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店人

宋家店人

他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超过1000万人正在使用
发表了博文《范仲淹“越职言事”》倘若“越职言事”真能成为一种罪名,那么,范仲淹在景佑三年被革去官职,就未必是一桩冤案。据史书记载,“范仲淹以吕夷简执政,进用多出其门,上百官图,指其次第曰:‘如此为序迁°范仲淹“越职言事” ​​​​

范仲淹“越职言事”

倘若“越职言事”真能成为一种罪名,那么,范仲淹在景佑三年被革去官职,就未必是一桩冤案。据史书记载,“范仲淹以吕夷简执政,进用多出其门,上百官图,指其次第曰:‘如此为序迁,如此为不次;如此则公,如此则私
发表了博文《曹操也会杀田丰》宋代的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说到三国时的两件事。一件是曹操不顾众将领的劝阻,率兵出击乌桓,结果大获全胜。班师归来之时,曹操查问当时有那些人不赞成北伐,别人以为他会处罚那些将领°曹操也会杀田丰 ​​​​

曹操也会杀田丰

宋代的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说到三国时的两件事。一件是曹操不顾众将领的劝阻,率兵出击乌桓,结果大获全胜。班师归来之时,曹操查问当时有那些人不赞成北伐,别人以为他会处罚那些将领,没想到那些将领都得到丰厚的
发表了博文《不能诅咒“红绿灯”》现代中国的都市,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立交桥,汽车走什么道,自行车走什么道,人走什么道,都分得清清楚楚,由不得你随心所欲。在有立交桥的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没有红绿灯下的警°不能诅咒“红绿灯” ​​​​

不能诅咒“红绿灯”

现代中国的都市,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立交桥,汽车走什么道,自行车走什么道,人走什么道,都分得清清楚楚,由不得你随心所欲。在有立交桥的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没有红绿灯下的警察,也没有红灯停,绿灯行的规矩,
发表了博文《家长制下的幽默》中国人其实也不乏幽默,民间流传的不少笑话就充满着机智与含蓄。例如,《艾子后语》中有一则说:孙子做了错事,祖父罚其赤身跪于雪地,当父亲的见了不忍,也在雪地上赤身跪下,祖父见了°家长制下的幽默 ​​​​

家长制下的幽默

中国人其实也不乏幽默,民间流传的不少笑话就充满着机智与含蓄。例如,《艾子后语》中有一则说:孙子做了错事,祖父罚其赤身跪于雪地,当父亲的见了不忍,也在雪地上赤身跪下,祖父见了大惊,问道:“汝儿有罪,应受
发表了博文《熟烂人生熟烂文》熟烂人生熟烂文——宋志坚杂文印象阿敏宋志坚的脸颇得风刀霜剑的偏爱,让他很早就有了以不老卖老的资本。1999年,他出了个上下卷的杂文集,取名就叫《老宋杂文》。可他对于自己的“°熟烂人生熟烂文 ​​​​

熟烂人生熟烂文

熟烂人生熟烂文 ——宋志坚杂文印象阿敏 宋志坚的脸颇得风刀霜剑的偏爱,让他很早就有了以不老卖老的资本。1999年,他出了个上下卷的杂文集,取名就叫《老宋杂
发表了博文《世上本无神》十几岁的时候,我在家乡听人说过鬼,逼真得很。有人说,鬼在村头的老樟树下,穿戴白衣白冠,一闪一闪地出现,这大概是“无常”,据说是来勾魂的,而村上也果真死了人,于是人们便说那见鬼的°世上本无神 ​​​​

世上本无神

十几岁的时候,我在家乡听人说过鬼,逼真得很。有人说,鬼在村头的老樟树下,穿戴白衣白冠,一闪一闪地出现,这大概是“无常”,据说是来勾魂的,而村上也果真死了人,于是人们便说那见鬼的人生着狗眼。有人说,鬼在
发表了博文《论“朴素的感情”》当代中国人都不会忘记,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的所有电台,所有会议,所有庄重的场合,都以《东方红》开场,又都以《国际歌》压轴。这两首神圣的歌曲,其实是互相乖离的。《国际歌》°论“朴素的感情” ​​​​

论“朴素的感情”

当代中国人都不会忘记,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的所有电台,所有会议,所有庄重的场合,都以《东方红》开场,又都以《国际歌》压轴。这两首神圣的歌曲,其实是互相乖离的。《国际歌》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发表了博文《“圣人以神道设教”》呼风唤雨、点石成金的神仙,如今已有人破译,说实际上是古代的“气功高功夫师”,并说古代不少帝王,都是这样的神仙。但据我所知,跟着道士炼丹、服丹以图长生不老的帝王,多有因此°“圣人以神道设教” ​​​​

“圣人以神道设教”

呼风唤雨、点石成金的神仙,如今已有人破译,说实际上是古代的“气功高功夫师”,并说古代不少帝王,都是这样的神仙。但据我所知,跟着道士炼丹、服丹以图长生不老的帝王,多有因此而暴病身亡的。为了成仙而不惜丧命
发表了博文《鲁迅与梅兰芳及其他》鲁迅曾有好几篇文章说到梅兰芳,有人说这是对梅兰芳的人格侮辱,并由此而涉及鲁迅的人格,据说连梅兰芳本人也一直对此耿耿于怀。房向东先生的鲁迅研究专著《鲁迅与他“骂”过的人》°鲁迅与梅兰芳及其他 ​​​​

鲁迅与梅兰芳及其他

鲁迅曾有好几篇文章说到梅兰芳,有人说这是对梅兰芳的人格侮辱,并由此而涉及鲁迅的人格,据说连梅兰芳本人也一直对此耿耿于怀。房向东先生的鲁迅研究专著《鲁迅与他“骂”过的人》(上海书店出版社1996年12月
发表了博文《关于周木斋的“沉冤”》去年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候,我曾为丁辉先生发表于《杂文报》的两篇文章(《旁观者鲁迅》与《鲁迅的盲点》)与他商榷过的一次,写的是《鲁迅是辛亥革命的旁观者吗?》。这次°关于周木斋的“沉冤” ​​​​

关于周木斋的“沉冤”

去年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候,我曾为丁辉先生发表于《杂文报》的两篇文章(《旁观者鲁迅》与《鲁迅的盲点》)与他商榷过的一次,写的是《鲁迅是辛亥革命的旁观者吗?》。这次要与丁辉先生商榷的,依然是丁辉先生
发表了博文《孟子为何滞留昼邑》晏子离开齐国,是因为齐王对他起了疑心,他是逃难而去的。有一个叫北郭骚的人,用自己的头颅为晏子鸣冤,说:“晏子,天下之贤者也,去则齐国必侵矣。必见国之侵也,不若先死。请以头°孟子为何滞留昼邑 ​​​​

孟子为何滞留昼邑

晏子离开齐国,是因为齐王对他起了疑心,他是逃难而去的。有一个叫北郭骚的人,用自己的头颅为晏子鸣冤,说:“晏子,天下之贤者也,去则齐国必侵矣。必见国之侵也,不若先死。请以头托白晏子也。”连北郭骚的朋友也
发表了博文《突出“重”围》报道领导活动的的套式,确有一种八股味。“冬天,自然是‘冒着’严寒;夏日,无疑是‘冒着’酷暑,……风和日丽时没什么好冒的,可以在‘亲自’上下功夫,……既然来了,肯定要讲话,讲得°突出“重”围 ​​​​

突出“重”围

报道领导活动的的套式,确有一种八股味。“冬天,自然是‘冒着’严寒;夏日,无疑是‘冒着’酷暑,……风和日丽时没什么好冒的,可以在‘亲自’上下功夫,……既然来了,肯定要讲话,讲得长一点的叫‘重要讲话’,寥
发表了博文《马屁、奴才及其他》重发按语此文写于1978年6月,四十几年了,看看是否已成明日黄花?——作者不久前看了越剧戏曲片《红楼梦》,不得不为薛宝钗拍马屁的功夫叫绝。随和,顺从——“老太太喜欢吃的我°马屁、奴才及其他 ​​​​

马屁、奴才及其他

重发按语 此文写于1978年6月,四十几年了,看看是否已成明日黄花? ——作者 不久前看了越剧戏曲片《
发表了博文《“拍马屁”四题__冀仲仁》这是时任《人民日报》副刊编辑刘甲同志为我的《马屁、奴才及其他》一文的遭遇所作,署名冀仲仁。因为恰遇人民日报改版,拙文由人民文学率先发表,此文未能见之于世,估计很少°“拍马屁”四题__冀仲仁 ​​​​

“拍马屁”四题__冀仲仁

这是时任《人民日报》副刊编辑刘甲同志为我的《马屁、奴才及其他》一文的遭遇所作,署名冀仲仁。因为恰遇人民日报改版,拙文由人民文学率先发表,此文未能见之于世,估计很少有人读过。在老刘去世多年之后,将此文照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