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行者

一念行者

更多法供养:http://blog.sina.com.cn/u/1531782134
5月24日 17:59 来自 iPad air 已编辑
天要下雨,妻要嫁人

如果你太太跟别人好了,那是她内心有病,而另一个男人是药,她要服那味药来治她的病。这就像那些嗑药的人,试图通过嗑药来获得某种好感觉,获得某种兴奋感,摆脱某种悲伤,摆脱某种痛苦一样。假如你执着于你的太太不要跟那人好,而跟你好,这就像你内心有病,你要服你太太这味药 ​​​​...展开全文c
5月23日 07:27 已编辑
意识和无相之本体

人的意识藏于他所见闻觉知的万物之中,知道人觉得是那么明显,它处处在显露;不知道的人压根儿不觉得那是意识的作用,还认为那是事物的客观存在,和人的意识无关;而那时时处处在作用的它,你若寻它,三大阿僧劫历尽千辛万苦也找不到它。

它藏的够深,也压根儿未藏过。知道的人 ​​​​...展开全文c
5月18日 22:19 已编辑
有一种死亡叫涅槃

请谈谈死亡。

活着的时候谈论死亡,“死亡”也成了活着的一部分。人们在活着的时候去谈论死亡,实际上还是谈论活着。只是我们将活着的故事投射一个叫“死亡”布幔上。

真实的死亡是不可谈论的,能谈论的死亡都不是真正的死亡。这和老子说的道一样,道是可以谈论的,但被谈论 ​​​​...展开全文c
唯道现前

开悟不是无所不能,也不是接受无能为力,而是根本不费力的活着。

如果说无所不能,那是妄想。如果说是接受“无能为力”,那意味着你和世界是分离,有一个你,有一个你要改变的世界——世界强大,你弱小,你无法改变它,你无能为力。

不,开悟是意识到根本没有什么要改变的,你不需要 ​​​​...展开全文c
大心众生

树上的果子,树支持它的存在,但树不管它的命运。上帝之于我们也是这样。我们能不能也这样之于我们的孩子呢?支持你孩子的存在,但不管他的命运。如此爱倾泻而来,忧怖悄然而逝,天堂的大门向你敞开。

假如一棵树,支持它枝头花朵的存在,也试图去控制那花朵的命运——像让它开的更艳, ​​​​...展开全文c
美好的社会

——“在这样一个勾心斗角机关算尽的地方工作,不仅要给糖,还得给刀。”

糖和刀,都是菩萨的手段。如果你站在一个较高的层面应用它们,它们都是道具。糖能甜到别人,甜不到你;刀能伤到别人,伤不到你。如果能站在这里,像一个成年人玩小孩的模型刀叉或锅碗瓢盆一样,那就太好了。

​​​​...展开全文c
身心制造感觉,人透过他的感觉看周围的世界,就像你透过有雾气的镜片看世界。你能跳过你的感觉看世界吗?你不是从感觉里面看世界,而是你看世界的感觉在你通透清晰无物的里面。当感觉不再影响一个人所看的世界时,他莅临自己的本位——佛位。佛就是这样诞生的。 ​​​​
5月10日 17:06 已编辑
关于真常论

佛陀有“真常”的谈论,但并非要立“真常”为真理。那只是他的一种方便手段。

譬如你掉进茫茫大海,被淹得荤七素八晕头晕脑找不到东西南北不知如何自救,这时佛陀告诉你,就在你身旁不远处有一岛屿,有一洲地,你可以上去栖身,避免海水海浪的冲击。并且佛陀指导你爬上去的方法,给你 ​​​​...展开全文c
大宝法王@新浪博客 °大宝法王 ​​​​

大宝法王

世间有诸宝,心为最大,世上有诸法,心是法首。故心是大宝法王,大宝法王是心。认识你的心,明了你的心,自在你的心,能若如此,即是大宝法王。大宝法王不是某个特定的人,凡认识这颗心,明了这颗心,自在于这颗
了解你自己

我说究竟法,也说不究竟法,我于法不分究竟与不究竟。只看受众,究竟法对人有用就说究竟法,不究竟法对人有用,就将不究竟法拿来。

于佛法,我不是创新者,我是厨师,是面点师。千古一来,厨师们做饭,无非柴米水面,糖醋油盐,我也就这些原材料,这些基本手法,翻来覆去的烹蒸炝煮, ​​​​...展开全文c
劳苦大众

人们想象,我居庙堂,或过着如维摩诘一样的生活。不,我是劳苦大众。我清楚的认识到,我的人生剧本是:老天让我走下层路线,让我向下走,让我深入普通人中去,让我经验最普通人的生活,以了解他们,感知他们,以接最人间的地气。我就像菜园里一片萝卜畦中一棵隐行于众萝卜中的萝卜,叶子上 ​​​​...展开全文c
发现和体会你的第九识

人有第九识——谓眼耳鼻舌身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和庵摩罗识。庵摩罗识谓第九识也。

第九识是净识,阿赖耶识是种子识,末那识是自我意识,眼耳鼻舌身意识是分别事识。

在我看来,第九识是纯粹的感知意识,剥脱而又包含其他的感知内容。它如静水,湛然不动。又如明镜, ​​​​...展开全文c
5月8日 14:39 已编辑
一切都在心里

父母,子女,某某,关系,天地,宇宙……一切都在心里。收之只是意念,散之便见事相。一切从心而生,无心便无诸境。眼之所见,心之所现。从今至古,无有例外。 ​​​​
弃生灭,守真常

狂喜或者大悲,你经历过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这些感知内容的感知者的确认和守护。不管什么样的情绪或感受,都是无常的,它们出现,它们消失,它们是一过性的。不应是你用心的重点。

我们的重点应是,弃生灭,守真常,不循业流转。凡是有生有灭,生生灭灭的东西不必太在乎它,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