路 ​​​​¡查看图片

2021年北京小千路

绿水青山间,在中国以“百里画廊”命名的景区数量不少,北京就有一个,周末自驾前往。从汤河口下了京加路,山上是彩叶并未见到,难道彩叶只在景区才有吗?正巧有滴水湖景区的路标,于是下了大路,走上了“小千路”,
发表了博文《2021年10月北京九眼楼长城》长城有很多之最,今天游览了一个规格最高的敌楼,号称“万里长城第一楼”的九眼楼,如果搭上了浮夸之车,这座楼至少应该命名“三十六眼楼”,可见这座敌楼的规模。而敌°2021年10月北京九眼楼长城 ​​​​¡查看图片

2021年10月北京九眼楼长城

长城有很多之最,今天游览了一个规格最高的敌楼,号称“万里长城第一楼”的九眼楼,如果搭上了浮夸之车,这座楼至少应该命名“三十六眼楼”,可见这座敌楼的规模。而敌楼下保存的碑林,更可佐证这座敌楼的规格。
发表了博文《2021年10月北京百花山云海秋叶》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是一个晴天,连续的阴雨可能出现云海,昨天百花山上下的雪也许还有残留。于是天还没亮就出发了,一路上内心很矛盾,路边的美景是芝麻还是西瓜呢°2021年10月北京百花山云海秋叶 ​​​​¡查看图片

2021年10月北京百花山云海秋叶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是一个晴天,连续的阴雨可能出现云海,昨天百花山上下的雪也许还有残留。于是天还没亮就出发了,一路上内心很矛盾,路边的美景是芝麻还是西瓜呢?景区门口居然有比我早到的人,进景区后耐不住美景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