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读物博主

查看更多 a
置顶 #客厅赠书# 六月图书大礼包

1⃣️《科学的画廊》([英]约翰·D. 巴罗 著;唐静、李盼 译)

2⃣️《最后的大象》([南非]唐·皮诺克、科林·贝尔 编;刘洋、张弘兆杰 译)

3⃣️《重读经典的伟大冒险》([美]大卫·丹比 著;冯莉 译)...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传奇》出版——第一本书“快活得简直可以飞上天”。《秧歌》永远不能比——虽然当日出书易(没有人写,谁都能出),现在难。

——张爱玲私语录 ​​​​
张爱玲《怨女》:

银娣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热得像蒸笼一样。木屋吸收了一天的热气,这时候直喷出来。她把汗湿的前刘海往后一掠,解开元宝领,领口的黑缎阔滚条洗得快破了,边上毛茸茸的。蓝夏布衫长齐膝盖,匝紧了黏贴在身上,窄袖、小袴脚管,现在时兴这样。她有点头痛,在枕头底下摸出一只大钱,在 ​​​​...展开全文c
张爱玲:宁波人漂亮的多,如王丹凤,我想是沿海史前人种学关系。(1966.11.4致夏志清)
#子雎ZIJU#
美丽的女星王丹凤

图一至四 1940年代
图五图六 1950年代 ​​​​
那美国人抱怨北京太热,“热得和地狱一样。”旁边一个英国太太听见了便道:“这些美国人真是旅行家,哪里都去过!”

——炎樱《一封信》;张爱玲 译 ​​​​
在文字的沟通上,小说是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就连最亲切的身边散文,是对熟朋友的态度,也总还要保持一点距离。只有小说可以不尊重隐私权。但是并不是窥视别人,而是暂时或多或少的认同,像演员沉浸在一个角色里,也成为自身的一次经验。

——张爱玲《惘然记》 ​​​​
海明威几年前曾经说过:一个文人最好的训练是不快乐的童年。说这句话时,他一定是半认真,半开玩笑。然而他自己当初在表面上大部分的时候相当快乐。但是他仿佛也时而对他的家庭生活深感不满……他两次逃走,而高中毕业马上到堪萨斯城去,从来再也没有真回家去。

——菲力蒲·扬《欧涅斯·海明威》;张爱 ​​​​...展开全文c
张爱玲《半生缘》:瓜皮小帽覆在桌面上,看上去有一种闲适之感。
图7:她写的其实是“无情的言情”
商务印书馆终于把《温儒敏讲现代文学名篇》的清样寄来了,感谢责编认真而专业的工作。这是疫情以来我的第五种书。我知道网上很多“喷子”在骂我,自然也有不少网友关心我。看惯了世态,看破了人心,我更加坦然做事,做点自己喜欢而又可能有益于社会的实事。炎炎夏日,校阅清样,又要忙上一阵子了,忙而 ​​​​...展开全文c
时候已经不早了,已经是深夜。更深夜静,附近一条铁路上有火车驰过,萧萧地鸣着汽笛。

——张爱玲《半生缘》 ​​​​
六月大礼包图书《科学的画廊》试读:

“当人类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脸时,剩下的都是时间的残余。”

“早在人类出现之前,它的第一缕光就来到了地球上。我们看到的只是它的历史照片。”

一本好读好看的科普书,200多幅彩图,文笔优美,专业可靠,讲述波澜壮阔的科学史。...展开全文c
  • +6
我们认为一个小说作家应当找到隐藏在动作里的主题,也像我们在人生里一样。他必须思索,使这些主题成为活的东西,像个强烈的电流。主题应当与反抗它的、不受控制的、有一点没有成熟的事物挣扎——应当把它克服,或尽量将它克服。他不应当预先知道他的题材的意义。他必须等待故事开展,逐渐发现他的主题 ​​​​...展开全文c
张爱玲《我看苏青》:在香港读书的时候,我真的发愤用功了,连得了两个奖学金,毕业之后还有希望被送到英国去。我能够揣摩每一个教授的心思,所以每一样功课总是考第一。有一个先生说他教了十几年的书,没给过他给我的分数。然后战争来了,学校的文件纪录统统烧掉,一点痕迹都没留下。那一类的努力,即 ​​​​...展开全文c
一个人年青的时候,很容易菲薄“较老的一代”,但是T·S·艾略特劝人不要这样,说:我们不应当夸口,以为我们比前人知道得多,因为我们知道的就是他们。

——威廉·范·俄康纳《美国现代七大小说家·序》;张爱玲 译 ​​​​
有一天深夜,远处飘来跳舞厅的音乐,女人尖细的喉咙唱着:“蔷薇蔷薇处处开!”偌大的上海,没有几家人家点着灯,更显得夜的空旷。我房间里倒还没熄灯,一长排窗户,拉上了暗蓝的旧丝绒帘子,像文艺滥调里的“沉沉夜幕”。丝绒败了色的边缘被灯光喷上了灰扑扑的淡金色,帘子在大风里蓬飘。

——张爱玲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