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梅遍野对薄寒@新浪博客 °山梅遍野对薄寒 ​​​​

山梅遍野对薄寒

博友愚风赠玉:山梅 漫野疏梅对薄寒, 岭南无雪本无颜。 只缘不负痴心约。 花满虬枝雪满山。
发表了博文《山梅遍野对薄寒》博友愚风赠玉:山梅漫野疏梅对薄寒,岭南无雪本无颜。只缘不负痴心约。花满虬枝雪满山。°山梅遍野对薄寒 ​​​​¡查看图片

山梅遍野对薄寒

博友愚风赠玉:山梅 漫野疏梅对薄寒, 岭南无雪本无颜。 只缘不负痴心约。 花满虬枝雪满山。
美丽乡村岭南枫林@新浪博客 °美丽乡村岭南枫林 ​​​​

美丽乡村岭南枫林

这不是霜叶的故乡,却满山遍岭红枫闪烁。真没想到岭南也生产红叶,于是打卡的摄影的呼啦呼啦一车一车地开来了。看“霜叶红于二月花”,乃美丽乡村的盛事一桩。河源的曾田镇上坑林场,原本是生产茶叶的经济林地,而散
发表了博文《美丽乡村岭南枫林》这不是霜叶的故乡,却满山遍岭红枫闪烁。真没想到岭南也生产红叶,于是打卡的摄影的呼啦呼啦一车一车地开来了。看“霜叶红于二月花”,乃美丽乡村的盛事一桩。河源的曾田镇上坑林场,°美丽乡村岭南枫林 ​​​​¡查看图片

美丽乡村岭南枫林

这不是霜叶的故乡,却满山遍岭红枫闪烁。真没想到岭南也生产红叶,于是打卡的摄影的呼啦呼啦一车一车地开来了。看“霜叶红于二月花”,乃美丽乡村的盛事一桩。河源的曾田镇上坑林场,原本是生产茶叶的经济林地,而散
宏村,是一幅永远也描摹不尽的水墨丹青……@新浪博客 °宏村,是一幅永远也描摹不尽的水墨丹青…… ​​​​

宏村,是一幅永远也描摹不尽的水墨丹青……

博友愚风赠玉: 七绝水墨宏村参差烟树醉南湖,巷陌经年韵自殊。黑白墙头舒画卷,离离水墨丹青图。
发表了博文《宏村,是一幅永远也描摹不尽的水墨丹青……》°宏村,是一幅永远也描摹不尽的水墨丹青…… ​​​​¡查看图片

宏村,是一幅永远也描摹不尽的水墨丹青……

博友愚风赠玉: 七绝水墨宏村参差烟树醉南湖,巷陌经年韵自殊。黑白墙头舒画卷,离离水墨丹青图。
繁华褪尽始清新——2021年残荷掠影@新浪博客 °繁华褪尽始清新——2021年残荷掠影 ​​​​

繁华褪尽始清新——2021年残荷掠影

愚风赠玉: 其 一 几分勾勒见精神,梗瘦蓬枯趣更真。 造物有心开境界,繁华褪尽始清新。 其 二 纵是神工画也难,描摹无处着
发表了博文《繁华褪尽始清新——2021年残荷掠影》愚风赠玉:其一其二几分勾勒见精神,纵是神工画也难,梗瘦蓬枯趣更真。描摹无处着朱丹。造物有心开境界,天工自有天然笔,繁华褪尽始清新。&nbsp°繁华褪尽始清新——2021年残荷掠影 ​​​​¡查看图片

繁华褪尽始清新——2021年残荷掠影

愚风赠玉: 其 一 几分勾勒见精神,梗瘦蓬枯趣更真。 造物有心开境界,繁华褪尽始清新。 其 二 纵是神工画也难,描摹无处着
好壮观的“锅耳墙”@新浪博客 °好壮观的“锅耳墙” ​​​​

好壮观的“锅耳墙”

岭南的秋日阳光灿烂,于是便蠢蠢欲动想出门去看风景。是日和友人一凑变成行了,俺们来到了广东省清远市的佛冈,游玩了枫叶林之后又参观了具有700余年历史的上岳古村。其别具一格的“锅耳墙”令人印象极其深刻。博
发表了博文《好壮观的“锅耳墙”》岭南的秋日阳光灿烂,于是便蠢蠢欲动想出门去看风景。是日和友人一凑变成行了,俺们来到了广东省清远市的佛冈,游玩了枫叶林之后又参观了具有700余年历史的上岳古村。其别具一格°好壮观的“锅耳墙” ​​​​¡查看图片

好壮观的“锅耳墙”

岭南的秋日阳光灿烂,于是便蠢蠢欲动想出门去看风景。是日和友人一凑变成行了,俺们来到了广东省清远市的佛冈,游玩了枫叶林之后又参观了具有700余年历史的上岳古村。其别具一格的“锅耳墙”令人印象极其深刻。博
这儿很低调,其实很静美@新浪博客 °这儿很低调,其实很静美 ​​​​

这儿很低调,其实很静美

多年前乘坐绿皮火车来过这儿——安徽绩溪县龙川水街。当时感觉这儿真真的山清水秀,一派江南水乡意味,却远不如那些名声在外而嘈杂不堪的风景点响亮,它一直不太被外界所知晓,俺有点为之不平。这不,今儿个与几个老
发表了博文《这儿很低调,其实很静美》多年前乘坐绿皮火车来过这儿——安徽绩溪县龙川水街。当时感觉这儿真真的山清水秀,一派江南水乡意味,却远不如那些名声在外而嘈杂不堪的风景点响亮,它一直不太被外界所知晓,°这儿很低调,其实很静美 ​​​​¡查看图片

这儿很低调,其实很静美

多年前乘坐绿皮火车来过这儿——安徽绩溪县龙川水街。当时感觉这儿真真的山清水秀,一派江南水乡意味,却远不如那些名声在外而嘈杂不堪的风景点响亮,它一直不太被外界所知晓,俺有点为之不平。这不,今儿个与几个老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