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外科裴医生:虽然有预期,但昨天他们凌晨3点来敲门我还是很生气,开始不想去开门,他们就不停的敲,声音也越拉越大,我考虑到对孩子的影响就还是去开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间来拉人,2号的所谓“交集”,我几天都是核酸阴性,我呆家里睡觉,会造成什么社会危害?一定要这个时间点来拉人
凌晨4点多,和我们这些“密接者”一样全副武装防护着的司机,驾驶着中巴车把我们拉到福田区的一个隔离酒店,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对行李进行了消杀,这会住进了酒店。我们被保护的很好,非常好。 ​​​​
今日南波万好笑是首页忘了哪位朋友说:赵高是自主逻辑学知识体系的祖师爷。 ​​​​
在这个假期选择出游一部分是“赌一把”,一部分是对秦式政治生活毫无体认,秦也就是这样永祚的。 ​​​​
//@同位素氢:😂😂 //@加热废水:[喵喵]//@-献給阿爾吉侬的花束://@wOl_fsKin:认真把老师的名字记住了啊//@古宋松谷:苦涩中的幽默与坚强。
哈哈哈哈哈多么可爱的乌克兰狙击手![笑cry][允悲] ​​​​
//@ieaber:为她们流过的血//@比格犬受害者联盟:好勇敢的17岁,好非常的17岁[伤心]//@贝提的街友:17岁
【伊朗局势】尼卡·沙卡拉米(Nika Shakarami),17岁,参与伊朗抗议活动时失踪。尼卡的家人在事发十天后,接到当局通知,去认领她的遗体。有报道称,她的面部被打变形,头骨也有损伤。这是她生前的视频片段,一个活生生的花季女孩就此与人间别过。

早前写过关于她的微博:O夏星繁 ​​​​...展开全文c
就是说买什么全母教带的货,重点不在商品,是议政俱乐部的门票,和粉圈的政治力比多无处泻火差不多。 ​​​​
我奶是华北平原最最寻常也无名于历史的农村妇女,生育十几个孩子,一生操劳,温和,忍让,同时她也是一位虔诚的天主徒。她死在一个寻常白天,说是想在院里晒晒太阳,半晌没动静,我爷再去寻时见她躺坐在椅上,人已僵硬,事后判断是心脑血管病突发。据说发作那一瞬间很疼很痛苦的,但想想比起留下后遗症 ​​​​...展开全文c
看到韩国速写大师突发心疾去世的新闻,想起前阵子有天夜里后背放射状疼,胸闷,不至于剧痛但也算是强烈不适,回忆家中那些遭遇心脑血管突发急症的先例,说一点儿不恐慌是假的,之后躺床上那阵子我唯一在想的是:要么渡过去,要么死。确实在那个时刻也没有精力想更多。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