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二月时应邀写的一篇小故事,关于春天里的宇宙大探险。 ​​​​
  • 长图
刚才小叶发消息让我站在家里后阳台上看看马路对面的麦当劳(直线距离400米,垂直高度距离80米)今天人多不多。黑灯瞎火的,我在寒风中双手叉腰,努力瞪眼,极目远眺,隐隐感到自己很像一个刚刚变异的超级英雄
《近视手术后的故事》:
1.从医院出来,我蒙上了遮挡灰尘的纱布眼罩,小叶拉着我手,分外快乐:“太好了!你现在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啦!”

2.摘了纱布之后感到世界前所未有的高清,原来俩眼1.2是这样的体验,站在自己家高层阳台上能看见马路对面停了些什么车。
同时发现自己丑得如此显山露水,给我吓 ​​​​...展开全文c
我:你为什么不给我写为何城门还不开的朋友圈点赞?
叶:为什么要点赞啊,这又不是什么好事
我:可是我好像一个知名刺客,北京对我高度重视!
叶:我跟你一起去勐腊的好吧,那我也在名单上……
我(打断):对哦!!更帅了!我们是史密斯夫妇!
叶:…………所以同行勿入面斥不雅 ​​​​
打算去北京找朋友玩儿,结果买不了机票,航空公司联系说我的名字被列入了禁止进京名单。我大惊失色!!连连表示自己是好人家的女儿,上地铁绝不带枪支弹药的!客服冷峻一笑,柔柔指出:
你可能被隔离过,所以进不来。
但我又确实没有被隔离过,行程码健康宝比青菜叶子还鲜亮,怎么就被屏蔽了哇,哪能了 ​​​​...展开全文c
祝我们轻盈,祝我们柔亮🍻
对人类失望的时候会去小公园玩跷跷板和秋千。只需要一个上升的动作,一点点接近月亮的动作,就能飞快地快乐起来,会不由自主地大笑。我们还是需要飞行,飞是在和下坠的一切对抗,飞永远和浪漫相关。 ​​​ ​​​​
起风了!但日头好极,我顺着风轻飘飘地向前走,想到是它在推我,心中充满隐秘的快活!
起风了!大风把一切都推得摇摇摆摆,是不是在它眼里,每个人都是一架等待回应的秋千? ​​​​
动森更新后太可怕了……DLC加上种地,我整个人熊熊燃烧了起来,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自己也是个农妇。
朋友发来精美猫猫,我:歹势我在动森
小叶喊我吃麦当劳,我:打包吧我在动森
编辑一点钟找,我五点钟回复: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我确实在动森。朋友精准评论:玩上了只需要1导尿管2葡萄糖。 ​​​ ​​​​
打扮成圣诞树,以此捕获皮诺曹(˶‾᷄ ⁻̫ ‾᷅˵) ​​​​
入冬了,街狗也都令人欣慰得赶上了节气物候,变得蓬松适口,手指头一个猛子扎进去就能在皮毛中畅快自由泳。每天傍晚在小区里转转,两手都被别人家的小狗们捂得热乎乎[awsl] ​​​​
哎呀,忘了(一拍大腿。忘了给大伙儿看看朋友们为我婚礼画的物料了,可精美狸!
两版海报出自桑手,我们被家里的小狗、木头人大头、各位朋友们的卡通化身幸福包围。胸章和入口欢迎条幅是翻翻给画的,她担当了氛围组,在条幅上也帮忙吆喝。导览图在米画师约的,一伙人在各项目之间奔突演示,有奥运风味 ​​​​
沙发巾后的密道里露出鼠脸,这一幕好得就像从图画书里原样拓下来的[失望]
事情是这样的。
我照例又在邻里闲置群里长了草,前阵子北京下大雪,群友捡到一条大黑猫,养不了。我对着它锃亮的黄眼睛和俊俏的螃蟹脸端详很久,心里痒痒,揣着手往复徘徊,问了又问,形迹可疑。
最大的困难,显然是家里已经有了老大老二,肉眼可见,跟即将到来的老三存在一些种族矛盾。
虽然对鼠友来 ​​​​...展开全文c
时间又过去几年,现在轮到我走到七年前他和我刚谈恋爱时的那个年纪,刚开始有点忐忑,忍不住问他,长大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往生命的深处走,可怕吗?他想了想说,想到你,再也没有怕过。前几天过生日了,心底只觉得灵台一片清明,长大的感觉就是终于手握方向盘,feel damn good
楼下店家做活动,一直在循环《青春纪念册》。小叶原本在打盹,被吵醒后也没有说话,过了很久窸窸窣窣摸我的手:“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初中,现在都快要三十了。最近发生好多事啊……我好像真的在变老了。”黄昏时屋子里暗得像一杯酽茶,我近视很严重,但直觉他大概在哭,想了一下说:“不是有那种故事 ​​​​...展开全文c
天地之间,万物逆旅,众生不过是旅人而已,在世间一个小小的皮囊客栈里暂居数十年,但肉身就真的不重要了吗,身体的叙事,是人类一切生活痕迹的反射啊……真真切切的记录,树的年轮,一切虚无的来处
.

蔡明亮说:人生如寄。 ​​​​
  • 长图
  • 长图
晚上钻进勐腊的一个家庭烧烤摊,东西都好吃得歹呢,柠檬蘸和香茅烤罗非鱼已是绝配,五花肉被炭火燎得焦脆,猪皮还糯,实在不像话。小木棚子言简意赅地搭着,四角安放木柴,比狗还大的一头黑猫在棚里四处巡看,随时跃起把脑袋搁在客人桌上探究竟,桌子腿儿上还挂着一只不大的蜘蛛,忙上忙下挺勤快。晚风 ​​​​...展开全文c
在电脑开机画面里乱走[悲伤]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