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集中精力终于搞完一件大工程,系统梳理了多品牌管理当中的品牌资产管理、品牌价值、品牌独占性、以及所谓的品牌调性/性格/个性等等,发现最后还是大道至简,回归最基本的常识,但这反而是最难的,人类口头偏好都是趋于复杂;而工作常常又是浅尝辄止。 ​​​​
创业总是九死一生的,创业陷阱总是层出不穷的。创业确实是勇敢者的游戏,能够跨越一次又一次的陷阱,又百折不挠的创始人,如同《人类群星闪耀时》当中所写:将无法实现之事付诸实践正是非凡毅力的真正标志。 ​​​​
揭秘女性在当前职场大环境下的生存现状

01.   如何看待职业女性在当前职场大环境下的生存现状?

首先,不去讨论这个标签的对错与否,要先看这个标签背后所蕴含的底层逻辑。其实,存在及合理,无论接受不接受,这就是现实。之所以“职场女性”有所谓敏感的标签意识,主要还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从概率 ​​​​...展开全文c
创业真是一条惊险万分、又牛逼闪闪的路。今天才知道了一个跌宕起伏、扑朔迷离、融合了商场谍战、爱恨情仇、中年出轨、打胎打架、威胁欺诈、拆伙撕逼、以怨报德、以德报怨、抑郁症反be抑郁症等等为一体的创业故事……真的可以写到我的书里面了…… ​​​​
和研发大牛&前辈&企业家一直开会到现在,非常牛逼的用户洞察以及用户资产逻辑,花费多年积累了一套研发、工厂、孵化、创新、实验室、科学家以及用户的全链条资产,很早就开始力排众议,缩减轻度业务的比例,积累重度壁垒型的资产,坚持不懈默默做一些难而正确的事。越往后做,路越走越轻松,越顺其自然 ​​​​...展开全文c
HBG《品牌大渗透》书籍预告

自从品牌营销成为一门学科以来,营销书籍、营销大师就层出不穷。其中花式噱头、演绎归纳居多,但缺乏真正基于大量品牌实战案例、系统性的品牌操盘理论与指导。反而伴随着自媒体的发展,出现了更多的乙方——利用自媒体来孜孜不倦的告诉甲方应该如何操盘品牌,如何做品牌营 ​​​​...展开全文c
刚刚和一位百亿品牌操盘人也是北大师兄讨论了几个新锐品牌和国货老品牌的话题,得到回复有很多借鉴意义,比如——在消费品行业当中,每个品类都自有其定价规律、渠道规律、供应链规律、顾客认知规律。如果逆着行业规律来,比如非要因为幻想消费升级而拔高本来就只能作为大众消费品的产品价格、或是不顾 ​​​​...展开全文c
还有个有趣的现象——优秀人才回流外企。很多做的业绩很好的高层以及骨干,都在琢磨回外企了。这背后的原因值得各位民企老板深思,千万别简单的说loser才回外企这类标语的话,因为已经不是个例,而成为比较大的潮流了。
最近看了许多来自大外企、大新锐品牌的优秀人才简历,所谓“大”就是指4000千以上员工规模的企业,发现确实大体系培养了具备相似的特质——思路清晰、善于沟通、进取心、好奇心、好学。但也恰恰因为大体系的保护、隔离与平台光环,也让大家有相似的“象牙塔思维”[偷笑] ​​​​
最近看了许多来自大外企、大新锐品牌的优秀人才简历,所谓“大”就是指4000千以上员工规模的企业,发现确实大体系培养了具备相似的特质——思路清晰、善于沟通、进取心、好奇心、好学。但也恰恰因为大体系的保护、隔离与平台光环,也让大家有相似的“象牙塔思维”[偷笑] ​​​​
发布了头条文章:《关于消费品行业的7大扎心真相》  °关于消费品行业的7大扎心真相 ​​​​
关于消费品行业的7大扎心真相
麦青Mandy

关于消费品行业的7大扎心真相

为什么当下唱衰之声如此盛大?大家立场是什么?
许多人都意识不到这行业的重要性,往往糊里糊涂就混到了35岁,然后就会遇到一个致命的职场困境在于:没有扎实垂直的实业行业积累(要注意互联网不算实业行业),又加上“被世俗意义上认为岁数大了”,再加上以前大企业打工薪资偏高,导致很难找到合适的新工作。
有年薪接近两百万的外企高管来咨询职业规划,到底是在内部换岗还是在外部寻找机会?详细信息我不能提,最后给到两个建议:1. 尽快确定自己想要接下来二三十年投入的垂直行业,2.尽快确定是用内部生钱还是外部折腾。越晚去考虑这两点,可能会陷入未来的职业困境——过了三十五岁很难找工作。 ​​​​
有年薪接近两百万的外企高管来咨询职业规划,到底是在内部换岗还是在外部寻找机会?详细信息我不能提,最后给到两个建议:1. 尽快确定自己想要接下来二三十年投入的垂直行业,2.尽快确定是用内部生钱还是外部折腾。越晚去考虑这两点,可能会陷入未来的职业困境——过了三十五岁很难找工作。 ​​​​
哈哈有道理,放媒体和PR的也有//@电商品牌报:北京放内容?
和几位新锐品牌创始人也是校友交流时,大家感慨:未来很多品牌可能都不得不多地办公,上海放品牌和创意、杭州放运营和直播、广州放基本运营、二三线线城市放自播和私域。因为不同城市确实人才属性不太一样,人才有集聚效应和属地氛围,虽然零星几个人才可以不限制城市,但这属于小概率事件,组织管理不 ​​​​...展开全文c
和几位新锐品牌创始人也是校友交流时,大家感慨:未来很多品牌可能都不得不多地办公,上海放品牌和创意、杭州放运营和直播、广州放基本运营、二三线线城市放自播和私域。因为不同城市确实人才属性不太一样,人才有集聚效应和属地氛围,虽然零星几个人才可以不限制城市,但这属于小概率事件,组织管理不 ​​​​...展开全文c
今天和设计师讨论设计的时候,提到了审美的话题,有人认为审美是一种天赋,后天很难培养,审美往往和出身背景、教育、环境等等复杂的因素相关。这大概就是现在国货品牌比较头疼的地方,搞得定流量,搞不定审美。甚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视觉内容的好坏标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