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博尔赫斯

诗人博尔赫斯

本博只为发表博尔赫斯的诗作的汉译而设。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老虎的黄金》[6]

[《伊利亚特》故事插图,出自德国作家斯威布(Gustav Schwab,1792-1850)的《希腊神话传说》(Griechische Götter und Helden,楚图南中译本以及这些线描图画是我的启蒙教育之一)。] 在普林格莱斯[2],伊西德罗·洛扎诺医生对我说起那个故事。他讲得如此简短,我明白他已经说了,料想得到,有很多次;补充或改变哪怕一个细节都将是一种文学的僭越。 “这事就发生在这里,大约是一九二几年。我刚带着文凭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回来。一天晚上我接到命令去寻视医院。我愤愤地起床,披上衣服,穿过没人的广场。在急诊室里,埃乌多罗·里贝拉医生告诉我委员会里的恶人之一,克莱门特·加拉伊被送来了,肚子上挨了一刀。我们给他作了检查;如今我已经见惯不怪了,但当时却完全受不了看见一个人的肠子翻在外面。他两眼紧闭,呼吸困难。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老虎的黄金》[5]

[1] Laertes,希腊神话中的伊撒加国王,俄底修斯的父亲。 [1] Erico el Rojo,即埃里克·托尔瓦尔德松(Erik Thorvaldsson,950-约1003),冰岛萨加中发现格陵兰的探险家。 [3] Trafalgar,西班牙西南部卡迪兹省(Cádiz)的海角,1805年10月21日英国皇家海军在此击败西班牙与法国联合舰队。 [1]指古希腊哲学家爱利亚人芝诺(Zenón el eleata,约公元前490-公元前430)。 [1] Altamira,西班牙一自然溶洞,以其新石器时代的岩画著名。 [1] Juan Facundo Quiroga(1788-1835),阿根廷军阀,联邦派领袖之一。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老虎的黄金》[4]

[ “套牲口的加乌乔”,1883年版画,作者不详。] [1] Jano,罗马神话中的开端与过渡之神,有两张或四张脸。 [2] Godo,拉美独立战争期间对西班牙人的蔑称。 [3] Justo José de Urquiza(1801-1870),阿根廷军人,政治家,1854-60年任阿根廷总统,后被其政坛对手豪尔丹的追随者刺杀。 [4] José Fructuoso Rivera(1784-1854),乌拉圭军人,政治家,第一任乌拉圭总统(1830-1834)。 [5] Francisco Narciso de Laprida(1786-1829),阿根廷律师,政治家,与博尔赫斯有亲缘关系。 1818年当选图库曼议会(Congreso de Tucumán)总统并宣布南美各省联邦(Provincias Unidas de Sudamérica,即今阿根廷)独立,1829年在逃往门多萨省(Mendoza)途中遭联邦派军人阿尔达奥(José Félix Aldao,1785-1845)的人马追击并杀死。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老虎的黄金》[3]

[ 维吉尔《农事诗》(Georgica)中普洛透斯被斯巴达国王,海伦之夫墨涅拉俄斯(Menelaus)拷问的插图。] [1]本篇在新版《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中题为“J. M.”,或指胡迪斯·马恰多(Judith Machado)。 [1]拉丁语: “医生的宗教”,英国作家托马斯·布朗(Thomas Browne,1605-1682)的著作。 [1] Endimión,希腊神话中与月亮女神相恋的俊美牧人,永眠于拉特摩斯山上并在梦中与月神相会。 [2] Hipogrifo,意大利诗人阿里奥斯托(Lodovico Ariosto,1474-1533)所著长诗《疯狂的奥兰多》(Orlando Furioso)中的神兽,为希腊神话中鹰首狮身的怪物格里芬(Grifo)与马的结合,有鹰的头和翅、狮的前腿以及马的后半身。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老虎的黄金》[2]

[ 博尔赫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巴雅尔学院(Colegio Bayard),1970年。] [2] Frances (Fanny) Brawne Lindon(1800-1865),济慈的恋人。 [1] Alonso Quijano,《堂吉诃德》的主人公的原名。 [2]亦收录于《深沉的玫瑰》(1975年)。 本篇在新版《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中被删去。 [3] Lepanto,将伯罗奔尼萨半岛(Peloponeso)与希腊本土分隔开来的海峡,今名科林托(Corinto)。 1571年10月7日南欧联军舰队在此击败奥斯曼帝国帝国舰队,塞万提斯参与了这场战役并失去一臂。 [1]亦收录于《深沉的玫瑰》(1975年)。 本篇在新版《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中被删去。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老虎的黄金》[1]

[ 将自己的配剑投入天平的布列努斯。插图作者保罗·勒乌埃尔(Paul Lehugeur,1854-1932)] 对于一个已经过完了大卫[1]向我们昭示的七十个年头的人,我们没有多少可以期待的,除了对若干技巧的众所周知的运用,这样或那样的轻微变体和足够多的重复以外。为了避免或至少是减弱那种单调,我选择了迎接,以或许是鲁莽的好客,在我日常写作中呈现的繁杂主题。寓言跟着私事,自由诗或白体诗跟着十四行诗。在时间的开端,如此顺从于模糊的沉思和无可更改的宇宙起源学,想必是不存在诗性或散文性之谓的吧。万物或许都有一点魔幻。托尔不是雷霆之神;他就是雷霆和神。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深沉的玫瑰》[5]

[《目击者》(El Testigo)一诗中,那个邻家小孩“会把风车前那人(堂吉诃德)当成一个梦”。在《堂吉诃德》这个梦中他不存在并且是错的,堂吉诃德是实有的;在现实中他是双倍的不存在(是博尔赫斯加入塞万提斯梦中的另一个梦)但却是对的,堂吉诃德确实是一个梦。我不知道这首诗里有几重梦。] 一册初版的斯诺里[1]Edda Islandorum[2],印于丹麦。 一个以蛇为底座的马黛茶壶,是我曾祖父从利马带来的。 一个塞西莉亚·英赫尼埃罗斯[4]送我的木制地球仪,原来是她父亲的。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深沉的玫瑰》[4]

[1] Francisco Borges(1833-1874),博尔赫斯的祖父,阿根廷军人。在1874年阿根廷前总统米特雷(Bartolomé Mitre Martínez,1821-1906)率军反叛时,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卸去自己在政府军中的指挥权而只身加入起义军;11月26日米特雷军落败撤退,在其反攻的提议遭到无视后,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骑马迎向敌军的炮火,并身中数弹重伤而死。 [1] Claudio(公元前10-公元后13),罗马皇帝(41-54)。 [2] Océano,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司掌海洋的泰坦巨神。 [3] Scyld Sceaving,《贝奥武甫》中的古代丹麦国王,死后被置于一艘装满珍宝的船上海葬。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深沉的玫瑰》[3]

[1] Proteo,希腊神话中的早期海神,其形体变化莫测,可预言未来,但只回答能够将其捕获的人。本篇亦收录于《老虎的黄金》(1972年)。 [2] Aqueo,希腊西部阿该亚地区(Acaya)的人,在荷马史诗中泛指希腊人。 就是没有成为那个弗朗西斯科·博尔赫斯[3],他死于1874年, [2] Samuel Johnson(1709-1784),英国诗人,散文家,文学批评家,传记作家,辞典编纂家。 [3] Francisco Borges(1833-1874),博尔赫斯的祖父,阿根廷军人。 [1] Jano,罗马神话中的开端与过渡之神,有两张或四张脸。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深沉的玫瑰》[2]

[2]格伦(Gram)是西固尔德(Sigurd,北欧传说中的英雄)的剑;杜伦达(Durendal)是罗兰(Rolando,?-778,法兰克王国的军事领袖)的剑;乔尤斯(Joyeuse)是查理大帝(Charlemagne,742-814)的剑;埃斯卡利伯(Excalibur)是亚瑟王从一块石头里拔出的剑。 [2] Judea,古巴勒斯坦南部地区,包括今巴勒斯坦南部及约旦西南部。 [3] Agareno,指阿拉伯人。夏甲(Agar)为《圣经·创世纪》中亚伯拉罕妻子撒拉(Sara)的埃及使女。 伊阿宋[9]的无尽的桨,西固尔德[10]的年轻的剑。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深沉的玫瑰》[1]

有一个缪斯启迪诗人这一浪漫派的教条正是古典派宣扬的;诗歌作为智性的一种运作这一古典派的教条则是一个浪漫派,坡,在1846年前后阐述的。这一点近乎悖论。除了单独几个梦中获得灵感的事例——比德[1]讲述的牧师之梦[2],著名的柯勒律治之梦[3]——以外,显然两种教条都拥有各自的真实性,只是它们分别对应了进程的不同阶段。(缪斯一词我们应当理解为希伯来人和弥尔顿所谓的灵性和我们可悲的神话所谓的潜意识。)就我而言,那进程是或多或少恒定不变的。我起初感觉到的是一个形式,仿佛一座遥远的岛屿,随后它将成为一段叙述或一首诗。我看见结尾也看见开头,而非处于两者之间的东西。这是逐渐向我显露出来的,在星辰或机运顺利的时候。不止一次我不得不从穿过黑暗领域的原路折返。我试图尽可能少干预作品的进展。我不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铁币》[5]

在罗马伊希斯神庙(Iseo Campense)中发现的埃及托勒密二世(Ptolomeo II)时代的滴漏(水钟)的局部。 [1] Juan Crisóstomo Lafinur,阿根廷诗人,哲学家,教育家。 [3]拉芬努尔《悼念堂·曼努埃尔·贝尔格拉诺将军的挽歌》(Canto elegíaco a la muertedel General Don Manuel Belgrano)。 [4]新版《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中本篇最后2行作:“我看见您正修订着这篇诗稿,/ 在模糊难辨的镜子的另一边。” [1] Éfeso,古希腊城市,位于今土耳其塞尔库克(Selçuk)附近,赫拉克利特的出生地。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铁币》[4]

“为一册易经的译本而作”被印在阿根廷翻译家沃格尔曼(David J. Vogelmann,1907-1976)由德国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1873-1930)德译本转译的西班牙语版《易经》(I Ching. El Libro De Las Mutaciones)的卷首。 [1] Olaus Magnus,瑞典传教士,作家,著有《北欧民族史》(Historia de Gentibus Septentrionalibus)。 [2] John Wyclif(约1328-1384),英国经院哲学家,神学家,翻译家,改革家,学者。 [3] Jan Hus(约1369-1415),捷克神父,哲学家,宗教改革家。 [4] Martín Lutero(1483-1546),德国神父,神学家,宗教改革家。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铁币》[3]

在母亲莱奥诺尔·阿塞维多(Leonor Acevedo,1876-1975)去世后,博尔赫斯写了“结束”、“致我的父亲”、“剑的命运”和“愧疚”等几首诗,在平静的语气之下我可以感同身受那份丧失至亲的痛楚,以及它渐渐汇入的普遍的永恒苦痛。修订这几首译文的时候就联想到《对时间的新驳斥》(Nueva refutación del tiempo)中这些打动我的词句:“时间是构成我的物质。时间是一条载我飞逝的河,而我就是这条河;它是一只毁灭我的老虎,而我就是这老虎;它是一团吞噬我的火焰,而我就是这火焰。不幸的是,世界是真实的;不幸的是,我是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铁币》[2]

那金盘里有几多孤寂。/ 夜夜升起的月亮并非最初的 / 亚当所见的月亮。那些漫长的世纪 / 属于人类的无眠,已将它装满了 / 古老的哭泣。看着它。那是你的镜子。(Hay tanta soledad en ese oro. / La luna de las noches no es la luna / que vio el primer Adán. Los largos siglos / de la vigilia humana la han colmado / de antiguo llanto. Mírala. Es tu espejo. ) [1] Manuel Gutiérrez Nájera(1859-1895),墨西哥作家。 [1] William Hickling Prescott(1796-1859),美国史学家。 [2] José Eguren(1874-1942),秘鲁诗人,记者,画家,摄影家,发明家。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