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对物质的欲望降到最低,
把对知识的渴求升到最高,
还要时刻反省自己的臭脾气。 ​​​​
我看到一户人家的院子,晴空之下,银杏随风飒飒作响,金黄的叶子落在屋顶的瓦上,银杏树下还有一棵矮矮的枫树,火红的叶子远远可见,旁边还有一棵光秃秃的玉兰树,等到春天,粉色的玉兰花开,如飞鹤起舞,它就成主角了。一个小小的院子也有点“你方唱罢我登场,粉墨油头,红唇白眼”的感觉了。 ​​​​
很久未读《浮生六记》,六记实有四记,四记中,最喜欢卷四浪游记快,而卷四中,最喜欢游无隐庵一段,掘菌子探头而笑的村童,守庵的鹑衣少年,对太湖长啸的忆香,让人印象深刻。我曾探访城西无隐庵遗址,在山林之中,拾级而上,有石刻尚存,坐于石而读此片段有身临其境之感,时空穿越,风物依然。 ​​​​
水乡古镇,老树下,流水旁,夕阳里,住着寻常人家,整齐的石驳岸,还有藏在一旁的河埠头,我站在小桥上拍了这张照片,假如再有几只寒鸦,就更有感觉了,那就是《天净沙·秋思》的2.0版。 ​​​​
生活,不会都是岁月静好,也不会都是阳光普照,总少不了鸡飞狗跳和一地鸡毛,就像打游戏一样,经历了各种场景,有时所有的过程只是为了一个结果,得到与丧失,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状态,狂喜与悲痛、得意与失望、兴奋与麻木,时间还在流逝,日子还在继续,打起精神,心怀理想,就这样坚定的努力吧! ​​​​
园林内外,黄灿灿的叶子随处可见,石榴的叶子是淡淡的黄色,银杏的叶子是浓烈的黄色。这个季节,当然也不少了几只蟹。 ​​​​
初冬时节,阳光温暖,看看变黄的树叶,起风,落下。 ​​​​
发现一处废弃的厂房,厂牌还在,水泥做的大门,贴着瓷砖,想当年应该很气派,厂子效益应该不错。只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了,等待它的必将是拆迁的命运。历史是什么?大概是生与死的轮回,破坏与建造的循环,以此推动社会的前进与发展。 ​​​​
小巷深处,一户人家门口,橘子树已硕果累累,想象屋主站在树下,看着橘子红了,这种感觉真好啊!隔着河还能看到一幢屋子,门窗已拆,绿植占领墙壁,人已搬迁,屋后也是一棵橘子树,结满果实。 ​​​​
今日立冬。早晨,一道阳光照进房间,很温暖。下午,天渐渐阴沉,然后风雨交加,树叶被吹落一地,温度瞬间降了不少。看了电影《天书奇谭》,大屏幕上看,画面真美,浓浓的中国风,老一辈艺术家的匠心之作。 ​​​​
此时此刻,桂花开得正酣,香味正浓。于树影婆娑间,小精灵们悄然落下,秋风袭来,浮动左右,来年化作春泥了无踪迹。 ​​​​
深秋时节,环太湖大道。路那边是树,树那边是芦苇,芦苇那边是太湖,太湖那边是山,山那边是夕阳,夕阳那边是什么?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