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科学杂志社社长

查看更多 a
《连线》前主编克里斯 安德森曾在《创客》一书中谈到,“创客运动”将实现全民创造,推动新工业革命。让这股风潮在中国来得更猛烈些吧,让有想法的年轻人在这里找到实现自我的平台。
#是创客,就动手来改变!#@雷锋网 、“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等联合主办的“全球创客马拉松”,第一站深圳赛区正式开赛:8月10-11日,国内外顶尖创客将聚集深圳,在48小时内进行封闭开发大赛,1万元现金、小米手机等大奖等你来拿,优胜者还可参与角逐500万成长基金。O网页链接 ​​​​
#让科学家说话# 央视终于出现了中国农科院黄大昉等转基因科学家的身影。让他们面对公众说话,特别在传播率极高的媒体亮相,可能是晚了一点,而且也不能完全平息转基因争议,却是引导舆论的正确方向。让科学家说话,让转基因争议回到科学与理性的探讨,本应是常识,却为何长期无法解决?
【转基因. nature特别报道】7期《环球科学》将独家刊发《自然》(nature)转基因专题:这一组文章中,将以详实数据呈现转基因作物的全球图景,剖析事实与谣传,描绘转基因升级之路。数年来,转基因始终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我们希望,科学和有理有据的辩论,能启迪这些技术的未来。 ​​​​
  • 长图
新浪微博客户端3.5.1全新升级!信息流图片加载速度提升;发布器支持多张图片一键分享;新增emoji、浪小花表情。观看视频,了解更多!O网页链接 App Store下载地址:O网页链接 ​​​​
  • 长图
如果说,珍妮纺织机把横放的纱锭改成竖放,是对传统的颠覆,3D打印在颠覆传统方面,可能走得更远。 //@环球科学杂志社:严格意义上讲,3D打印是“上上世纪的思想,上世纪的技术,本世纪的市场”,20世纪80年代已有雏形的3D层积打印技术,一直在源源不断改进,终于在新世纪爆发。O网页链接
为本期《环球科学》撰写3D打印专栏,感触颇多。虽然3D打印技术仍显稚嫩,还无法与传统制造业匹敌,但至少在两处改写了制造业:一是把减材制造变为增材制造,量身供料,极大节约了资源;二是把集中制造变为分散制造,让地球上拥有数字技术的每个人,从此拥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将创意和需求立刻变为产品。 ​​​​
为本期《环球科学》撰写3D打印专栏,感触颇多。虽然3D打印技术仍显稚嫩,还无法与传统制造业匹敌,但至少在两处改写了制造业:一是把减材制造变为增材制造,量身供料,极大节约了资源;二是把集中制造变为分散制造,让地球上拥有数字技术的每个人,从此拥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将创意和需求立刻变为产品。 ​​​​
#寄语2013# 亲爱的读者,民族复兴离不开德先生和赛先生,新的一年让我们携起手来办好《环球科学》,努力推进科学普及,勇敢铲除愚昧。
【寄语环球科学】2012即将过去,过去一年,我们一起看好奇号,一起见证上帝粒子,畅想未来极限…亲爱的读者,是你们的一贯支持让我们不懈努力,始终坚持。在2012的最后时光,告诉我们你最想对环球科学说的一句话吧,期许、批评、建议、鞭策,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最具人气语录将登在2013年1期杂志上。 ​​​​
“世界末日”的鬼扯又来了,这次,在四川。“2012年12月21日,地球将会有连续3天的黑夜”的流言,让部分川人抢购蜡烛成风。2012年都快完了,我们好好的,哪有什么“世界末日”?也肯定不会有“连续3天的黑夜”。有人偏偏要信“世界末日”之类的鬼扯,这提醒我们,在中国,科学普及还任重道远。 ​​​​
大革命的小故事:个人电脑革命,本来就是由一群草根的电脑爱好者们首先掀起的。乔布斯、盖茨等,当年都是小人物,他们当时的事,都是小故事。但在今天的史家笔下,这些小事往往都无比重大,绚丽多彩。小人物与小故事,其实最后总会编写出一场大革命的壮丽史诗。(《环球科学》2012年第12期卷首语) ​​​​
公众为什么不太相信科学家,只被“意见领袖”左右?转基因、PX等争议话题的背后,往往有一个共同点——公众不了解其中的科学事实,而越不了解,越易产生质疑。结果公众越来越不相信科学家,科学家越来越不敢说话。要打破这个恶性循环,需要大批科学家像饶毅那样站出来,不厌其烦地向公众普及科学知识。 ​​​​
饶教授关于转基因的博客很有勇气,也让人悲愤。联想到《环球科学》记者参加有关转基因的会议,亲历科学家躲避媒体,不敢交换名片的情况,深感转基因的舆论环境已不正常。为何转基因科学家不敢讲话,遭遇无理取闹和吓唬?这是什么舆论环境?这是在倡导“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中国吗?
“不懂科学,不是什么大问题。对于不懂的问题,进行讨伐,才是问题。”——饶毅评反转基因现象 ​​​​
“地震科学家杀人案”的反思:在意大利的这场地震官司中,当事的地震科学家要反思,既然目前还不能精确预报地震,为什么要说地震不会发生,让人放心去喝红酒?当事的科学家和官员还要反思,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还要把平息传言而不是宣传预防地震放在首位?没有忧患意识必有忧患,掩盖灾难必有灾难。 ​​​​
历史上最纠结的审判:意大利对拉奎拉地震预测失误的判决——顶尖科学家被判有罪,可怕的杀人罪——应是这周最大的科学新闻。对于判决,科学家不服:你们不能对地震预测失误判罪;法官坚持:我们不是对地震预测判罪,而是对地震预测的法律程序失误判罪。科学与法律,在意大利前所未有地纠结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