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atiusEzekiel

IgnatiusEzekiel

A Catholic/Study&Travel🇬🇧🇪🇸🇫🇷🇳🇱🇩🇰🇧🇪🇮🇹🇭🇺🇩🇪🇦🇹🇹🇷🇵🇱🇨🇿🇵🇹
在16世纪末的战国时期,日本各家贵族为了让“大黑船”能够停靠他们控制的港口,争夺十分激烈。丰臣秀吉对这项贸易尤其热心,1581年,他命中间人在长崎购买了多达十万磅的生丝,第二年又在萨摩买了同样多生丝。到1571年后,商队定期去的是迅速繁荣的港口长崎,因为统治长崎的家族是天主教徒。当新皈依的 ​​​​...展开全文c
开年首练🎵✝️
要吟咏赞美的歌曲;要为上主的一切化工颂扬他。要尊崇他的圣名,称扬赞美他;弹琴瑟,奏弦乐,唱歌曲,这样赞美他说:上主的一切化工,都美妙绝伦;他所指定的,无不依时成就。(德 39:19) 2广州·广州圣心大教堂 ​​​​
延期了五年总算来到了这,19年在罗马那里我主保圣依纳爵墓前专门做的祈祷,在这重复了一遍。这次之后我确实抓住许多恩宠,如我祈愿的自己确实进一步奉献自己所长,真正成为热心护教、福传的精兵。1521年他在西班牙与法国的战争中战伤致残后,因着养伤期间萌发的全新的体验,选择不再以名门望族的身份挥 ​​​​...展开全文c
  • +3
獻主節 二月二日(Feast of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Lord)

節日的來源
根據路加福-音的記載,一滿了取潔的日期(即嬰兒出生後四十天),聖-母和聖若瑟便帶著嬰孩耶-穌上耶路撒冷,去獻給上主。這個儀式源自舊約的法律:首生的男兒是屬於上主的,應祝聖於上主,但可用獻禮去贖回他(參閱戶3:12,47、 ​​​​...展开全文c
彩色化、高清化1910年广州石室照片。在拉丁祭台中,圣体柜与祭台是一体的,并矗立于祭台中央,圣体柜的两侧是三至五层不等的阶梯,专门为摆放花瓶和烛台用。蜡烛应该插六只,苦像左右各三只。若主教行大礼弥撒,则在苦像后面加一只,共七只蜡烛。21世纪的大规模重修工程在80年代重建的拉丁祭台区域改设 ​​​​...展开全文c
有神论与无神论都是形而上学的信念体系,拥有形而上学的世界观是人类不可避免的结果......综合看有神论作为一个模式似乎更“适合”我们观察到的世界的属性。正如爱因斯坦喜欢说的,真正不可理解的关于字宙的事实是它可以被理解,而且宇宙包含了能够理解它的有意识的存在者。在20世纪,迪拉克(Dirac)和 ​​​​...展开全文c
这段视频......先不说这制作团队是什么路数了,就说视频内容,恐怕某些当成“宝贝”开足马力宣传进行信息轰炸的营销号,自己也没看全吧[笑cry]
今天“辉瑞”这个词条成了热搜,是因为美国反疫苗的极右翼组织Project Vertitas把一段据说是“碰瓷”辉瑞管理人员的视频公布在了其网站上,后者称辉瑞会“制造新冠病毒突变株”。

首先,我把维基百科对Project Vertitas介绍的第一段发在这里(左图)。翻译成中文是:Project Veritas是由 James O'Keef ​​​​...展开全文c
根據1935~36年教務統計,全國教友總數,幾近300萬,神职人员(中1082 外1480) 修士(中635 外532) 修女(中3418 外1995) 教育文化事業:現有大學3座,即上海之震旦、北平之輔仁、天津之工商,中小學校數16000余,學生五六十萬,社會事業、安老、慈幼等機關,全國一共600余處,所收納人數不下10萬,醫藥及 ​​​​...展开全文c
土山湾,地处徐家汇南缘半里许。19世纪上半叶,因疏浚河道,堆泥成埠,积在湾处故得名“土山湾”。1863年江南宗座代牧区代理主教鄂尔璧买下该地后创设的土山湾孤儿院专收六至十岁的教外孤儿,“衣之食之,教以工艺美术,其经费由中西教民捐助。待孤儿略大、能自食其力后,或留堂工作,或出外谋生,悉听 ​​​​...展开全文c
  • +2
1552年4月9日,方济各·沙勿略在致总会长依纳爵的信中,从自身经验出发。再次指出科学知识对于传播信-仰的重要作用:“ 他们对了解雨、雪、冰雹、雷鸣、闪电、彗星以及其他自然现象的产生抱有兴趣。因此,必须对各种天体现象有一定的了解。如果能够对此加以说明,将会有助于获得人们的好感。”看看利玛窦 ​​​​...展开全文c
几年前网上找到这雕像后就一直很想来了。拿个自拍杆,扮演一下清扫炮筒、望远镜观测、指挥棒...... 当年徐光启除了找关系雇佣葡萄牙炮手前去与清军(时为后金)交战,在毕方济、龙华民、汤若望等传-教士协助下,于崇祯三年(1630)成功在北京制造了大小炮共四百多门。火器技术在16~17世纪的快速增长,也随 ​​​​...展开全文c
对于在1603年领洗,著名的明末“三柱石”之一的徐光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身份都被刻意淡化到了最低点,只突出他在自然科学上的贡献,殊不知他对于这些的接受与钻研也离不开信仰上的哺育。同时对于许多明末清初的奉教士大夫来说,《圣-经》中人格化的一神信仰更完美地揭示了儒家的“天”,甚 ​​​​...展开全文c
穿一件应景的衣服来到这,衣服上的圣-女玛加利大正是在1674年接受有关耶-稣圣-心的神视的见证者。该堂完工与1876年,后来不断翻修,目前也相当恢复了以前的风韵。耶-稣圣-心这一符号在18世纪也经历了一段特殊的伤痛历史。1793~1794年,面对当-政者推行的“无-神论””自然神-论”,关闭、毁坏各地堂区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