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一地雪

诗人一地雪

一个算账、写字的人。就这样……
发表了博文《存:整理近作18首》一地雪的诗(18首)她写着她写着。无非是用词语编织词语的谎言掩盖孤独。无非是一点点识破,生命被生活淙淙包裹的真相。当枯叶从葱郁的香樟树坠落然而她写下的这些不过是,为某一°存:整理近作18首 ​​​​

存:整理近作18首

一地雪的诗(18首)她写着她写着。无非是用词语编织词语的谎言掩盖孤独。无非是一点点识破,生命被生活淙淙包裹的真相。当枯叶从葱郁的香樟树坠落然而她写下的
发表了博文《辛丑年最后三首》容忍它吧容忍它吧像容忍人性的漏洞。她终于明白自出生就是一只风筝。拴住风筝的那根细线是枷锁。是冰山。它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叫命运。她被它牵着,身不由己等待死亡降临。佩索阿也无法°2021年最后三首 ​​​​

2021年最后三首

容忍它吧容忍它吧像容忍人性的漏洞。她终于明白自出生就是一只风筝。拴住风筝的那根细线是枷锁。是冰山。它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叫命运。她被它牵着,身不由己等待死
发表了博文《写在手机里的诗(五首)》清晨,想起父母是寒冬里的一双棉靴死一个,脱掉一只死一个,脱掉一只我早已赤脚过冬了无牵挂只是冻疮累累。三十年后,我忽然明白赤足的伤痕多么难堪。2021/11/17这冬°写在手机里的诗(五首) ​​​​

写在手机里的诗(五首)

清晨,想起父母是寒冬里的一双棉靴死一个,脱掉一只死一个,脱掉一只我早已赤脚过冬了无牵挂只是冻疮累累。三十年后,我忽然明白赤足的伤痕多么难堪。20
发表了博文《两首》一只鸟猝然一只鸟猝然从空中俯冲下来低到能清楚看见它的巨翅。一岁两个月的小微吓得一愣倒退着,看它嗖地飞向高空。她怔怔地站在小路上。她可怜的懵懂让人怜惜。可我无法告诉她,为什么突然出现一°两首 ​​​​

两首

一只鸟猝然一只鸟猝然从空中俯冲下来低到能清楚看见它的巨翅。小微吓得一愣倒退着,看它嗖地飞向高空。她怔怔地站在小路上。她可怜的懵懂让人怜惜。可我无法告诉一岁多的孩子,为什么突然出
发表了博文《两首》幸福她将一生的不屈不挠折断,像一只断翅的风筝落在一辆老年三轮车上。从来没有的静好:乳臭在怀中撒娇他在前面驾驶。此刻,除此之外再没有比诗更高的高处如此让她满足。想起那总在追逐的星空那些°两首 ​​​​

两首

幸福她将一生的不屈不挠折断,像一只断翅的风筝落在一辆老年三轮车上。从来没有的静好:乳臭在怀中撒娇他在前面驾驶。此刻,除此之外再没有比诗更高的高处如此让她满足。想
发表了博文《没有风》没有风没有风。一片黄叶乘着衰老飘落。它以零吼叫卸载了生命千斤重担。以数秒的曼妙缓徐完成二百多天的生长,死亡。时光的起伏中,一枚金柳将大地涂成浓淡相宜的仕女。一片片卷曲的梧桐用骨骼默°没有风 ​​​​

没有风

没有风没有风。一片黄叶乘着衰老飘落。它以零吼叫卸载了生命千斤重担。以数秒的曼妙缓徐完成二百多天的生长,死亡。时光起伏。一枚枚金柳将小路扮成恬静的仕女。一片片
发表了博文《立冬书》立冬书刚立冬。街头公园就一片萧瑟虽然大片的灌木仍然绿着满地落叶也被清洁工处理干净而刚刚在微风中脱离母体的树叶仍然不断地飘落。细眉的黄柳小蒲扇似的银杏,巴掌大的梧桐它们在你的小手里揉°立冬书 ​​​​

立冬书

立冬书刚立冬。街头公园就一片萧瑟虽然大片的灌木仍然绿着满地落叶也被清洁工处理干净而刚刚在微风中脱离母体的树叶仍然不断地飘落。细眉的黄柳小蒲扇似的银杏,巴掌大的梧桐它们
发表了博文《四首》太阳穿过昨夜的梦太阳穿过昨夜的梦荒唐重复荒唐。晨昏交媾人间万物唯有背面行走相向与反向皆必然。车流是我梦境中的洪,冲垮马路的光明。乌鸦与喜鹊结伴梦回对面的医圣石像看护着医院我站在公交车°四首 ​​​​

四首

太阳穿过昨夜的梦太阳穿过昨夜的梦荒唐重复荒唐。晨昏交媾人间万物唯有背面行走相向与反向皆必然。车流是我梦境中的洪,冲垮马路的光明。乌鸦与喜鹊结伴梦回对面的医圣石像看护
发表了博文《三首》静目夕阳用她巨大的孤独覆盖白河。水鸟安栖于一片金色的微波。没有一只飞起她们享受着浪花破碎的静谧。2021/09/12老家我肯定没有患上寻根病。很惭愧几十年来,对我的祖辈几乎一无所知。°三首 ​​​​

三首

静目夕阳用她巨大的孤独覆盖白河。水鸟安栖于一片金色的微波。没有一只飞起她们享受着浪花破碎的静谧。2021/09/12老家我肯定没有患上寻根病。很惭愧几十年来
发表了博文《三首》狂风后狂风后。寒冬提前降临看不见的雪花拍打着树梢枯叶铺就金色的地毯,柔软如甲天空一扫霾雾,洒下湿漉漉的邀请函季节总在猝不及防中催人衰老坚硬的灯光,如一行行梗着的词语诗。在深夜跳上键盘°三首 ​​​​

三首

狂风后狂风后。寒冬提前降临看不见的雪花拍打着树梢枯叶铺就金色的地毯,柔软如甲天空一扫霾雾,洒下湿漉漉的邀请函季节总在猝不及防中催人衰老坚硬的灯光,如一行行梗着的词语
发表了博文《城市咏叹调》城市咏叹调这城市。不是肖申克的监狱它豢养了一千万人形色秋千有许多人,一生也没有走出城墙。那些走出的人却永不返回。——救赎听命于上帝。这城市也不是卡尔维诺的城市它不在空中漂浮也不°城市咏叹调 ​​​​

城市咏叹调

城市咏叹调这城市。不是肖申克的监狱它豢养了一千万人形色秋千有许多人,一生也没有走出城墙。那些走出的人却永不返回。——救赎听命于上帝。这城市也不是卡尔维诺的城市它不在
发表了博文《两首》再致YY你幽居的小巷像盲肠垃圾遍布,上帝都懒得割断。而我见你也只是某年不可计算的那个傍晚。晚霞初升谁知道呢彼时你已逃脱生命的皮鞭。躺下,在水晶棺里偷笑。你再次返回年少,也许怀揣着小坏°两首 ​​​​

两首

再致YY你幽居的小巷像盲肠垃圾遍布,上帝都懒得割断。而我见你也只是某年不可计算的那个傍晚。晚霞初升谁知道呢彼时你已逃脱生命的皮鞭。躺下,在水晶棺里偷笑。你再次返回年
发表了博文《两首》中年之后中年之后已不需要“和谁通宵达旦”。在少年认识的四月归还给林徽因、艾略特。八月悲悯的杜甫,秋风掀茅屋,顽童逐苍茫该未来的你吟哦。或许你们已不再像我一样悲喜,而世界却拥有同一张面°两首 ​​​​

两首

中年之后中年之后已不需要“和谁通宵达旦”。在少年认识的四月归还给林徽因、艾略特。八月悲悯的杜甫,秋风掀茅屋,顽童逐苍茫该未来的你吟哦。或许你们已不再像我一样悲喜,而世界却拥有同一张面
发表了博文《在医院》在医院在医院。黑压压的游移者仿若一群群蚍蜉蠕动。攥着病历,打着电话,吐着痰行色匆匆。他们共同向四周播洒惶恐,不安,染黑了头顶的天空。乌云压来熙攘的甬道。一间间病室。白大褂。打印机。°在医院 ​​​​

在医院

在医院在医院。黑压压的游移者一群群蠕动的蚍蜉。攥着病历,打着电话,吐着痰行色匆匆。他们共同向四周播洒惶恐,不安,染黑了头顶的天空。乌云压来熙攘的甬道。一间间病室。白大褂。打印机。饱
发表了博文《秋风辞》秋风辞独坐窗前,凝视窗外窄窄的高楼,苍天:高楼上一扇扇白色的窗口在空中沉默。秘密穿过灰色浮向深不见底的天空。当她以决绝的神情对抗眼前凝固的物体:(电扇。地球仪。台灯。一帧遗像。手握°秋风辞 ​​​​

秋风辞

秋风辞独坐窗前,凝视窗外窄窄的高楼,苍天:高楼上一扇扇白色的窗口在空中沉默。秘密穿过灰蒙浮向深不见底的天空。当她以决绝的神情对抗眼前凝固的物体:(电扇。地球仪。台灯。一帧遗像。手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