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了博文《玲瓏四犯·滬瀆坐雨》玲瓏四犯·滬瀆坐雨拈此調為賦用白石老仙體葉老更飛,香枯猶裊,涼添欺袂秋點。卷邊滋味永,客裏光陰淺。勞勞甚憐過雁。算閒情、近來都減。暗水千波,酸聲一路,猶苦荻煙遠。西風藕°玲瓏四犯·滬瀆坐雨 ​​​​

玲瓏四犯·滬瀆坐雨

玲瓏四犯·滬瀆坐雨拈此調為賦用白石老仙體葉老更飛,香枯猶裊,涼添欺袂秋點。夜邊滋味永,客裏光陰淺。勞勞甚憐過雁。算閒情、近來都減。暗水千波,酸聲一路,猶苦荻煙遠。西風藕絲先斷。早沉浮敗梗,堆漚殘片
发表了博文《陳沚齋先生《折木行》》折木行颱風山竹入粤感賦沚齋老松期千春,什一足我偶。俯交四十載,蔭我宮一畝。暮朝挹清芬,相知在深厚。悠然閱世變,大隱逃名藪。少本植郊原,長復接戶牖。地隘高樓逼,遂處當風°陳沚齋先生《折木行》 ​​​​¡查看图片

陳沚齋先生《折木行》

折木行颱風山竹入粤感賦沚齋老松期千春,什一足我偶。俯交四十載,蔭我宮一畝。暮朝挹清芬,相知在深厚。悠然閱世變,大隱逃名藪。少本植郊原,長復接戶牖。地隘高樓逼,遂處當風口。立身終不移,何用卜休咎。嘗
发表了博文《2018年10月09日》张尔田的名字,对大多数今人来说,恐是闻所未闻,他是近代一位被长期忽视遗忘的重要学者、词人。张尔田(1874—1945),原名采田,字孟劬,号遯盦、许村樵人、孱守生,°《張爾田集輯校》出版 ​​​​¡查看图片

《張爾田集輯校》出版

张尔田的名字,对大多数今人来说,恐是闻所未闻,他是近代一位被长期忽视遗忘的重要学者、词人。张尔田(1874—1945),原名采田,字孟劬,号遯盦、许村樵人、孱守生,浙江钱塘(今杭州)人。学识该博,
发表了博文《六幺令•過湖畔舊居》六幺令·過湖畔舊居+路迴波渺,飛轂纔一瞥。依稀矮墻莓綠,蝕斷門環鐵。幾處遮檐老樹,猶竚西樓月。市聲蕭屑。悠悠在水,褪盡韶光肯留轍。+不信浮生重遇,對此傷塵沫。°六幺令•過湖畔舊居 ​​​​

六幺令•過湖畔舊居

六幺令·過湖畔舊居路迴波渺,飛轂纔一(代平)瞥。依稀矮墻莓綠,蝕斷門環鐵。幾處遮檐老樹,猶竚西樓月。市聲蕭屑。悠悠在水,褪盡韶光肯留轍。 不信浮生重遇,對此傷塵沫。多少燕壘蜂巢,簾底春雲熱。滿
发表了博文《酷熱》酷熱+海上飆塵擦境過,奄奄气暍雨成訛。蜣丸摶弄下孤注,蟻穴蕭騷聚敗柯。已分秋懷鬱無補,胡為虛壁泣還呵。欲覓清涼從夜覓,碎踏冰痕夢也頗。°酷熱(二首) ​​​​

酷熱(二首)

酷熱海上飆塵擦境過,未蘇气暍雨成訛。蜣丸賣弄摶孤注,蟻穴搶攘聚敗柯。已分秋懷鬱無補,胡為虛壁泣還呵。清涼欲覓何從覓,碎踏冰痕夢也頗。之遠招若渚數子消暑島上予以瑣屑未克踐約遙寄此章心馳固可以神
我在#签到领红包#打卡啦!每日签到领红包,签到越多红包越大,还有各种限时奖励,快来一起领吧!错过一天都可惜哦~ O用户福利中心 ​​​​

用户福利中心

限时奖励,多种玩法,红包拿不停
发表了博文《影印嚼梅吟序》影印嚼梅吟序噫,寄禪和尚於梅,夙有緣也,殆成癡焉。梅之为世之所重,以其稱雪得月,芳冽於歲寒,詩人之心,脫有合焉,恒取以自偶。而“嚼梅”一語,實昉自唐僧齊己,迭朝歷代,“細嚼梅°影印嚼梅吟序 ​​​​

影印嚼梅吟序

影印嚼梅吟序噫,寄禪和尚於梅,夙有緣也,殆成癡焉。梅之为世之所重,以其稱雪得月,芳冽於歲寒,詩人之心,脫有合焉,恒取以自偶。而“嚼梅”一語,實昉自唐僧齊己,迭朝歷代,“細嚼梅花咽冷泉”,“細嚼梅花
发表了博文《三十三間堂記》周一,本來是要去奈良的。七點多剛起床不久,就搖晃了幾秒。網上即時報道:大阪5.9級地震。酒店電梯已關閉,住客由消防樓梯魚貫而下至大堂,然後各走各的。我們趕到車站,一名工作人員°三十三間堂記 ​​​​¡查看图片

三十三間堂記

周一,本來是要去奈良的。七點多剛起床不久,就搖晃了幾秒。網上即時報道:大阪5.9級地震。酒店電梯已關閉,住客由消防樓梯魚貫而下至大堂,然後各走各的。我們趕到車站,一名工作人員手持電喇叭不停地反復告
发表了博文《重午前二日鎌倉明月院觀繡球花》重午前二日鎌倉明月院觀繡球花蟲天難結夏,此地少人行。未拜虛空影,聊觀漢字名。梵煙惟帶紫,花瀑却無聲。一脈凈瓶露,涓涓在外瀛。°重午前二日鐮倉明月院觀繡球花 ​​​​¡查看图片

重午前二日鐮倉明月院觀繡球花

重午前二日鐮倉明月院觀繡球花 蟲天難結夏,此地少人行。 未拜虛空影,聊觀牒譜名。 梵煙惟帶紫,花瀑却無聲。 一脈凈瓶露,涓涓入外瀛。
发表了博文《書吳子季玄畢業論文後》書吳子季玄畢業論文後三千碩士隊中行,拂袂槐花夢樣輕。羞仗倚聲矜薄技,懶窺談藪策虛名。囂囂塵境素難點,落落心田碧可耕。江畔維舟應有意,堅城直下待潮生。°書吳子季玄畢業論文後 ​​​​¡查看图片

書吳子季玄畢業論文後

書吳子季玄畢業論文後三千碩士隊中行,拂袂槐花夢樣輕。羞仗倚聲矜薄技,懶窺談藪策虛名。囂囂塵境素難點,落落心田碧可耕。江畔維舟應有意,堅城直下待潮生。
发表了博文《憶李銳老》憶李銳老百年魔燄屢紛更,天慭斯人以直鳴。嶽嶽金鑾竟強項,蕭蕭白髮豈吞聲。誅心孤擲春秋筆,刻骨深懷草野情。猶記臨坑揮熱淚:生埋何止一長平!【附記】2002年詩詞界活動,有幸得瞻銳老°憶李銳老 ​​​​

憶李銳老

憶李銳老百年魔燄屢紛更,天慭斯人以直鳴。嶽嶽金鑾竟強項,蕭蕭白髮肯吞聲。誅心孤擲春秋筆,刻骨深懷草野情。猶記臨坑揮熱淚:生埋何止一長平!【附記】2002年詩詞界活動,有幸得瞻銳老鶴顏,時年八十過
发表了博文《浪淘沙二首》浪淘沙·即景深黛鎖如磐。欲雨西山。飛沙打葉響無端。雲瀉蒼穹千尺瀑,簾畔驚看。可惜護香欄。花墮猶殷。雷車未及著先鞭。驀下階檐冰粟大,一地輕煙。浪淘沙·滁槎原兵團故地,北大清華五七°浪淘沙三首 ​​​​

浪淘沙三首

賣花聲·東京落合橋見黃木香曲巷去何方。一架幽香。花磚漏影日初長。百事無憂惟静好,何必滄浪。隔海偶回望。參豈同商。薰風悠颺舊時黃。憐汝不知秋氣色,也送輕涼。浪淘沙·即景煤色鎖如磐。欲雨西山。
发表了博文《定风波》定風波滩頭夢雨飄瀟縷縷春。燒燈風起隔江蘋。樓影平鋪煙水後。還皺。長堤怒馬逐芳塵。花自含嫣天自醉。誰嚏。碎鈿已卸鏡中雲。撒網看人收尺鯉。隨履。柔莎綠上舊磯痕。°定风波 ​​​​¡查看图片

定风波

定風波 滩頭(方子郊圖)夢雨飄瀟縷縷春。燒燈風起隔江蘋。樓影平鋪煙水後。還皺。長堤怒馬逐芳塵。花自含嫣天自醉。誰嚏。碎鈿已卸鏡中雲。撒網看人收尺鯉。隨履。柔莎綠上舊磯痕。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