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摸摸某某能带来好运,让一些国人跑哪儿都不放过那些神兽和人物,从头到背,从胸到乳。反正大家都在摸,反正摸一下不费事,又好比不用花钱而得的彩票,这便宜,得占。 2上海·豫园老街 ​​​​
一碗面,从春天吃到夏天,从江南吃到塞外。 2常熟市 ​​​​
蒲塘河上不行船已有好多年了,每天唤醒这条老街的再不是担夫。导游们摇着小旗,外地来的游客们张大两眼,看着熙熙攘攘人流,花花绿绿店铺,心里头大约不免生疑:这就是江南?

七宝古镇整条街上,有半条街是在卖小吃,什么汤团,油糕,臭豆腐,油炸蟹,烤鱿鱼,卤味扎肉、白切羊肉、一品方糕,一字排开 ​​​​...展开全文c
堵车途中,忆往事,不胜感叹。
曾说小时连沪通,谁知车涌如流洪。苏通大桥常纠结,常熟南通隔水濛。回首不禁多感慨,问道最怕是迷穷。清明多雨人犹怯,愧忆新城擢拔风。 ​​​​
今天大意了,没有提前买票,5点到了虹桥站,傻眼了,明天清明节,车站挤满了人。网上检索,到南通还7点有一班车,且余票不足,我有些迟疑,一小伙子见机凑来,拉我去拼车,复网上查车次,7点票己无。无奈跟着他走,到停车场,没找到车,小伙子复电话转联系了另一辆车,付小伙子中介费30元。跟苏州车主 ​​​​...展开全文c
令和(れいわ;Reiwa)是即将继位天皇的皇太子德仁亲王的年号。词出日本本国《万叶集》,是历史上第一次日本年号没由中国文籍典出。源同而流变,这是没有什么可惊诧的。

日本是个脱亚入欧并很成功的国家,但却保留了年号这个传统。就保存东亚文化上说,我们还得感谢日本呢。令和年号是毛笔书写公布的 ​​​​...展开全文c
夜晚赤峰路上散步,临近同济大学,还是挺热闹的。路上多是年轻的面孔,三三俩俩,或独自一人。小吃速食店受欢迎,廉价的香味。年轻人辛苦,学业竞争激烈,毕业工作还要面对这么高的房价。想起远在美国的儿子,也是这当中的一员。 ​​​​
赏花就赏花,为什么一定要穿和服去呢。穿和服西服汉服,都是穿者自由。但和服毕竟会引起一些人的不好联想,设若导致现场冲突,管理方也不好办。也或者有别有所图者,就像打扰沈巍的主播们,消费樱花流量,那会让管理方更困扰。让大家安静和平赏好花,是最大利益,还是拦着点好。 ​​​​
昨天竟然哭的稀里花啦,《都挺好》太催泪,剧情真实,演员演技好,齐整。好久没追剧了,上次追的剧还是《纸牌屋》。还记得80年代,守着14寸黑白电视追剧,《姿三四郎》,《大西洋里来的人》,《铁臂阿童木》,一集看完,胃口被吊着,期待着明天。 ​​​​
  • 长图
新发现的“先生”和“真迹”。 ​​​​
偶遇田子坊。十多年前就来过,那时还在南昌项目上,和孙总,柳总,小尚一起。后来又和浩子去过,现在样貌没有什么变化。小情小调的,看多也就没啥意思了。 ​​​​
考察云洲古玩城,4层楼,有规模,也有好东西。不过现在古玩难做。古玩城多成玉石城了。古玩日少,假古玩日多。逼的许多人去日本淘东西。500大洋买了一把紫砂壶,器形端庄圆润,容量合适,挺喜欢的。逛完出来吃面,陕西风味,先有点犹豫口味是否合适。转念,人应当多尝试,不要什么都照着惯性办。 ​​​​
现在从南通到豫园,3小时可到。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深入,或许以后轻轨地铁建起来,往来可能就只要三十分钟了。上海是长三角的龙头,看好上海的发展。
云在青天瓦在房,左金右玉各安床。
八千里路云和月,十万人家海与洋。
三角可望成一体,五洲从此看东方。
湖心亭坐吃茶客,老巷花衣自多妆。 ​​​​
红绯黄蕊天蓝,嫩枝绿叶青瓦,阳光照的正好。哪管,为谁辛苦为谁忙。 ​​​(空中豫园,豫园一宝,养在深闺人不识,有点可惜) ​​​​
七律《花鸟生意》
花鸟同图见吉祥,城街活气赖君乡。
远方诗意非空有,看尔与谁共此肠。
自在凌云多迅羽,不才麻雀啄糟糠。
玉兰叶嫩枝干老,海上波平挂白茫。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