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格斯

毕格斯

「人生有書可讀,有暇得讀,有資能讀,又涵養之,如不識字人,是謂善讀書者。享世間清福,未有過於此也。」
  • 今天是我的生日06月06日,来祝福我吧~

“要真正体验生命,/你必须站在生命之上!/为此要学会向高处攀登!/为此要学会——俯视下方!”(尼采《生命的定律》) ​​​ ​​​​
“所有的日记都相似,清晰而寒冷/有继续寒冷的可能。它们被水平/放置,与地球平行,/像无牵无挂的死者。正是重读这个的时间/而过去划过你的手指,希望你在那里。”(约翰•阿什贝利《词语的人》) ​​​ ​​​​
“当死神想夺去一个真理/从我的双手间,会发现它们空洞无物。宛似少年时代/燃烧的欲望,向着空中蔓延。”(路易斯·塞尔努达《我曾是少年,在云一般的日子里》) ​​​​
“像此刻的风
骤然吹起
我要抱着你
坐在酒杯中”
海子《四行诗》其一 ​​​​
“我放下我的笔,它还没躺好,透过朝向黑暗乡村的窗户,我看见高而圆的月亮的光弥漫在空气中,就像一种新的、可见的空气。多少次,这样的景象陪伴着我,在我无尽沉思时,在我做着无益的梦时,在我既不能工作也不能写作的不眠之夜里。”(佩索阿《我属于这样一代》) ​​​​
“今天中国的大众文化像雾霾一样窒息和麻痹人的灵魂。”
“中国大众文化已经越来越直接、简单、粗暴地成为一个变现的工具,不仅制造者逐步丧失理性,连同这种文化下培养出来的受众也丧失理性,集体沦落成毫无审美情趣和判断标准的纯消费动物,出于情感、利益或低级趣味的驱动,消费者已变得胡搅蛮缠。”(王小峰《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
“中国大众文化已经越来越直接、简单、粗暴地成为一个变现的工具,不仅制造者逐步丧失理性,连同这种文化下培养出来的受众也丧失理性,集体沦落成毫无审美情趣和判断标准的纯消费动物,出于情感、利益或低级趣味的驱动,消费者已变得胡搅蛮缠。”(王小峰《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
“无论如何,留给你的时间很少了,谁知道是不是这样活着更值得,赤条条什么都不拥有,永远准备好离开。”
“生命中有这样一刻到来,时间追上我们。(我不知道是否表达清楚了)我想说的是从某个年纪开始我们发现自己被时间牢牢制服必须考虑它,仿佛有个暴躁的幻象持一柄闪光的剑把我们赶出最初的天堂——所有人都曾经在那里活过,不受死亡的刺激。”(路易斯·塞尔努达《奥古诺斯》) ​​​​
“生命中有这样一刻到来,时间追上我们。(我不知道是否表达清楚了)我想说的是从某个年纪开始我们发现自己被时间牢牢制服必须考虑它,仿佛有个暴躁的幻象持一柄闪光的剑把我们赶出最初的天堂——所有人都曾经在那里活过,不受死亡的刺激。”(路易斯·塞尔努达《奥古诺斯》) ​​​​
“我们把各自的财物聚到一处。我仅有的几张唱片和他的一起放进了装橙子的板条箱,我冬天穿的大衣挂在了他的羊皮马甲旁。”(帕蒂·史密斯《只是孩子》) ​​​​
“在濒临死亡的存在的那些瞬间里,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值得去爱。当清醒的时候,你感受到世界的残酷;其中有你全部不可推诿的过错;你的诗歌只是一个不圆满的赎罪。”(格奥尔格·特拉克尔《特拉克尔诗集》) ​​​​
“愿我在这宁静的早晨随你而去/忘却所有的诗歌/我会在中心安宁的居住,就像你一样/把他的斧子越磨越亮,吃,劳动,舞蹈/沉浸于太阳的光明”(海子《春天》) ​​​​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的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 ​​​​
“务要日日知非,日日改过;一日不知非,即一日安于自是;一日无过可改,即一日无步可进。天下聪明俊秀不少,所以德不加修、业不加广者,只为因循二字,耽阁一生。”(袁了凡《了凡四训》)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